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章 最大的危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章 最大的危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知道我的感觉是不是错误,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只能拼斗灵魂力的地方,傻虎却像得到了某种极大的滋润一般,或者说不应该是滋润,具体的应该是有一股力量的支持一般,展现出了非一般的能力。

        因为是和傻虎合魂,我能准确的定位这一感觉,那就是傻虎的能力并非完全是因为这里纯净阴气的滋养。

        搏斗显得轻松,属性能力的觉醒,并不只是表现在攻击力上,那些青面鬼头连靠近傻虎都有一些困难,原因是因为傻虎身上的煞气气场,那是有着‘搅碎’灵体的力量,那是一种天然的防御。

        要破除这种防御,除非那些青面鬼头自身也带有煞气,才能靠近傻虎并且伤害到它,就比如小鬼!

        这个时候傻虎自身的煞气气场已经和战小鬼时,不是一个概念,就好比那个时候,是天生的可以抵抗小鬼的煞气,那是‘吃老本’的行为,用的是‘本能’,而如今这种本能已经变为一项可以运用的武器,主动的防御‘自身’。

        所以,这根本就是一场虐待性的战斗,五个青面鬼头毫无招架之力,傻虎几爪子就能撕碎一个!

        面对散落的能量,我们的合魂却并没有主动去吞噬,因为在不久之前嫩狐狸,卖萌蛇,二懒龟,都莫名其妙的醒来,就站在合魂的背后,我能感觉到它们的醒来,和来自心底的亲切,那些散落的能量自然是便宜了它们。

        一场战斗,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我战斗的轻松,只是一个照面,就已经灭了一个鬼,翁立却是吐血了,是真的吐血,五个性命相连的鬼头,转眼间就被灭了一个,他自然会受伤。

        他本能的反应就是收回鬼头,毕竟在这狭窄的小路上,在这诡异的环境下,他忽然清醒的意识到,和我的战斗并没有任何的优势,很有可能他就被我这个小辈碾压了。

        可是,有人却不同意翁立的行为,一只手搭在了翁立的肩膀上,是一开始和我打照面那个老者,他说到:“你背后有那么多人,根本不需要退却,一起逼退这个小鬼就行了。”

        翁立的脸部肌肉微微抽动,而他身后那个老者却盘膝坐下,起手掐出了一个奇怪的手诀,我在和鬼头对峙,眯起虎眼,看见了那老者的诡异起手式,立刻就明白了,那个老者真真是‘大公无私’,竟然用自己的灵魂力来支持翁立,那真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支持,除非是性命相交的好友,一般修者都不会那么做,我不认为翁立和那个老者的关系好到了如此的地步。

        “翁立,我用灵魂力助你,我们这一脉都用灵魂力助你,你也指挥你那一脉的人吧,强行突破这诡异的小子,但这个小子留他性命我要了。”那老者在行法之前,忽然开口对翁立说到。

        至于为什么非要要我的原因,他却没有告诉翁立,但我心中清楚,毕竟我们从本质上来说,是同出一脉,肖承乾都大概能知道一点儿最强战斗方式合魂的秘密,他作为高层核心人物,如何不知?他要我,不就是为了逼问这个最强战斗秘技吗?看在盘坐在后的我本人,他还不明白,就是傻瓜了。

        我从来不认为,轻松战胜五个鬼头就能赢得这场战斗,他们不用车轮战折磨我,也绝对会以人数的优势碾压我,我占据的地形只不过是为了防备他们一拥而上,用最世俗的方式,让我连斗法的可能都没有。

        时间不能再耽误,趁那个老者行法之时,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消灭这五个鬼头,翁立毕竟是站在最前方的人物,重创他我也能有一丝喘息的空间。

        这样想着,我加快了速度,又朝着另外一只鬼头扑去,翁立看穿了我的打算,竟然也不指挥着鬼头闪避,反而是指挥着另外三只鬼头,朝着小喜小毛,吴老鬼那边扑去。

        接着,他掏出了一个造型诡异的哨子,冷笑着望着我,放在了嘴边,然后用一种怨毒且胜利在握的眼神望着我,然后吹响了哨子。

        他是要做什么?

