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四章 承心哥带来的震撼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四章 承心哥带来的震撼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那个存在庞大的身躯面前,小喜小毛的存在就真的如两颗流星一般,是如此渺小的划过夜空,可是怎么也掩盖不了它们的生命在这一刻的灿烂。

        两只小小的黄鼠狼用秘术燃烧妖力,爆发出来的灵魂力量,竟然真的起到了作用,那只踩向承心哥的大脚被它们用灵魂力硬撼,竟然给撞开了,那个巨大的灵体存在一下子偏移了一下,那只大脚重新落到了地上。

        此刻,小喜和小毛也如同两颗流星一般的,最终划过了夜空,坠落了下来,‘噗通’两声,跌倒了草坪中!

        在那一刻,我简直无法言说心中的愤怒与心痛,但更多的绝对是担心,我第一时间跑到了小喜和小毛的面前,它们此刻躺在草坪之中,估计是摔落下来的撞击力,让可怜的它们口鼻都有些渗血,从灵魂力透露出来的虚弱,让它们的双眼无神,但好在只是萎靡,并不是那种失了灵智的混沌,它们还没有完全的消耗完妖力,变成两只普通的黄鼠狼。

        小喜看了我一眼,想说一点儿什么,可是到了嘴边竟然变成了‘吱吱吱’的叫声,我的心在抽搐,终究是倒退了一大步不是吗?

        我双眼就要喷出火花,扬起虎爪想安抚一下小喜和小毛,却因为是灵体,根本触碰不到它们。

        面对自己的一击失败,那个鬼头王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点儿人性化的诧异和怒火,连带的,翁立也出现了同样的表情,因为一口灵血,他的心神是完全与那个鬼头王相连的!

        而站在谷口的人群也发出了议论的声音,显然是不相信我们能抵抗到如此的程度,不过,这也只是惊奇罢了,他们又怎么会同情和他们毫无交集的两只黄鼠狼妖?

        只是短暂的停顿,那个存在又扬起了它的手掌,这一次是狠狠的拍向承心哥,小喜小毛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身上再度冒起莹莹的蓝光,可是已经很黯淡了。

        我一下子挡在了它们的身前,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绝对不会让它们再出手了!

        而我也用行动证明了该是我出手了,我相信承心哥准备了那么久,又是师祖留下的‘秘药’,一定是一个惊天的大术,我得确保承心哥的安全。

        可也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从我的头顶上飘来:“你们都不要出手,我来,我没本事,就偷学了一点点本事儿,没有成为鬼修修行,却把多年累积的怨气压抑在了身体中,承一,一旦爆发,我也不知道是啥后果,这本来是我留着收拾那个犊子的,你现在不要冲动,要留着力气帮我报仇啊。”

        这声音是吴老鬼的,我抬头一看,发现已经来不及阻止吴老鬼了,而且也没有办法去阻止,因为我们的机会也就是现在了,那个鬼头王刚刚合体完成,肢体还不灵活,所以动作还比较慢,如果说彻底的融合了,怕是它要扑杀承心哥,我们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吴老鬼在对着我们喊话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变了,利爪伸出,全身上下黑气已经要化为实质,双眼也有些通红了,连神情也变得狰狞,以前那个幽默诙谐啰嗦的老鬼快看不见影子了,只剩下厉鬼——吴言五。

        原来,这个家伙犹豫,只是因为它在犹豫是在这个时候,奋不顾身的为我们拖住时间,还是留下自己的‘爆发’留下来报仇!毕竟报仇是它缠绕了几百年的心事啊!

        它竟然选择了我们!我的心有些湿润,只因为我是灵体,眼眶不能湿润。

        而一些围绕着吴老鬼的谜题也解开了,以前按照它那种死法,是十有**会化身为厉鬼的,可是它没有,原来这几百年光阴,它也不是虚度而来,虽然天赋不行,有一点点偏门的预感,可是它也一直是在努力,竟然学成了那鬼修中流传的压制怨气的秘法。

        这个秘法说起来,只是为了让心性不至于走上偏激的极端,然后丧失灵智,被仇恨所控制,然后在关键的时候又能爆发出厉鬼的能力,保住性命,是一门极难修成的秘法。

        原来吴老鬼这一个几百年的老鬼,表现的比普通灵体都好不了太多的原因,无非只是因为它的大部分能力都去压制那股怨气了。

        而此刻,它更是一种牺牲,要知道,这种怨气的释放是有限制的,大多的怨气一下子冲上来,就好比人一下子被重重的砸了一下脑袋,很有可能就造成大脑的损伤,鬼也是一样,大量的怨气毫无节制的释放,瞬间冲上灵魂,何尝又不是瞬间会冲垮灵智?

