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五章 生死时速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五章 生死时速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的,在占有了速度的优势下,如此狭窄险峻的山路,他们的人数也发挥不出来太大的优势,如果说我跑在了前面,占据了险要

        我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在快速的打着主意,其实入墓拿到宝物与否对我们已经不是关键了,我们要的无非是昆仑的线索还有送如雪入墓,所以如果真有宝物,那些人拿走我们是无所谓的。

        我之所以那么谋划的关键是,这是俩帮人,他们也是互相之间要争斗的,肖承乾那一脉赢了还好说,如果是邪修那一脉赢了,我不觉得我们还有能活着出去的理由!

        但如果入墓,以龙之墓的神奇,或者能在墓里拖延时间,是我们活下去的关键,毕竟在来之前,我是让老张,如月,沁淮回去了的,这就是一线希望。

        “小子,你也取到了妖魂,那就乖乖的和我们去开墓,或者我们不会为了保密杀掉你。”一个声音突兀的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一看,竟然是肖承乾他们那一脉的一个长者,正在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站在他身后的是肖承乾,肖承乾的神色有些忧虑的看着我,嘴唇在微微的动着,我看他的口型,大概是给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找机会跑。”

        我心中冷笑,原来这俩帮子人,没一个是打算放过我们的啊,这时,已经越来越多的人下来,如雪和承心哥带着变为黄鼠狼本体的小喜小毛也下来了。

        我使眼色让他们过来,他们也默默的站到了我的身后,望着那个发言的老者,还有另外一个也是虎视眈眈盯着我的,估计是邪修一般的主事人,我装作有些心虚的说到:“我给你们开墓,你们可要说话算话,不要杀我啊。”

        说这话的时候,因为装的心虚,我还假装眼神不敢和他们对视,东张西望的样子,其实是趁机用眼神,用口型小声给如雪和承心哥说了一个字:“跑!”

        “哈哈,算是识相,你放心吧”那老者得意了,开始啰啰嗦嗦,估计也是想等着人全部下来。

        肖承乾估计也是相信了我的‘表演’,在那里干着急,着急到已经快克制不住开口劝我了。

        但我这时,却装作不知情的蹲下去紧了紧鞋带,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忽然就转身,二话不说就开始朝着那座山峰跑去。

        承心哥他们自然是紧随其后!

        我听见了那个老者喝骂的声音,还有人喊着追,可是那些都已经不是我关心的重点了,重点只有一个,我们必须要抢先登上山峰。

        冰面的河面非常的湿滑,人跑在上面不一个不小心就会狠狠的跌倒,加上冰面原本就硬,那滋味和摔在石头上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还穿得是专业的鞋子,可是这一路都是连滚带爬,摔了不知多少次,更别提我们身后,那一路的‘噗通’‘噗通’的声音!

        也在这时,一股阴冷的气机锁定了我,我想也不想就把傻虎放了出来,对它沟通到:“别想着打赢,用你的速度缠住它们。”

        傻虎咆哮了一声,就冲了过去,这种事情原本也不用想,就知道是邪修放出了鬼头,抛开邪术,正儿八经的术法,针对人的少,就算有哪个不是大术,不需要准备的时间?

        我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灵魂深处响彻的是傻虎愤怒的咆哮声,还有那吃力的挡住的感觉,我要快点儿,再快点儿!

        我一边跑,一边把冰镐从背包里拿了出来,除了随身装着各类零碎,法器的小黄包,我连背包都丢弃了,这样速度可以更快一些。

        同样的,如雪和承心哥也是这样做的!

        ‘澎’,我再次摔倒了,身体随着冰面滑行了怕有将近10米,停下来以后,我想也不想的就继续跑,只是鼻子在刚才被撞得生疼,随手抹了一把,那鲜红的鼻血就糊弄了一手,这还跑得真够狼狈的。

        不过,拉风的是,哥们身后跟着好几十个人在追啊,我有一种拍大片儿的感觉,觉得自己‘英雄’了一把!

        咬着牙,我几乎是跑到了自己速度的极限,由于路滑,身体简直是随着一种奇妙的惯性在前行,摔倒,滑行,站起来继续奔跑,这每一分每一秒都感觉激烈到了极点!