        可惜此时,我已经无心与他计较,而是要去搭救小喜小毛和吴老鬼,在我再次消灭了一个鬼头,伤了两个鬼头以后,还在恢复的小喜小毛,和已经吓得有些发抖的吴老鬼,危机总算是解除了。

        可是,我敏感的发现,看向前方的吴老鬼眼神已经不对劲,带着深深的惊恐,我回头一看,就看见了此生压力最大最恐怖的一个场景,鬼头,铺天盖地的鬼头!

        原来翁立吹响了那个哨子,没有什么别的作用,只是在沟通他的门人,在这一瞬间放出了全部的鬼头,几十个人,每个人的全部鬼头放出来,在这狭窄的小路,就形成了这么一幕,铺天盖地的鬼头!

        这样的气势,如何不吓人?!就好比弱小如蚂蚁,一旦形成规模,也就成了自然界最恐怖的事情——行军蚁的蚁潮!任何强大的动物面对这样的蚁潮都是无能为力的。

        但糟糕的情况不止如此,因为在这条小路上,竟然响起了很多人行咒的声音,这个咒言我一听就是知道,和那老者一样,是灵魂力相助的咒言!

        形势已经分完的明了了,为了对付我,为了消除地形的劣势,他们果然采取了‘碾压’的方式,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能够发挥最大战斗力的邪修攻击,而另外一脉也很强大,如果发挥不出战斗力,就直接用灵魂力相助!

        这样的灵魂力相助,显然会浪费一部分,不如当年坑害吴老鬼兄弟五人那个阵法一般,把灵魂力抽动,运用的那么彻底,可是又如何,对付我们几个人不是绰绰有余吗?

        或者一开始,两脉人还有所保留,毕竟他们互相才是彼此最大的敌人,这其中我还可以利用,但我的合魂之术彻底刺激了那个老者,他就决定用这样绝对碾压的方式了,或许在他看来,只要能拿下我,仙人墓放弃一部分利益又如何?合魂之术,我们这一脉最厉害大术的名头可不是虚的,况且他亲眼看见了这个能力,我竟然能敌过老一辈的精英人物,就算是在特殊的环境之下。

        盘坐于后方的我,脸色惨白,虽然身体是残魂,但同样受到合魂情绪的影响。

        至于我和傻虎的合魂,心里已经是苦涩之极,一场特殊的对话在我们之间展开,只有寥寥几句。

        “傻虎,如若今日必将战死,你逃吧,或者躲回虎爪,他们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我这样对傻虎传达着我的意念,事实本也就是如此,我不忍心看着傻虎的一缕残魂最终也魂飞魄散。

        我坚定的给傻虎传达着这个信念,一直很沉默木讷的傻虎却模糊不清的回应了我这么一个意念,整理起来大概是如此:“战,战斗!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生死不分。”

        这一次傻虎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决绝,我抬起虎头,望着铺天盖地的鬼头,又转头,冷冷的看着手持那奇怪哨子,冷笑着看着我的翁立,我明白了,那个哨子非同一般,应该可以通过它,指挥这全部的鬼头,而鬼头精立在空中,无非就是翁立等着灵魂力的注入,然后就会用绝对的优势——碾压我。

        我不敢有什么动作,鬼头此刻没得到指挥,没有轻举妄动,可是如果我一旦主动进攻,这些鬼头出于本能,就会疯狂的攻击我。

        这个我或者不会怕,但一旦陷入进去,我的身后我要守护的,就再也没有任何屏障了。

        我也只能按兵不动,可是就如此了吗?不,我不会甘心,我必须要试一试,我一开始想出来的最逼迫自己,成功率或者不大的办法了,也只有这个办法能够去赌上一赌了。

        我沟通着承心哥,拼命的沟通着,我让承心哥转达我的意思给灵智不是太清楚的小毛,让小毛想办法把我的身体带到后方去。

        承心哥精神力强大,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我的意识,他没有任何的疑问,更不会想着我是要明哲保身,他很快就给小毛转达了我的意思。

        小毛这个一开始和我们有‘芥蒂’的家伙,一路上的相处已经和我们建立起了感情,面对承心哥的转达,它竟然也没有任何的疑问,身体很快的变大,然后叼着我的身体,就朝后拖去,表达出了十足的信任。

        野兽化为的妖物,对人类或者有天生的仇恨,但这种仇恨一旦化解,它们对你付出了感情,这种感情无疑就是最真诚也最信任的感情。

        我心中感动,望着那天空中铺天盖地的鬼头,我要用生命为它们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