•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三章 面具之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三章 面具之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和承心哥走在这片树林里,原本以为会遇见什么危险,却发现一切都平静的很,倒是承心哥越走越兴奋,只因为这片林子里有很多上了年份的药材,尽管有些很普通,但是到了一定的年份,就是寻也寻不到的东西,药效也很好,更别提还有一些珍贵的药材,尽管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承心哥是忍了好久,才忍住马上在这里采药的冲动,只因为我们进入这里,还有很多正事儿要办,当务之急,自然是找到莫名其妙跑掉的小喜和小毛。

        这片林子里原本就没有什么路,所以小喜小毛跑过的痕迹是清晰可见,我们顺着这个痕迹一路走,在走了不久以后,自然也就看见了小喜小毛。

        原本看见它们的第一反应,我们就是想马上叫住它们的,可是下一刻却愣住了,只因为小喜小毛此刻的状态竟然是人立而起,朝着某个方向虔诚的跪拜,那姿势就跟传说中的黄鼠狼拜月一模一样,它们全神贯注,连我和承心哥到了都不知道。

        由于有几棵树挡住了我们的视角,我们也弄不清楚小喜小毛到底是在拜什么,也为了不打扰它们,所以我和承心哥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经过了一个拐角,我们终于看清楚了小喜小毛在跪拜什么,它们竟然是在跪拜——龙之墓!

        这里就是龙之墓吗?我和承心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在我们的想象中,龙之墓一定是气势恢宏的,华丽的,充满了大气的样子,却不想眼前这一个荒草萋萋,藤蔓缠绕的有些凄凉的地方就是龙之墓!

        确切的说,这只是一片连着一个异常矮小的山坡的荒地,在那个小山坡的山脚下,有一座荒凉的石门,石门上没有任何的装饰和雕刻,反而长满了绿苔的痕迹,还有一些藤蔓植物,在石门的上方,有三个已经掉色的,被风化的差点人不出来的字——龙之墓。

        所以,看到这一切,我和承心哥才难以相信,我们一路走来,连番大战,连外面的山谷都那么华丽的地方,真正的墓地竟然是这个模样。

        而且,墓已经到了,墓门却紧闭,如雪又到哪里去了?

        我们站在离小喜小毛五米远的背后,默默的,无言的看着这个龙之墓,却为了不打扰小喜和小毛,什么都忍住没有说,只是在我心里一直有一种怪异的被盯着的感觉,好几次回头去看,看见的却是寂静的树林,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远处传来的鸟鸣声,和风吹树叶哗哗的声音,更没有什么动静。

        看我不正常的反应,承心哥忍不住小声问我:“承一,你在干嘛呢?”

        我也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更不想承心哥紧张,于是说到:“没事儿,就是觉得太安静了。”

        承心哥没有多问了,而是蹲下去翻弄着一些泥巴,这下换成我不解了,问他:“你再无聊也不至于玩泥巴吧?这里好歹是龙之墓,放尊重点儿呗。”

        “我玩个屁的泥巴,你看”说话间,承心哥站了起来,递了一块泥巴在我眼前。

        我实在看不出来这块泥巴有什么新颖的,于是奇怪的望着承心哥,说到:“你如果想钓鱼,这里面也没有蚯蚓啊,啥意思?”

        “我是让你看这个?我是让你看,这泥巴和外面老林子的泥巴没啥区别,都是典型的东北这种肥得流油的黑土地,你还没明白?其实我们所在的地方说不定”承心哥眉头紧皱,随手把泥巴扔了,拍了拍手,或许这种猜想有些和我们的经历对不上号,所以他说不出口。

        而我却震惊了,我对泥巴什么的没有研究,可是承心哥做为一个医字脉的传人,自然是要接触很多草药知识的,就比如说适合生长的土地和环境,就和一个老农一样,看一眼这田地里的泥巴,就知道这田地里能不能长出好庄稼一样,他如此对我说,其实就是在告诉我,我们其实就是在老林子的土地上,或者老林子的某一处,这怎么能不让人震惊?

        要知道,我们可是爬了一个一千米的柱子山上来的啊!