        但好在,那条神奇的冰路,就在我们眼前二十米不到的地方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傻虎,才发现傻虎才是最狼狈的那一个,被几十个鬼头所纠缠,我沟通着傻虎,几乎是狂吼着喊到:“傻虎,撑住了,马上就到了!”

        而自己更加加快了速度!

        终于,冰路就在眼前了,可是这种寒冰形成的坡路,如果没有专门的工具,要爬上去不知道要费多少的力气,但好在我有冰镐,用力的敲击在冰面上,牢牢的固定住,凭借着臂力,我终于是第一个爬上了这条冰路!

        快,快,要再快一些,这条冰路根本不能让人正常行走,只能在上面爬行,可是我们几个到底还是上来了,由于陡峭,只是几个前行,我们就已经到了比较高的位置,我回头一看,好笑的发现,这些仓促追上来的人由于没带工具,挤在下面,根本一时半会儿都上不了这条冰路!

        终于要安全一些了,我长舒了一口气,真正麻烦的是那些鬼头,不能让傻虎再战了,这样下去,傻虎会受伤的,我第一时间召唤回了傻虎,然后冲着那边大喊到:“跑得和尚跑不了庙,这上面也只有一条路,我还能跑到哪里去?你们要把我从这上面逼下来摔死了,你们什么也拿不到。”

        是的,我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冲到前面去占据一个地利的优势,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在这个时候就是挟优势来威胁了。

        毕竟我是一个修者,他们邪修太清楚了,想要用鬼头来控制我,根本就不现实,我完全是有可能鱼死网破的,而且我那一句只有一条路,也真的是事实!

        这句话到底起了作用,邪修们收回了自己的鬼头,那些追逐我的人,也不是那么慌忙了,我们终于可以安心的上山了。

        见形势平定了,承心哥在我身后一边努力的用冰镐帮助自己前行着,一边说到:“承一,真有你的,知道跑在前面占据地利优势,你是怎么知道的,不能让医字脉的人站在顺风的高处,一旦我占据了这种地利优势,他们就完了!简直太聪明了,表扬一个。”

        我一头冷汗,我知道个屁的医字脉站高处好办事儿啊,我根本就是想到的自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英雄气概了!

        可是我绝对不会和承心哥说这个,算是默认了承心哥的话,要我承认了,我怕承心哥在愤怒之下,一脚把我从这陡峭的冰路上给踢下去。

        冰路不长,大概也就是二十几米的样子,连接了山峰和河流,只是非常的陡峭罢了,在专业工具的帮助下,我们爬这二十几米的冰路也是相当的费时费力,一条短短的冰路,我们竟然爬了十几分钟才到了尽头。

        我是第一个站到了那座怪异的山峰上的,只是一站上去,我就发现在山峰上飘荡的雾气包围了我,但并不影响我的视线,反而给我带来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就像这雾气有滋养的作用,让我有些疲惫的身体和精神都感觉到了一阵阵的舒服。

        这雾气有什么古怪吗?我来不及打量周围的环境,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此!可是就算有什么古怪,都扯到一些大能之人,甚至龙了,也不是我这个小虾米能看出什么来的。

        我看了一眼我所处的环境,让发现就这个高度,离冰面不过十几米的高度,就让我觉得头晕目眩,因为这地势实在是太危险了,没有护栏的简陋石梯,只有两米不到的宽度,站在这石梯上面,怎么可能不头晕目眩?

        更别提这山峰不是一般的高,至少我抬头看了一眼,不算笼罩在雾气中看不清楚的地方,就算我看见的高度,至少都有好几百米!

        真够吓人的!

        不过,这事情不是关键,我小心翼翼的贴着山壁,让如雪和承心哥带着小喜小毛走到了我前面,至于吴老鬼不用担心,它是飘的,1万米和1米对它来说没有区别。

        刚才我喊的好,说是没有路可逃,可是这一刻,看着冰路,我却有了新的想法——火龙术!是不是给他们制造一点儿麻烦,再拖延一点儿时间呢?

        火龙术不足以毁掉冰路,但拖延时间绝对没有问题。

        可是,下一刻,我准备施术时,却彻底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