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六章 接二连三的不可思议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六章 接二连三的不可思议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中茅之术,我已经不陌生,师祖的力量我也运用了很多次,可是每一次沟通到师祖的力量时,心里那种亲切的感动总还是一样,只不过在这一次,我多了一些紧张,我怕在这个特殊空间我沟通到的,只是带着意志残片的纯粹力量,而不是那个‘活灵活现’可以简单沟通,甚至还能传法的师祖。

        而在那一边,鬼头王的力量也提升到了一个极致,我们是眼睁睁的看着原本遍布鬼头王身体的‘绿毒’被压缩在了一个极致,停留在鬼头王的一只手掌。

        看样子它是准备断裂那只手掌,到达彻底驱毒的效果。

        看着这一切,承心哥带着僵硬的笑容对我说到:“承一,你老实给我说,你有没有底牌,底牌是什么?”

        “什么意思?”我不解承心哥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我的意思是如果没有的话,或者底牌不怎么样的话,我们就准备跑路吧。”说这话的时候承心哥死死的盯着鬼头王,此时的鬼头王正在咆哮,那只手掌也慢慢的开始断裂开来,它毕竟是灵魂力量组成的存在,断一只手也可以凭借力量再凝聚一只,顶多就损失一些力量,也就是说只要力量足够,翁立想让它变成什么形态都可以,哪怕是圣斗士星矢。

        所以,看着这一切,承心哥的笑容更加的僵硬了。

        “你看什么玩笑,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在1000米以上的高空,跳楼啊?”其实,在这种情况下,我清楚的知道承心哥是紧张了,可是这就是我们这一脉的性格,越是紧张的时候,越扯淡。

        果然我不靠谱的回答‘激怒’了承心哥,他咬牙切齿的对我说到:“那个大家伙要杀过来了,你到底说是不说,你有啥底牌?”

        也就偏偏在这时,师祖的力量异常澎湃的涌入了我的身体,那一刻,我分明感受到了一股诧异的信息:“咦,这身体内的灵魂怎么是残缺的。”

        接着,又感受到了那股力量的了然:“唔。”

        “陈承一,你倒是说话啊?如果没有的话,咱们就拼了,总之能让如雪进去最好,如若不能,拼了也就没遗憾了。”承心哥以为我忽然严肃,然后沉默不语的样子,其实是没把握,所以急了。

        这时,师祖的力量莫名的沉寂了下去,但我的心已经放松了,我几乎可以肯定一个答案了,就是从上一次鲁凡明的地下密室开始,中茅之术就不知道产生了什么异变,请来的师祖都是‘活生生’的!一次,两次我可能还会以为是巧合,可是这是第三次了,难道还不能证明。

        我想给着急非常的承心哥一个笑容,无奈一张虎脸摆出来的笑容,就是呲牙咧嘴的样子,承心哥在那边已经顾不得优雅,跳着脚骂到:“我就问你两句,你还要咬我?陈承一,你TM”

        而我却也在这时给承心哥传达了一股意念:“有,怎么没有底牌,大大的底牌。”

        承心哥一下子愣住了,喃喃说到:“你说有?大大的?是什么?”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连问了三个问题。

        我故意用有气无力的语气回答到:“还能是什么,咱们师祖啊?”

        “啊?”承心哥一下子惊得倒退了好几步,毕竟每一次我施展中茅之术战斗时,承心哥都不是亲自在场,他能理解我能借用师祖的一股力量,却不想我今天直接回答他的依靠就是师祖。

        “你不要开口乱说,明明就只是一小点儿力量,你也用不了多少,你”在震惊过后,承心哥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不相信,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师祖的力量沉寂了那么久,而那边鬼头王的断腕已经要完成了

        “承心吗?立仁儿的弟子吧?咦,我的毒魂丹气息?”我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承心哥的话,他第二次愣住了,有些难以相信的艰难转头,看着我的本体。

        立仁儿?我自己断然是不敢那么称呼师叔的,带个儿字这样亲切的称呼,是师父他们跟随师祖久了,师祖对他们特有的称呼。

        能那么叫,外加上说了一句我的毒魂丹,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师祖‘亲临’了!

        此刻,我的本体正在有些不习惯的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不满意的摇头:“灵魂力不足以支撑,但可以容纳更多。”

        承心哥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本体,然后难以置信的说到:“承一,你别玩了。不可能,这不可能,中茅之术怎么可能做到如此的地步?”

        我很难给承心哥解释我并没有玩他,因为我也不清楚师祖的意志力量怎么会变异成如此的模样,可是那一刻,几声清晰的‘爆裂’闷响就炸开在这个山谷。

        原来是那个鬼头王已经成功的断掉了自己的那只手,而断掉的那只手重新化为了鬼头,那几声清晰的爆裂声就是那些鬼头爆裂所发出的声音。

        这个声音当然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也包括‘师祖’在内,他看了一眼那个鬼头王,说了一句:“有些意思,不过”师祖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远方雾气蒙蒙的小路,说了一句:“快来了,我的时间倒也从容。”

        什么东西快来了,我和承心哥完全听不懂师祖的意思是什么,可是师祖根本没有兴趣对我们解释,只是看着在那边守着如雪的几个大妖之魂,若有所思的说到:“在此地,竟然守着宝藏不会用,罢了,也不怪你们,那就开墓吧。”

        这一句又是什么意思?那边鬼头王已经彻底的摆脱了毒魂,新的手掌正在快速的凝聚,于此同时,它迈开了脚步,终于朝着我们这一边前行

        情况真的很危急了,可是师祖依旧是一副不慌不忙,从容不迫的样子,他对在不远处的如雪喊了一句:“等一下,你来拖住它,开墓的事情我来罢。”

        如雪的神情有些诧异,可是她对‘我’是无条件信任的,所以她点了点头。

        鬼头王的脚步一开始很慢,毕竟刚刚才摆脱毒魂,断腕重生,身体也没有完全磨合,可是过了几秒钟,它的速度就飞快的提升起来,这几百米的距离,怕是不到几秒就会冲过来。

        可是,在鬼头王冲刺的阶段,师祖也只是朝着那边说了一句话:“欺我老李一脉无人,压我徒孙,贪图宝物,不择手段,给你们一个教训罢。来,来,来来”

        就在鬼头王要靠近我们的瞬间,忽然就那边的小路尽头冲出了一大团乌云,带着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鬼头王俯冲而去!

        这是!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如雪发出了急促的几声清啸,伴随着虫王那怪异的嗡鸣声,那乌云几乎是席卷而来,我终于看清楚了,是那些虫子到了!

        那是如雪召唤而来的虫子,是准备用来强行开墓的虫子,此刻全部缠上了鬼头王!

        一瞬间,那个威风凛凛的鬼头王,巨大的身躯上竟然布满了虫子,成为了一个‘虫人’,它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恐惧嚎叫,伴随着的是让人牙酸的‘唰唰唰’啃噬的声音。

        这些虫子真的逆天了,竟然在啃噬灵体。

        可是,这根本不是让人最震撼的,让人最震撼的是现在的‘我’,竟然开始掐动起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复杂手诀,那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我怀疑都快是我身体能承受的极限了

        随着手诀的掐动,这个山谷那永恒不变的夕阳天竟然开始荡起了层层的波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