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一章 绚烂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一章 绚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安静的却充满了危机一触即发的时间里,小毛把我的身体拖到了一个相对较远的地方,然后回到了小喜的身边。

        承心哥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吴老鬼,还报仇呢,看见了吧,这些人仗势欺人的。总之呢,承一是我师弟,也是我师兄,更是我值得同生共死的人,我对他的一腔感情啊,简直无法言说了,我就留在这里了,你这家伙,找个机会跑吧,或者瞅准了时机,和如雪一起躲进龙之墓里吧,承一这家伙就算死,也会帮着如雪做完这件事儿的。”

        承心哥的语气轻松,可是我却满头黑线,什么叫无法言说的一腔感情?这家伙难道要把我们这一脉的没正形儿发挥到极致吗?

        我转头看着承心哥,却看见他的身前摆着三颗艳红的药丸,他此刻的表情明明是严肃的,正在刺破眉心,他也是在取精血,这是什么药丸?我心中疑惑,毕竟医字脉的东西我不懂,相信承心哥不会害我就是了。

        吴老鬼听闻承心哥这番话,脸色就变了,嚷嚷到:“啥玩意儿?又是师兄,又是师弟,还有无法言说的感情?你逗我玩呢?我不管你说啥,总之我能听懂,你就是看不起我,让我滚蛋吗?我嘎哈要滚蛋?我当鬼那么多年,胆子小,没长处,可就深刻的记得一点儿,不能抛弃亲近的人走!这是我哥哥们教会我的,而且我要是拼了命,还是有本事的,我不走。”

        承心哥深深的看了吴老鬼一眼,眼神中流露的是感动,我们死掉,幸运的话,还能保存灵魂,它死掉就是魂飞魄散的结局,可它竟然也是不走!

        可是,也有些心酸,我们老李一脉天生事儿精,一惹就是大事儿,可是势单力薄的,哪一次不是被别人以势压人?

        我没有再看,回过头去,死死的盯着翁立,此刻他已经在接受灵魂力的灌注,那些鬼头围绕在他的身边,保护着他,我要打他的主意是万万不可行的,我们只能被动的等着他们的进攻。

        我听见小喜在说话,它对小毛说到:“人类有很多可恶的地方,可是人类也有很多美好的品德,小毛,我们的眼睛不能只看到人类不好的地方,应该看到更多好的地方,那才是人类比我们野兽更加强大的地方。这一次,我们绝对不能抛弃他们跑掉,你看承一不也是一直护着我们吗?等一下,用秘术吧,小毛。”

        小喜果真是我心中的感动已经无法言说了,一只妖物都比好多人美好,那很多人是不是应该自省一下自身的行为?

        山雨欲来风满楼,你再不想肆虐的山雨袭来,可是它终究还是会来的,就如这一场大战,安静而安全的时间固然让人留恋,可是大战的一刻终究会到来。

        诡异的哨声终于想起,伴随的是翁立那一张对我充满了仇恨可又掩饰不住得意的脸,仇恨我灭掉了他两个鬼头,得意的是,他仿佛看见我被他狠狠的踩在脚下。

        随着哨声的响起,鬼头终于铺天盖地而来。

        光是那嗡鸣的声音,充满的负面情绪,就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心神崩溃,不是疯掉,就是灵魂受损,变成植物人。

        在这里不能使用五行之力,可是一动生风,却是傻虎本来的能力,是不会受到限制的,虽然没有在外界那风元素自由流动的地方强悍。

        鬼头动了,而我收紧了爪子,在下一刻就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我能利用的就只是速度的优势,挡住它们,挡住——它们!

        只是一瞬间,我就仿佛进入了一个鬼头的海洋,铺天盖地的所见全部是鬼头,这种体验及其的考验人的承压能力,如果你曾被人群围攻过,或者你能体会到一点点这种感觉,绝对的压力!更别提鬼头形象狰狞,还带着绝对的负面情绪。

        我嘶吼着,感觉眼睛都在发烫,这些鬼头一进攻,就是几十只群攻而上!

