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二章 绝招尽出 为自然mmq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二章 绝招尽出 为自然mmq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人的七情六欲无论是在道家或者佛家,都是要放下的东西,最终留下的只是一种符合天道的‘大义’‘大善’,我一直觉得矛盾的地方就在于,那些该放下的东西,明明就是心中的守护和动力,激发着人类的潜力在某一刻爆发,或者生命在某一刻绚烂。

        或者,是我看得不够通透,也许到了某一种层次,已经不会去为这些小情小爱所羁绊了,只会为着大义或者大善而动容,牺牲,但这还不是我能理解的层次,或者,师祖他理解?

        不管怎么样,这一刻大家的表现,让我心中满溢着感动与激动,仿佛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疲惫也减轻了很多,再一次的充满了坚持的,守护着这一切。

        那新的动力和坚持让我爆发出了别样的力量,硬是守住了这铺天盖地的鬼头,没让它们再前进一步!

        可就算如此,那些人到底是挡不住了,翁立大笑着第一个走向前了,后面自然是一群人跟随。

        五米左右的距离,严格的说来,已经空出了很大一块空地,翁立大笑着第一个走上前,很快,那里就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大概有三五十个。

        如果要施展大术,踏动步罡,那一块儿空地也足够了。

        我们一开始留下的优势已经在慢慢的变小!

        翁立得意的看着我,我想如果不是他还孤寂肖承乾那一脉的人,他估计会施展秘术,刺激这些鬼头爆发,一举拿下我吧,他为了防备,还不想鬼头消耗太多!

        我什么也不能再去想,只是麻木机械的重复着,把冲出来的鬼头拍回去,此刻仿佛去思考也是极其消耗的事情。

        可是,我能感觉,我感觉到了我的身后有两股气势冲天而起,接着我感受到了身边涌动起了一阵儿风,是小喜和小毛竟然漂浮在了我的身旁。

        它们此刻的体型很正常,就是两只小小的黄鼠狼,可是具体的已经不同,因为它们双眼发黄,身上的发毛变为了微微的蓝色,但仔细一看,并不是毛发的颜色变了,而是一层蒙蒙的蓝光裹住了它们,是以咋一看还以为它们的毛发变色了。

        看见小喜和小毛,我的心一沉,陡然就想起了一种秘术,妖物的身体太过强大,所以施展灵魂类的法术尤为艰难,但是一种刺激灵魂的秘术却可以解决这种问题,让妖物也能施展灵魂攻击,伤到灵体!

        这是妖物有限的几种秘术!

        可是既然能称之为秘术,自然就是要付出代价,这种秘术我不是妖物,了解的不算太多,可我知道,那是需要修行的功力燃烧着去刺激灵魂,大概是如此吧。

        如果小喜小毛这样战斗,拖延久了,那么它们就会真的再次变为两只普通的黄鼠狼,到时候灵智尽失!

        我无法言说内心的悲愤,我觉得就如让一个正常能思考的人再次变为‘混沌’的白痴,是一件比死还痛苦的事情,放在小喜和小毛的身上,同样适用!

        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啊!我咬紧了虎牙!

        由于小喜和小毛的灵魂力外溢,多多少少为它们带来了一些抵挡鬼头的能力,而这些灵魂力浮于小喜小毛的双爪之上,也让它们有了扑杀鬼头的能力。

        所以,它们的加入,让我的压力陡然放松,在这种时候,勉强可以挡住这些鬼头,施展我设想的一步险棋了!

        于是,我回魂了一部分在身体,这样应该也是足够的吧?如果不能足够,那就充分的刺激自己!

        我指挥着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一分为二的感觉真的是太过奇妙,可是我没有时间去体会那个了,上一次战斗小鬼的时候,我就自己与合魂配合了一次,这一次一定是要更加的运用这个。

        这样想着我的身体动了,从随身的小布包里摸出了两瓶药丸,在这种时候不拼命,还能什么时候拼命。

        其中一种药丸,是刺激灵魂力,人的潜力的药丸,是最终极的那一种,捏着那颗药丸,我毫不犹豫的吞下了一颗,这种简单的动作我还能做到。

        接着,我又打开了另外一瓶药丸,这药丸才是弥足珍贵的药丸,是王风配给我的滋养弥补灵魂力的药丸,上次我和元懿大哥用了之后,还有一些剩余,我本是留着以防万一的,此刻还能顾得上吗?

