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八章 她的背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八章 她的背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如雪摇摇头,并没有给我们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好歹对我们说了一句话:“我只知道一件事,如果能进入龙之墓,这件事情就一定能有答案,这就是仁花记忆的提示。”

        如雪说完这句话,我内心虽然惊恐,但还是忍不住朝着我们站立的方向看了一眼,她竟然跟我说这玩意儿不是镜像?我真的难以接受。

        但是这一看,却让我看见一个我自己都难以肯定是不是错觉的细节,我发现是站在路口的那个我,好像表情有了非常细微缓慢的变化,但揉了揉眼睛,一切又是安静且静止的。

        这个是我眉头紧皱,好像有一点点灵感的感觉,可是相比较于我爱去想那些飘渺虚无的事情,承心哥显然更现实,他直接问吴老鬼:“看着骇人,但这些对我们有没有实质影响?”

        吴老鬼有点二愣愣的说到:“没有啊,至少我们兄弟几个上次进去,是啥影响没有?就是这种自己看着自己站在那里的感觉吓人。”

        “真的没有一点点实质影响?”承心哥眯起了眼睛。

        “嗯呐,不然还能咋的?如果害怕也能算个影响的话。”吴老鬼老神在在的说到。

        承心哥没问了,对吴老鬼是信得过的,所以轻轻推了我一把,对我说到:“承一,还看什么呢?走吧。”

        不得不说,承心哥比我干脆。

        我收回了目光,逼迫自己尽量不去想另外一个自己还在路口的事情,继续前行,心中却有一种走在独木桥上的感觉,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吴老鬼说了,千万不要掉下去,否则就不知道掉哪儿去了。

        于是,我的每一步都变得小心,却不想在这条小路上前行了几分钟,一个拐角以后,那层一直笼罩的薄雾却诡异的不见了,而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个山谷。

        看到这个山谷的瞬间,我就呆了,因为我没想到那个‘通天龙柱’爬上来,我看见的是这么一个所在,世外桃源一般美丽的山谷,真的美得让人心颤。

        我是没有看错吗?挂在天际尽头的如红绸般的夕阳,映照着山谷中那争奇斗艳的花朵,显出了一种让人心颤的勃勃生机。

        翠绿的草坪,几丛翠竹,在繁华的争奇斗艳之下,却又平添几分清幽,配合着那无尽的天光,这样的所在怕是只能出现在梦中而已。

        “如雪,你掐我一把,你告诉我外面的老林子其实是冰天雪地的。”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的说到。

        如雪却平静的说到:“有无限生机滋养的地方,这么美是应该的。”

        相对于我和如雪,一个呆,一个静,承心哥却已经‘疯’了,他推开我们,几步就跑到了这个山谷之中,蹲了下来,仔细的观察着,脸色变得癫狂,口中喃喃自语,那样子显然是情绪已经超出了掌控。

        “承心哥,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药材吗?”我想到的只有这个可能。

        “不不,不是药材,就只是普通的植物而已!可是它们已经突破了生长的极限。”承心哥的语气平静,可是那颤抖的声调已经出卖了他。

        “什么意思?”我站在小路的尽头问他,我没有挪动步子,只因为我决定了,我要死死的守在这条小路的尽头,因为安静不了一些时候了,我们要面对大量的敌人。

        “很简单的意思,打个比喻,你陈承一能活一百岁,可是你却活了两百岁,都还在生长的意思,只是很缓慢,你懂了吗?”承心哥的语气终于不再平静,而是有了一丝癫狂。

        “那又有什么意义?”我已经转身,重新面对这条小路,死死的盯着远处那雾气笼罩看不清楚的地方,我在等待着敌人的出现。

        “意义大着呢,如果这里种植上药材,你觉得会是一个什么概念?我都想赖在这里不离开了。”承心哥大声的对着我的背影说到,我没有回头,只是大声的回应了一句:“那你就享受吧。”

        说完,我站在路口,依然没有动,小喜和小毛却悄悄的站在了我的身边,吴老鬼也飘荡在了我的背后,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承一,外围的阵法让我来吧,在很多年以前,它们就被仁花的虫子破坏的差不多了,否则仅凭当年那个诱骗老吴的人又怎么可能撼动它。”如雪来到了我的身后,轻声的对我说到。