        吴老鬼无怨无悔的迎了上去,怨气在节节的爆发,我望着它,看着就要迎上的那一刻,吴老鬼的眼中出现了一种狠戾的神色,就要释放全部的怨气,我却什么也不能做,因为我们不都是为了守护吗?

        却在这关键的时刻,承心哥终于开口了:“老吴,退下,你是我供奉的,你怎么可以比我先死,我来吧!退下!”

        承心哥的声音不容质疑,而吴老鬼看了一眼承心哥,忽然眼中闪现出一丝惊奇,它真的退下了。

        吴老鬼在高空,自然能看清楚承心哥的身前发生了什么事,我在背后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吴老鬼退开到了一边去,那只大掌依然缓慢的,不容置疑朝着承心哥扑去。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却没办法去问吴老鬼什么,因为此刻它已经退到了一边,在吃力的压制怨气,不然它就要真的彻底成为怨鬼吴言五了。

        小喜和小毛还想往前冲,我却不停的给它们传达着想法:“不要冲,承心已经成功了。”

        再一次的话,小喜和小毛不要说变回普通的黄鼠狼,就算能活着的可能都不大了。

        可我依旧担心承心哥,虎爪收紧,是随时准备冲上去的,可就在那只不甚灵活的大掌离承心哥还有5米左右的距离时,承心哥的身前忽然绿芒大盛,几声刺耳的笑声从那红芒里传来!

        这是?!尽管是在紧张的战斗中,我还是忍不住呆立当场,不是药丸吗?药丸还会笑?其实那个药丸是隐藏版的笑脸娃娃?

        我抛开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因为转变很快就出现了,随着那笑声的响起,一堆的红色粉末被炸开来,飘散在了空中,而那堆红色粉末就算我再笨,也能认出那不是就是那红色药丸吗?

        被炸开了,难道这就是承心哥的绝招,可是那些粉末飘在空中是什么影响也没有啊?!

        可是,接下来答案终于揭晓了,三条披着长发的惨绿色的魂魄出现在了,带着充满了怨毒的笑声,在下一刻,它们就毫不犹豫的缠上了鬼头王的大手,接这样顺着鬼头王的大手缠绕而上,所过之处,无不是留下了一片惨绿色的痕迹!

        鬼头王一下子是僵立当场,仿佛那只大手瞬间就被冻僵了一半,那些泛着绿色的痕迹竟然开始冒出黑烟,黑烟徐徐的消散在空中,鬼头王的手臂竟然就莫名的小了一圈,肉眼都能看出来的一圈。

        这到底是什么剧毒?!或者是什么存在?我觉得简直颠覆了我的想象!

        此时,承心哥才慢慢的站了起来,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扶了扶眼睛,从容的朝着吴老鬼那个方向走去,一边走他一边对我们说到:“那个药丸从来都不是关键,其实那药丸是用特殊的药材制成的魂器,真正封住的‘药’是里面的毒魂!那些毒魂是用已失神智的厉鬼残魂炼制而成,魂魄里早就融入了十余种能伤及魂魄的药,平日里用魂器压住药力的爆发,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只不过这种毒魂有伤天和,所以使用也有代价,必须虔诚跪拜毒魂,再以自己的精血为引,才能开了药丸,若里面的毒魂不满意,觉得你的虔诚不足以让它为你牺牲,是不肯出来的。”

        我傻了,师祖竟然留下了如此逆天的东西,而且一留就是整整十颗,我全然不知情。

        承心哥此时已经走到了吴老鬼的身前,拿出了一瓶药粉,轻轻的洒在了吴老鬼的身上,然后说到:“这药丸是留下为医字脉保传承的,谁让我们没有战斗力呢?”

        这还叫没有战斗力,如果你们玩毒,然后又躲在背后,谁敢说有你们有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