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三章 争执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三章 争执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不远处的战斗再激烈也和我们没关系了,我们沿着那充满着洪荒气息的城墙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神秘的未知大门,感受着才历经岁月沉淀下来的气息,内心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安静。

        我和承心哥一人抱着小喜,一人抱着小毛,终于来到了那大门的前面,站在大门前面,我们才隐隐看见了里面的情景,竟然是一个异常茂盛小树林,只是那些植物生长的有些奇怪,奇怪在哪里,我却也说不出来!

        我看得很奇怪,但也很平静,可是承心哥却异常的激动,下意识的就拉了我一把,急着往里冲,嘴上嚷着:“药,好多药材!这里是天堂吗?”

        我是被承心哥一把扯进这个大门之内的,可明明只是一个不到一米距离的大门,进来那一瞬间的感觉却异常的奇怪,就像是穿越了一个什么东西一般,那一瞬间的心态就如同历经了沧桑。

        在穿过大门之后,我还没从那种奇怪的状态中回神过来,看见承心哥也呆呆的,显然他也是同样的感受的。

        我们对视了一眼,可是怀里的小喜和小毛却一下子挣开我们,莫名的朝着远处跑去,我和诚信这才回过神来,刚想问小喜什么,却发现这门内的世界和我们在门外看见的完全不一样。

        在门外,我们看见的一小片树林,进入了门内,才发现大门之外不知道是什么限制了我们的视觉,这里面哪里是什么一小片树林,分明是一大片树林,远处还一座若隐若现的小山脉。

        更让我们震惊的是,树林的深处,还有那片小山脉上隐隐的还有建筑物的痕迹,建筑物的痕迹,那也就表示这里面有人?

        一入龙墓弃凡尘,难道意思就是长期的在这里面苦修吗?

        我有些不解,这个仙人墓给我带来的震撼不亚于我去参加秘密鬼市,进入那个神秘的空间带来震撼!

        我看见的,承心哥自然也看见了,可是我们却不能对这里产生一点点危机感,只因为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繁茂,而生机勃勃的样子,远处看不见的,传来的鸟鸣兽吼,也充满了一种时间的味道,让人仿佛是回到了那个神秘的‘洪荒’时代!

        就在我和承心哥出神的时候,我们的身后忽然想起了一阵水波荡漾的声音,然后就轰然一声,像什么闭合了的声音,我们再回头一看,又一次震惊了,大门呢?那道古朴沧桑的石墙呢?全部都不见了!而我们的周围竟然全部成为了树林的样子,我们身处的地方,是一小片空地。

        “我说觉得这个地方奇怪,承心哥,你发现没有,在这片树林里,有好多处这样的空地,什么都不长,它们的存在是什么意义?是阵法的阵眼?还是别的什么?”我微微皱着眉头说到。

        我没说出来的是,进来以后,我没看见师父的身影,连如雪我也没看见,心里一下子就火烧火燎的着急,师祖明明说过答案就在这墓地里面的啊。

        “我在想,我们要怎么出去啊?门没了,四个家伙也还在外面呢。”承心哥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到:“我们还是先别想这个了,把小喜小毛找到再说吧,我看它们朝着那边跑了。”

        是的,多想无益,我说完这句话,转身就朝着小喜小毛刚才跑过去的方向走去,却不想承心哥声音异常严肃的叫住了我。

        “承一。”

        “嗯?”我转身不解的看着承心哥,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这样严肃起来。

        “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想呆在这里不出去了?”承心哥的神色没有因为我的诧异,有丝毫的改变,反而越加的严肃起来。

        “什么意思?我不懂!”我的确是不懂,承心哥为什么忽然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这里有建筑物,也就意味着有人,即使是猜测,有人在这里苦修的可能性也非常的大!你不要忘记,如雪曾经给你说过,这里是有人进入的,然后莫名其妙的加固了阵法,那么这些建筑里是不是就是住的那些人,而且,如雪也说过一入龙墓”承心哥淡淡的分析着,可是眼神却越来越严肃。

        我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直接说到:“你说重点,可以?”

        “重点就是如雪要留在这里了,你会不会心里也是想的留下了?我一直知道你是个黏黏糊糊,感情用事的家伙,如果你说要留下,我是可以理解的。”说到这里,承心哥的神色忽然就变了,有些冷淡,也有些失落。

        我一下子就怒了,快步的走到承心哥的面前,说到:“你是要打架吗?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这样说?”

        “你总是那么幼稚,一被激怒,就不会冷静。刚才门消失了,我看不出来你有多着急,问你我们要怎么出去,你就刻意逃避我的问题!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要出去的,师兄师妹们还在等着我,我们要一起去找蓬莱,找到师父,找到事情的最终答案,摆脱我们老李一脉的宿命,只有达到了,才能放下心中的执着!你就留在这里吧,我不是说过我可以理解吗?你刚才不是见到了师叔吗?如雪又在这里?”承心哥的脸上带上了一丝冷笑,一字一句都像砸在我的心里。

        我一下子怒火冲天,走过去一把逮住了承心哥的衣领,吼到:“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出言讽刺我,有了师父和如雪,就不顾师弟师妹们,不顾门派,不顾大家的努力,想留在这里吗?我从来就没有这个想法,如雪的牺牲是她自己要选择的,我只能尊重她,不能强求她,她说我们的缘分尽了,只要记得彼此的感情也就够了,我也不会死皮赖脸的守着,这是理解她。再说,我见到了师父又怎么样,那不是真的师父,不是!”

        承心哥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问到:“你说什么?不是真的师叔?”

        我放开了承心哥的衣领,有些颓废的说到:“你觉得我师父如果在这里,师叔们不会在吗?慧大爷,凌青奶奶不会在吗?你别忘了,我说过有一盘光碟的,虽然你还没有看过,我也没有看完,那光碟才是真正记录了师父他们的一些行程。太多奇怪的地方了,而且你不觉得我师父跪拜的时候,对我说话的时候,眼神根本没有看着我们,也没有焦距的样子,就像是在自说自话的完成一件事吗?”

        “那就说明,师父他也许只是来过这里,人根本不在这里。”承心哥没有我看得分明,但他是聪明人,我一说,他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我转身,说到:“是这样的吧,而且就算师父和如雪都在这里又如何?我是山字脉的弟子,老李一脉的大师兄,大家共同要完成的事情,我不会因为自己的私人感情就放弃!对大家弃之不顾,师父也会把我逐出师门的吧?从来没有想过想放弃师门的一切。”

        说完,我就朝前走,这一次承心哥再一次叫住了我:“承一。”

        “嗯?”这一次我没有回头。

        “我是真的怕你会放弃,你知道的,从师父走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原谅我也会疑神疑鬼的自私,这么些年,找到师父,找到昆仑,已经是我一生中放不下的执念了,你要放弃留下这里,我真的不知道该这么办了。因为我太怕你放不下对如雪的感情,而忘记了一切。”承心哥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没有拿起,也就没有放下。用世间之火,锤炼自己的一颗心,这有多痛苦,师父曾经说过,我在被火烧,可是我什么时候说过陈承一会倒下,就此认命?从小到大,离别多的让我都麻木了,不是吗?”我顿了一下,然后对承心哥说到:“不管是大江大河,还是大海,我都会和大家一起去的。”

        “承一,对不起!”承心哥忽然说到。

        “我们之间不说那个,走吧。”我也平静的说到。

        然后承心哥追上了我,和我一起朝着小喜小毛跑开的方向追去,全然不知,接下来我们会遇到怎么样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