        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不能消灭它们,我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只要有一只漏掉,冲向后方,我就要用绝对的速度优势,扑过去挡住,一爪子把它拍回来。

        我的身体有自带煞气气场,我莫名其妙的知道,在曾经的全盛时期,就算不刻意的压制这种煞气,这种天生的煞气都能投体而出,别的动物,哪怕是妖物,见到我,都能被这股子煞气压制,差一点的直接就会‘吓’晕过去,好一点儿的也软软的不能动弹。

        要在我全盛时期,这种鬼头,差一点儿的只要靠近我,都会被我身体自带的这种煞气给剿灭,如今想起来却是一种悲凉。

        事实上的情况是,我只是一缕残魂,和承一的魂魄合魂也不能完全的融合,战斗力发挥有限,竟然被鬼头这种,而且还是低级的鬼头这种事物所‘侮辱’,它们能靠近我,撕咬我,用本身的数量消磨我的煞气,我有一种绝对的愤怒想要发泄。

        在那一刻,我仿佛已经化身了傻虎,所有的思想竟然是那样的奇特。

        这是一场艰苦的,侮辱的,只能消磨自身的战斗,我仿佛是已经杀红了眼,用身体当做防线,一只只的把‘穿’过我,想要涌向后方的鬼头给拍回去,只能这样,连多余的灭杀动作也做不到,尽管那样对我不是太难。

        只因为,鬼头太多,我拍回去了一只,总是会有多余的几只窜过去,而我要守护啊!一只都不能放过去!

        我的身体上有不下三十只的鬼头在不停的撕咬,那种深入灵魂的痛苦和被低级许多的东西在撕咬的屈辱,在我心底发酵,它们只是低级的鬼头,而不是小鬼那种可以和我对等逆天的存在,它们凭什么?!

        我隐约的明白,我有可以不顾一切厮杀的绝招,可是我不能,因为那样,必定有一切鬼头会穿过我这条防线,然后欺扰到我身后我想要守护的!不能让那一切发生!

        我要竭尽全力的挡住,守护!

        灵体不会喘息,我在想如果可以喘息的话,我此刻怕已经是气喘吁吁的状态了吧,但就算不能喘息,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力如同水一般的流逝,极限的速度换来的自然是极限的消耗,我看见我的身体都已经有些透明了,再不像刚才那样威风凛凛有如实质。

        可是情况还是糟糕的,我看见了翁立那得意的笑容越扩越大,手上也没有任何的动作,没必要去消耗,对吗?因为知道我不能一只一只的灭杀鬼头,能拖的只是时间,失败也只是早晚的事情对吗?

        我看见了翁立身后那老者的眼光也越来越炙热,合魂之术就要到手了是吗?

        生后事是如何我已经不想去想,我只知道如果我没有用生命去守护他们,我就算苟活了下来,世界于我也只是炼狱,我会痛苦,遗憾,内疚一辈子的,这个世界真的是有比死亡更难过百倍的事情的。

        我仰天长嚎了一声,继续用生命为我要守护的人挡住,能多一秒是一秒!

        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了自己的疲惫,傻虎的疲惫,还有我们越来越沉重的步伐,是快要跟不上了吗?

        就算如此,我还是有一种想哭的无奈,因为铺天盖地的鬼头太多,在防守的过程中,还是一步一步的后退了,如果不后退,也就来不及挡住那些穿过来的鬼头。

        趁着这些间隙,鬼头大军也是一步步的前进,一米,两米在我的前方不知不觉就空出了将近五米的空隙,而承心哥就在那个位置,离鬼头不到一米了,可是承心哥没动。

        他脸上苍白,跪在地上,掐着一个奇怪的手诀,仿佛是在进行一种古老的沟通仪式,到了关键的地步,自然是不能动。

        脸色苍白,我可以理解,毕竟我是亲眼看见了承心哥取精血,可是医字脉真的也有攻击的手段吗?我心中疑惑!可是我却不会去怀疑承心哥!

        承心哥没动,小喜小毛也没动,一左一右的守护在承心哥的身旁,可是我分明看见它们身子颤抖,双眼赤红,它们是在做什么?

        至于吴老鬼,我看见它的表情,带着一丝犹豫,浑身上下却意外的黑气翻滚,那个平和幽默罗嗦的老鬼,此刻看起来却像一只厉鬼了,它又在犹豫什么?

        是每个人都要和我一起拼命了吗?此刻,我想我们已经忘记了仙人墓,忘记了那种种可以有的好处,只是为了守护,一起去完成如雪自我牺牲的大愿,也为了彼此,一起去拼命而已。

        这只是一种感情的燃烧,但它却如此的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