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五章 彻底爆发之前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五章 彻底爆发之前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毒魂缠绕着那个鬼头王,速度非常快,瞬间就已经布满了鬼头王的全身,整个鬼头王都呈现了一种异常幽默的绿色,接着就滚滚的黑烟从它全身冒出。

        承心哥仿佛不屑去看他释放出来的毒魂带来了如此的威力,一边在吴老鬼身上洒着药粉,一边絮絮叨叨的念着:“这是滋补灵体的一种药粉,人不能直接吞服,因为‘阴’性太重,人吞了,就好比吞了阴毒,会全身发冷而死,对你却是极好的啊,帮你一把,压制怨气吧。真是浪费啊,这些药很珍贵的说。”

        吴老鬼的神色果然轻松了很多,不过承心哥那惋惜的语气,还是让吴老鬼忍不住‘幽怨’的看了承心哥一眼,承心哥才懒得理它,一边说着可惜,一边还是在吴老鬼的灵体之上洒落了大量的药粉。

        接着,承心哥朝着小喜和小毛走来,蹲下来看了看它们的情况,苦笑着对化身为虎的我说到:“我这里没有对妖物有滋补作用的灵药,不过对人有作用的一些药丸,也能给它们稍许服用一些,对完全恢复作用不大,不过能让它们不再继续衰弱下去。”

        说着,承心哥掏出了一个瓶子,倒出了里面的黄色药丸,这不是我以前服用过的一种药丸吗?我还记得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陈师叔给我的礼物,里面有百年人参,承心哥对小喜小毛真的是舍得了,毕竟妖物的**比人类强悍,不会出现虚不受补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为它们补补气血,也是适宜的,再说承心哥不是说人参到了一定的年份,也有滋养灵魂的作用吗?

        帮助小喜和小毛吞服下药丸,承心哥把它们抱起来,朝后走去,在那边我的身体还在施展中茅之术,这样一分为二也好,莫名的达成了一种完全不受影响的状态。

        “不用拦着了,拦着没用,这只大家伙会损耗,可是还死不了,到时候,你要不出手,还是拦不住的。”承心哥一边走,一边对我说着。

        而我也知道,如果不能完全的灭杀它,我们再拦在前方也是没有用的,它一旦扛过了,彻底融合了,终究还是会杀过来的,尽管毒魂会损耗它一部分的战斗力,但还不是现在我们有的底牌能抵挡的。

        “可是,师祖留下的东西就这么点儿威力?”我也和承心哥交流着,在我的想象里,毒魂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如此大的威力,就算弄不死那个鬼头王,也得让它残废吧?

        “我带这三个毒魂,原本是没打算会使用的,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仓促之下使用,并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威力,甚至能让毒魂更进一层的药引,我都没有随身携带。再则,你也别把师祖神话了,毕竟不是师祖亲临,只是师祖留下的东西,能有如此威力已经不错了,毕竟这个家伙是集结了两脉精英之力才完成的大术,况且你以为他们就没有后手。我很清醒,看得也很清楚,只是为你争取时间而已,你是老李一脉的山字脉,要是只有这一点底牌,就不要说守护如雪入墓了。”承心哥说话间扶了扶眼镜,果然不愧是腹黑春风男,说话带刺儿,不带脏字儿的。

        我忍不住用虎眼瞪了承心哥一眼,承心哥立刻警惕的望着我,说到:“不要你现在是一只老虎,我就怕了你。”

        说到底,承心哥的毒魂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一丝喘息的空间,此刻,我可以从容不迫的进行中茅之术了,稍稍沉心感受了一下,刚才吞下的药丸是发挥了作用,灵觉并没有因为我的分魂而降低多少,此刻已经在进行沟通了。

        只是稍微感觉了一下,我和承心哥就开始注意那边的情况,显然承心哥忽然召唤出来的毒魂,给那边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毒魂腐蚀灵体,自然也就伤害到了构成鬼头王的鬼头们,那边的闷哼声此起彼伏,特别是翁立,连吐了几口鲜血,这时,他怨毒的目光不是望向我的,却是望向承心哥的。

