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章 迷惑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章 迷惑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什么战场,什么仙人墓,什么委屈,什么愤怒,什么不解,包括此刻师祖的一声叹息,全部被我抛在脑后了,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一腔思念,和孩童般的依赖在我心中翻腾。

        我想过无数次和师父再见时的情景,每一次想到的开始都不是流泪,而是要‘质问’师父一句:“为什么无声无息的就走?”

        可是再见时,我才发现真的什么都问不出来,有的只是止不住的眼泪。

        走出来的师父表情很淡然,眼神中却始终有一丝化解不开的哀伤,他没有说话,很沉默,甚至没有朝我们,朝战场看一眼,而是闭目,默默的开始踏起步罡,这又算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瞬间的情绪上涌过后,我勉强能镇定下来思考了,可却发现情况不对劲,没道理师父看见我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开始踏动步罡的。

        而师祖的那一手本事,万万是现在的我不可能做到的,师父只要仔细一想,就知道,我多半是动用了中茅之术,那么,不在意也就罢了,难道他也不在意师祖吗?

        我一下子就疑惑了,再仔细看去,才发现师父的整个身体都不对劲,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形容这种感觉,那就是身体确实是实在的,不想灵体看上去缺乏一种很‘厚实’的感觉,可是那种不对劲在当时没有办法找出一个准确的感觉来定义,但现在大概可以找到一个对比来定义这种感觉,只是大概!

        就如同现在的某些风景画面,用高超的PS技术,生生的把一个人PS上去的感觉,就是如此!只不过要真实的多!难道

        我疑惑的心情显然被师祖感受到了,他的意念传来,大概就是让我现在别想那么多,等一下自然有答案。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也就是说,我现在看见的实实在在的师父,他也不是师父,我刚才只是白高兴了一场,但这种情形仔细想来未免太过诡异了。

        但又怎么不是师父呢?我的目光还是紧紧的追随着师父的身影,一举一动,踏步罡的姿态,每一个细节,都是师父啊!

        五年了,好吧,就算此刻我看见的不是真的师父,但总算五年,我的思念也找到了一些慰藉。

        师父踏动的步罡和师祖呼应着,渐渐的,我以为是永恒夕阳的空间就起风了,渐渐的,开始乌云密布了,这就是阵法即将成形的预兆

        我努力的不去想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什么师父踏动步罡,一直都刻意的控制在一个小范围内,就是那道古朴大门之前的小范围,以至于步罡也只能踏动‘简化’的版本,威力大减。

        是不是说这样的原因,师祖才说不能够一举灭了鬼头王呢?

        自然师祖或者那个师父都不能够给我一个答案,只留下我一个人苦苦的思索,再看承心哥他不停的招呼着我师父,喊着师叔,无奈我师父也根本不加理会,弄得承心哥的脸上也出现了黯然的表情。

        而震惊的远远不止我们,在那边多少有人是认得我师父的,我师父的现身惹得那些人也如同炸开了锅一般,再也稳不住情绪,如果我们几个小辈诡异的实力只是惹得他们震惊,那么师父的出现就是百分之百的让他们惊恐了,先不说师父诡异的出现在这里,是多么的不合理。

        就说我们这边忽然添了一个如此‘生猛’的生力军,胜利的天平就已经不再完全的倾斜于他们了。

        师祖的凝空聚符之术,生生的挡住了鬼头王,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师祖和师父的步罡几乎同时踏动完毕!

        ‘哗’的一声,聚集的乌云似乎是到了一个极限,随着师父和师祖的步罡踏动完毕,倾盆的大雨开始落下,那边的尽头是绝美的夕阳,这边的战场是倾盆的大雨,然后一道闪电撕破了天空,一道雷电落下

        这种奇特的景象,我怕是一生都没有几次机会能够看见,竟然有一种强烈的对比之美!

        同时我也嘲笑自己,刚才还紧张的要拼命的自己,竟然有心情来欣赏这等景色了,果然这就是来自师门的庇护让自己安心吗?

        随着阵法的展开,落雷滚滚而下,全部都朝着鬼头王狠狠的劈去,而雷电的确就是鬼头王的克星,每一道落雷都能给这个力量膨胀到极限的家伙一道黑烟滚滚的伤痕。

        而我心中却是极为震惊,这才是我老李一脉的实力吗?我不认为现在的师祖是‘完整’的师祖,也认识清楚了存在于我眼前的师父恐怕也不是真正的师父。

        但就是这样的两人,仅凭着两人之力,就完成了一个十方万雷阵的简化版本,看着那边目瞪口呆的人们,我心中有一种想仰天长笑的痛快!

        这样想着,就看见一道真正的天雷落下!这个简化版的十方万雷阵竟然连天雷都引下,是何等的威风八面啊?

        而随着那道天雷的落下,鬼头王发出了它出现以来最凄惨的嘶吼,接着我就看见它几乎半边身子都冒起了浓重的黑烟。

        翁立喷出了一口鲜血,死死的瞪着我们,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恐怕我们已经死了成千上百次。

        可惜的是眼神是不能杀人的,而鬼头王面对这滚滚落雷,根本没有一丝反抗之力,不说鬼头王,就算那两脉一百多人的精英都没有任何一点儿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师祖和师父来了,无疑就是整场战斗以来,我最痛快的时间,可惜的是,是不是一场繁华过后,我终究还是要一个人哀伤,只因为这一次,我恐怕连如雪都要失去

        ————————————————分割线——————————————————

        鬼头王的全身冒着袅袅的黑烟,刚才几乎是实质的身体,到此刻已经变得虚化了,而且那黑烟仿佛也‘蒸发’了它的体积,比刚才那个巅峰的时刻几乎小了三分之一!

        这就是持续了十分钟的十方万雷阵的威力,可惜也只有十分钟!

        随着最后一道落雷的落下,战场变得安静了,雨停了,刚才那聚集的乌云如同风一般的很快就消散在了整个天空,那绝美的夕阳又再次布满了整个山谷。

        只是因为战斗,原本如同世外桃源的一般的山谷被破坏了一小半,本事繁花似锦的大地,由于雷电的肆虐,留下了大块大块的翻起黑土的土地,看去满目疮痍,就如同一个个伤口。

        我眼中只看见师父忽然跪下了,朝着这边的大方向磕了一个头,然后抬起头来,竟然是满面的泪水,嘴唇抖动,想说些什么,终究只是吐露了两个字:“师父”

        原来,他是知道师祖的存在吗?还是我一时间有些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如果知道师祖存在,怎么磕头的时候,目光并不是望着这边呢?

        接着,师父就站了起来,忽然开口说到:“承一,如果你看见我,那就是你来了,你来的时候,我恐怕已经离开你了,不要怪我!可是不痛快吗?生平憾事,就是我们老李一脉不能三代并肩,如今怕是已经实现。承一,我不能预知后事,如果你一定要问我一个答案,我却只能告诉你一句话‘好好生活,放下我’,缘分已尽,只入流水。”

        说完,师父长叹了一声,再次倒背着双手,慢慢的走入了那个神秘的大门,身形就这样的消失不见!

        师父!刚才已经平息了的愤怒突然又冒了出来,我想迈步去追师父,无奈是师祖控制的身体,根本我就行动不了。

        “罢了,宿命而已。”师祖忽然就感叹了一句,然后再次给我传达了一个意念:“答案就在墓中。”

        然后诡异的师祖的力量,竟然就莫名的抽离了,剩下我们,和受伤的鬼头王留在这片空间。

        就这么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