        我毫不犹豫的倒下去三颗,我还记得王风说的,多了就会浪费,最好还间隔一段时间来服用,等药完全吸收,可是我哪里还有那个间隔的时间。

        两颗药丸不顾剂量的吃下去,如同火药一般的在我身体里炸开,我那原本失去了魂魄,有些五感不灵,麻木的身体,一下子也感觉到了一股子炙热直冲而来,双眼一下子睁开,变得赤红。

        可是,再猛烈一些啊,再猛烈一些!我这种嗑药流,怕得永远不是药力刚猛,而是药力不足,不足以完成我要做的事情。

        这刚猛的药力爆发,对于合魂于傻虎的我也有了一丝极大的刺激,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了一丝癫狂,也或者是被小喜小毛的牺牲给刺激的!

        我有些发疯,也顾不上完全的防守,对于每一个冲过我这条防线的鬼头,都采取了极端的‘虐杀’方式!

        这样的疯狂,刺激的那一片人当中,很多人闷哼出声,毕竟鬼头和他们心神相连,死一只,反噬自己是再正常不过!

        我仿佛有些丧失理智了,只想杀光它们,而不让小喜小毛的功力在这一分一秒的时间流逝中而流逝,我怕这一场大战过后,我看见的是两只再与普通黄鼠狼无区别的黄鼠狼!

        它们跟随我们是来求机缘的啊,而不是失去这最重要的功力!

        我如癫似狂,好在这种癫狂没有让防线崩溃,毕竟小喜小毛也在努力的和我一起守护!

        但我这种癫狂激怒了翁立,毕竟在他心中最大的‘敌人’可不是我,是肖承乾那一脉,在他眼里,我还没有资格和他们争的,我这样做是在损害他们那一脉的实力!

        所以,翁立怒了,他把那个口哨放在口中,然后起手掐起了手诀,那些鬼头随着哨音,疯狂的后退,而翁立含着口哨,含糊不清的对着旁边的那个肖承乾一脉的老者不容拒绝的说到:“灵魂力,大量的,我要施展秘术!”

        施展秘术恐怕只是其一,最重要的原因怕是我有损耗,你也得陪着损耗的意思!

        我懒得管他们这些窝里斗,鬼头退去,多少给了我一些喘息的时间,我也需要一点儿时间,去完成我的那个计划!

        “小喜,小毛,你撤了秘术,我来!”承心哥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回头看着承心哥,他此时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而摆在他身前的三颗艳红药丸,开始发出不正常的颤抖,承心哥对我说到:“承一,你也后退!”

        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一分,语气却不容置疑,我低声咽唔着,缓缓的朝后退去!

        “快成了,医字脉传来的这种药丸只有十颗,今日用了三颗,我真是心疼啊。”承心哥对我挤出了一个笑容,但我没看出来他心疼的意思。

        而在那一边,大量的灵魂力涌向了翁立,翁立像疯子一样的使劲拍打着自己,忽而就喷出了一口血液,那口血液的颜色暗沉,带着一种奇异的宝石光泽。

        我死死的盯着,因为在那一瞬间,我就认出了那种血液,我解释不清楚那种血液是怎么样培养的,但是我大概知道,那是一个邪修在培养鬼头之际,就开始刻意培养的一种‘灵血’,由于鬼头是充满了负面情绪的邪气家伙,那口血液也同样是如此,是对鬼头的最好滋养物,平日这口血液就藏在心头!

        数量的多少,跟邪修修为的高深有关系,今天翁立拿出来那么一点儿,是大出血了!

        可是,他要做的远远不止如此!

        对上承心哥连我也没有说过的神秘药丸,又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

        在那一边,如雪闭着眼睛,依旧在‘低吟浅唱’般的呼唤,仿佛已经沉入了自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