        莫非,这龙生生的弄了一片山脉上天?亦或者,一开始出现的只是一个巨大的幻阵,我们生在阵法中不自知?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能猜测的,望着这凄凉的龙墓,我忽然发现,天地是如此的神奇,修者中的谜题是如此的神秘,我以为我看清楚了一切,才发现一切都不是我能揣测。

        承心哥也和我是一个想法,摇摇头说到:“我们也是井底之蛙啊,就如人这个大群体,每一次的进步都以为自己看清楚了这个世界,掌握了这个世界,是绝对的真理,到了以后,再迈出一步的时候,又自嘲自己停留在了某种固化思维中几百上千年是多么可笑,有时,我也在想,做为我们这种身份,知道的已经比普通人多了,可我们又该以怎样的目光来看待这个世界?”

        是啊?我也愣愣的出神,就比如浩瀚宇宙,我们的神究竟是来自于哪里,我们死后的那个世界又是怎么样?总是想起小时候为饿鬼超度的那只小船儿,诡异的消失在河面的场景,莫非还真有重叠的空间——饿鬼界?

        站在龙墓之前,我的思绪纷乱,却不想小喜和小毛在这个时候,终于跪拜完毕了,转身看着我和承心哥。

        “谢谢你们带我们来了这里。”小喜忽然又可以清晰的和我们‘对话’了。

        承心哥一下子惊喜的问到:“你们恢复了?”

        “说不上来恢复,可是比起刚才是好了很多了,真的谢谢你们。”小喜说话间,竟然和小毛一起朝着我们鞠躬了,弄得我和承心哥很不好意思,说到:“你们一路上是在帮我们,怎么是我们带你们来了这里了,这是你们自己”

        小喜打断了我们,说到:“你们就不要客气了,当初我们的选择是对的,进来了这里,我们就不打算离去了,以后就呆在这里了,是应该对你们说声谢谢的。”

        这就要和小喜小毛分别了吗?它们不是来寻找机缘的吗?怎么就突然决定留在这里了呢?

        我的心里顿时有些伤感,却也不想小喜小毛察觉到我的难过,既然它们这样决定了,就应该让它们高高兴兴的,我在这种时候难过算什么?

        于是我赶紧的转移话题,问到:“你们刚才怎么就突然跑了?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们一进入这里,就感觉到了这里有一股很亲切的气息,心里就压抑不住的想要追寻它,就莫名的来到了这里,而且,你们过来感觉一下吧。”小喜对我们说到。

        它说的过去,是让我们站到它们所在的位置,我和承心哥都很疑惑,难道有什么不同吗?如此想着,我们还是朝前迈动了几步,站到了小喜小毛所在的位置。

        然后一股沁凉的,让人整个灵魂都舒畅的,但却又不冰冷温和的气息一下子就包裹了我和承心哥!

        我和承心哥惊奇的对望了一眼,几乎是同时说出了四个字:“极品聚阴之地!”

        是的,这世间纯净的阴气难寻,我认为几乎是不存在的东西了,却在四个大妖之墓里,感受到了聚阴之地的存在,虽然已经接近干涸。

        却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有一个极品的聚阴之地,所谓极品,并不是说越阴冷越好,一来就要把人的灵魂冻僵那种,那种说起来反而连上品都算不上。

        真正的极品之地,阴气温和,纯净,生生不息,根本不会带有那么激进的伤害,就算人在里面呆个十天半月也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时间久了,阴气累积,才会影响肉身。

        但妖物就不同,一般的聚阴之地,它们也要修炼起来,也要用一定的办法去平和一下这种阴气,毕竟它们的肉身虽然比我们强悍的多,承受能力也是有限的,极品的地方,它们长年累月的修行也没任何问题。

        因为这阴气就和月华一样柔和!

        如此说来,小喜小毛要留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有什么机缘还大过一个极品的聚阴之地呢?我们不应该伤感,应该为小喜小毛而高兴才是啊!

        “但你们看见如雪了吗?一来这里就是大门紧闭吗?”我开口问到,师父的问题,师祖说有答案,只要仔细找,就一定能找到,师祖不会骗我。

        可是如雪呢?这真的让我不安。

        小喜小毛无辜的摇摇头,小喜更是殷勤的说到:“没见到雪姑娘,这里我们一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承心哥推了推眼镜,说到:“问有什么用,干脆开墓来看看吧。”

        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如雪说了要去龙之墓镇住虫子,总是会去的,那还真的不如开墓来看看了。

        可就在这时,树林里终于传来了奇异的声响,朝着我们急速的靠近,我一下子想起那种被窥视的感觉,猛的的一回头,接着就真的被震惊的再也动不了了!

        面具之人!壁画里的面具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