        可是,我们既然已经让出了地方,准备大战一场,那些停留在小路上的人也全部涌来了这片山谷,和我们对峙起来。

        但也只是对峙,不能轻举妄动,一方面是依然要用灵魂力支持翁立,另外一方面,此刻集结了他们的力量形成的鬼头暂时不能战斗,五行术法又被限制,他们实在是没有太多别的手段,如果采取人海战术,不说承心哥依然会用毒,就算一个吴老鬼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在这里,唯一能使用的是灵魂方面的法术,唯一能有威力延续的不是茅术,茅术毕竟是借来力量,终究还是要施展其它法术来发挥威力的,所以只能是请神术!

        可是,就算在这里的是精英,在灵魂力支持别人的情况下,又有多少人能施展请神术呢?

        那个鬼头王依旧是在和毒魂纠缠,我就看出,它在使用压迫性的力量,想把损耗越来越多的毒魂逼出体外,再把这些毒集中在身体的一部分之上,牺牲那些鬼头,来彻底的把毒素清理干净,这样对它的影响是最小的。

        鬼头王的意志就是翁立的意志,此刻它正在努力,而在那边的人群中好像又站出来了两个老者,应该是两边人马的高层,他们在‘窃窃私语’,仿佛是在商量着什么!

        由于我此刻是傻虎的状态存在,五感极其的敏锐,我不至于能挺清楚他们全部的话语,但是大概还是挺清楚了断断续续的几句。

        “嗯,既然信任的话暂停一部分灵魂力请神”

        “翁立,应该能支撑融合”

        “如若特殊环境小辈压制”

        就是这么简短的几句话,我大概也能拼凑出他们谈话的脉络,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他们是会叫一部分人施展请神术,用请神术请来的力量,通过翁立和鬼头王融合,解决了这一次的危局,翁立应该是有那样的秘法吧?这样的双方的损耗差不多,也可以一举灭了我们几只讨厌的‘不死蟑螂’吧。

        不过他们能如此谈话,自然也不会避忌我们,这就是阳谋,毕竟优势还在他们手里,说到底他们如果赖着让鬼头王自己驱毒的话,也是可行的,他们只是万分小心,怕我再有什么底牌。

        我估计这个小心是来自肖承乾一脉的,毕竟合魂震撼了他们那一脉的核心人物,想必消息他们已经沟通过了。

        在人群中,我看见了肖承乾,同时也看见了林辰,只有这两个人的目光不一样,肖承乾望向我的目光是有些担心,而林辰是震撼,也没有多少敌意在其中。

        接着,那边的人马就开始行动了,他们由于太过在意这个神奇的仙人墓,所以行事束手束脚,而我们面对他们有什么动作,自然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我们毕竟势单力薄。

        所以,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肖承乾那一脉的人,有一部分人停止了灵魂力的支持,吞下几颗药丸,开始进行请神术,而且还不止如此,毕竟他们的谈话我也没有听全面,邪修的弟子也有所行动了,他们统一都开始施展秘术,应该是提升自己鬼头的能力,把单个的鬼头能力提升上一层,自然鬼头王的能力也提升上了一层。

        翁立怨毒的看向我们,大喊到:“你们这几个讨厌的小辈,你以为你们值得我们这样做吗?若不是为了一举开墓,现在拼着鬼头王手上,我也要踩死你们。”

        我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心里太明白,他们的确是为了用鬼头王强大的破坏力一举开墓,同时鬼头王不是也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吗?翁立是为了面子,我有什么好和他争辩的?

        承心哥可没有那么厚道,望着翁立,还是习惯性的推了一下眼睛,双手插袋,优雅的朝着翁立说了一句:“不吹牛会死?”

        ‘噗’,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翁立竟然被承心哥气得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同时,在我们对峙的时间里,那边的请神术也进行了大半,邪修们提升鬼头能力的秘术也已经完成,鬼头王忽然长嚎了一声,‘澎’的一声,其中一个缠绕在它身上的毒魂竟然被逼到了爆裂,然后毒素散开,却第一次却及时的压制。

        承心哥眯了眯眼睛,而我却突然严肃了起来,沟通到了——师祖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