        我转头看着如雪,嘴唇动了动,想说点儿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原本的是在那夜之后,一路决心,送她来龙之墓,只因为尊重她觉得值得的事情,有一种我们的爱情牺牲在不得不牺牲的事情面前的美好和壮烈。

        可到了此时,如雪说要开墓,我的心中却激荡起了强烈不舍,她就要离开而弃凡尘了吗?眼前这个女子,我多想是要放弃全世界,也要抓住的人啊。

        可惜,我和她,谁都放弃不了全世界,也没有资格放弃全世界,当爱情触碰到心中的守护与底线,于是她选择了守护,我选择了底线。

        喉头发涩,发酸,像是吐出每一个字都那么困难,是最后的挣扎想说说一句:“如雪,我舍不得你,留下吧。不然,我陪你守墓,管它天崩地裂,我只要你。”到了口中却变成了:“嗯,你去开墓,我守在这里。”

        如雪深深的看着我,忽然就扑进了我的怀里,抓着我胸前的衣襟,手指发白,然后抬起头来,坚决而又决绝的吻住了我,周围美景如画,安静的如同世界的尽头,她却和我到了只争朝夕,爱情燃烧到最后的绚烂。

        离开我的嘴唇,如雪轻抚着我的脸说到:“记得一个人的滋味,比记得一个人的样子往往来得更深刻,一点点的回忆,有时可以温暖整个人生,承一,我们有太多回忆了,日后,我只想你做到无憾。”

        我的牙齿紧紧的咬着,整个腮帮子都是生疼的感觉,最终点了点头,这一点头,就如同在做今生最重要的决定,我娶她,和我放弃她,不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决定吗?

        如雪离开了我的怀抱,我的目光却追随着她,她慢慢的走入山谷,就如同一个本不该存在于这世界的女子,慢慢的回归属于她的仙境,那只狰狞的虫子也不知何时飞了出来,身上还带着如雪未干的血迹,盘旋在如雪的身后。

        我那一瞬间,有一些恍惚,哀伤到了极致,反而只是麻木,还记得自己还做什么,是要面对敌人来着,不是吗?

        我转身,身后响起了如雪的声音,那充满了奇特韵律感的一种奇妙声音,似是口哨,却又像是低吟浅唱,配合着那只虫子奇特的虫鸣之声,让人直观的第一感受,就是她开始了召唤。

        我微微眯起发涩的眼睛,睁大着它不掉眼泪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折磨,那发自如雪的声音,配合着这如血的夕阳,也道不尽我此时心中的悲怆,牺牲果然不是那么好做的。

        “承一,很难过吗?”承心哥低沉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没有回答,有一种难过根本就是说不出口的,说了反而是矫情,我的目光只是停留在那雾气中的小路上,我急需要一场战斗,让我狠狠的发泄,发泄那心中滴血的疼痛,太疼了,哪怕是战死,我也不想这样疼死。

        “曾经记得,我也这样失去过一个女孩子,那一天你陪我烂醉,你还记得我们在半夜的街头吼着的那首歌吗?”承心哥忽然这样说起,又或者他根本就不要我的答案,因为我根本还没有回答,承心哥低沉的声音就已经开始轻轻的哼唱起了那首歌曲。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没有人能够体谅我,那爱情到底是什么,让我一片模糊在心头,在我心头”

        渐渐,我的泪水溢满了眼眶。

        “过了今夜我将不再有,也许今生注定不能够有,眼看那爱情如此漂泊,只能含泪让她走,她的背影已经慢慢消逝在风中”

        “只能每天守在风中任那风儿吹,风儿能够让我想起过去和你的感觉”我哽咽着和承心哥一起低声唱了起来。

        就如同我们常常像傻X的行为,大妖墓穴中面对师祖的遗言,哭得涕泪横流,如今面对大战,却一同唱起一首歌,缅怀逝去的和即将逝去的爱情。

        山谷中的如雪,低吟浅唱般的呼唤,繁花似锦的清幽山谷,天际的永恒夕阳,两个男人的悲怆歌声,心中的万千情绪

        命运终该沉淀,放下的一切的一切。

        “有心情唱歌,老李一脉的人,果然不能用正常的眼光来看待啊。”雾气的深处传来了一句人声,还未见其人。

        可是,已经来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