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三章 见证奇迹(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三章 见证奇迹(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只一眼就有了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我和傻虎灵魂相连,傻虎在持续的悲鸣,而我想拍拍傻虎的背,却悲哀的发现傻虎只是一个灵体,我不能给它这样的安抚。

        我轻轻的抚开雪花,傻虎的身体终于完整的露了出来,我下意识的去观察虎爪,发现左边的虎掌上确实少了一根原本应该最长的虎爪。

        傻虎也留有残魂在这里吗?我下意识的这样想着,却发现雪下有模糊的字的痕迹,我赶紧拨开来看,果然在傻虎的尸体旁边,有几排竖着的小字。

        字不知道是用什么所写,就如刻在了这个石台上,而书写的方式采用的是并不深奥难懂的文言文,对于我这种经常看道家古籍的人来说,一点儿难度都没有,很快就读懂了其中的意思。

        大概就是说,傻虎常常下山残害相邻,手上人命已经过百,怀疑它已经嗜人肉上瘾了,偏偏它又是大妖,如果不除去它,会有更多的人命葬送在它手上,所以和傻虎在这深林子里大战一场,终于降服了傻虎,并且遵从它最终的遗愿,把它带到了生前最爱的地方安葬,只是在这傻虎将死未死之际,忽然感应到傻虎刻意犯下太多人命,上天多半会惩罚这个大妖,让它魂飞魄散,在那个时候,剪除傻虎的人联想起自己所学之秘法,同时又感慨妖物修行不易,或可给它一线生机,于是用秘法从上天手里‘抢’回了傻虎的一缕残魂。

        最后一句则说,此举逆天,为此也能感觉到自己会遭劫,减寿,但不后悔,察觉今日所为,在以后能隐隐为自己的徒子徒孙结下一段善缘。

        文字的记载到这里就完了,落款则是李一光,这是用特殊的符号表示的名字,可是我们老李一脉却太熟悉,这是我们老李一脉的秘密,师祖会用特殊的符号来书写自己的名字。

        原来如此,其实看到字迹的第一眼,那熟悉的笔迹就让我知道是师祖了,不过我并没有太大的惊奇,只因为我从小就知道,这是我身上的虎爪是来自于师祖所灭的一只虎妖,能看见他的留字多少有一些理所当然的意思。

        所以,看完留字我也知道了,傻虎的残魂为什么比起其它几个大妖的残魂‘虚弱’了许多,在我灵觉如此强大的情况下,温养了那么多年,都傻乎乎的感觉,原来它是师祖‘逆天’,用大神通在老天手里抢来的一丝残魂啊,而不是自主留魂,自然也就少了几分灵动。

        这也说明了一件事儿,傻虎的尸体就是空尸体,并没有预留有残魂,它能在虎爪里保有一丝残魂都是诸多不易了!

        最后,师祖料事如神,他的此举真的促成了我和傻虎的缘分,师父当年估计也察觉到了虎爪里的虚弱虎魂,以我的情况用虚弱的虎之煞气为我辟邪,也是刚好,可惜师祖走的太匆忙,师父根本就不知道这虎爪的意义

        往事想起,也就太错综复杂,总之该是我和傻虎的缘分,那就是怎么也跑不掉的。

        对于傻虎我并没有隐瞒什么,尽量的跟它交流着文字上所记载的一切,没理由我会瞒着我的共生魂,即使是我师祖动手杀的它。

        傻虎的理解能力有限,我给它表达的很费力,但占着共生魂的优势,它好歹理解了这文字上的记载,接着就是一股愤怒的情绪传递给了我,不是我担心的傻虎会记恨我师祖,毕竟真正的妖虎已经不在了,它只是一缕妖魂的残魂,它的记忆情感都和我相连,傻虎给我表达的愤怒是,你丫骗我吧?吃人的老虎会是我?不,我绝对不相信,我是一只好老虎诸如此类的。

        我无言的看着傻虎,眼神责备,那意思就是我会骗你吗?以前你不是因为贪嘴,不顾天道惩罚,会落得这个下场吗?别说不是你干的事儿,看你这模样,就知道这种事儿就是你做的事儿!

        面对我的回应,傻虎冲我‘愤怒’的咆哮,我却望着傻虎低声说到:“兄弟,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有我陈承一在,你会越来越完整的,直到有一天真正的找回你自己。”

        傻虎听到了这段话,忽然就不再咆哮了,而是感动的冲着我低呜,它想用大脑袋来蹭蹭我,无奈也只是灵体,最终,我察觉到了傻虎看着这石台和尸体,有一丝落寞,但也只是一瞬间,就不再留恋,反而选择回归了我的灵魂。

        我蹲下来拍了拍趴在石台上的虎尸,口中低声念叨了一句:“好兄弟。”也才恍然发现,从这个角度望出去,竟然是在嫩狐狸洞穴里看见的壁画之风景,那苍茫的山景竟然一模一样,原来那壁画上表达的‘巅峰’平台就在这里,曾经傻虎最爱在这里趴着,嫩狐狸也曾来过

        可惜的是,现在嫩狐狸在横骨里沉睡,不然它会有什么感触呢?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就冷汗了,想起那三个家伙的不靠谱,能指望它们有什么感慨?

        也就在这时,承心哥的声音传来:“承一,好了没有,吴老鬼说时间快到了,咱们要抓紧时间去仙人墓。”

        我应了一声,从石台上跳了下来,就看见吴老鬼激动的对我说到:“承一,再有一个小时,就能真正的去到仙人墓了,你赶紧得想想办法啊,这么多人围着,你得想个办法咋去啊?”

        时间快到了,这句话要怎么理解?至于办法,我早就想到了,无非就是光棍耍赖到底,一切到了仙人墓再说,我对吴老鬼说到:“你放心,办法是有的,但是什么是时间快到了,你给我说说?”

        吴老鬼听说我有办法也就放了心,对我说到:“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就要开始了,咱们一起到那个洞口,就能把仙人之路看个清楚。”

        仙人之路?有意思!我越发的觉得这个仙人墓的一切都太有意思了,从某个侧面几乎是展现了神话的力量,今天能亲自见证也算不错。

        当下,我也就不迟疑,走在前面,率先朝着洞口走去,这一次连如雪都露出了好奇的神奇,毕竟仁花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一段,她也想知道仙人之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一靠近了洞口,我就打了一个冷颤,这是冷,真正的冷,比起那一天我下水取魂,还让我感觉到冷!

        原本进洞时,我就听见了北风呼号,到这个时候出洞,那风声几乎变成了怒吼一般,竟然有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

        “承一,为什么说几百年才能来一次,就是因为那座山呵,几百年才会从迷雾中显出半截真面目,其余的日子只能看见下面那条江,是看不见这山的。”在狂风的怒吼中,吴老鬼扯着嗓子对我喊到。

        我盯着那座山峰,听到吴老鬼的解释,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传说中的障眼之阵!!从古至今,能成功运用它的就没有几个道士!

        现在所流传的障眼之阵,大多数都只是利用地形,利用人的视觉差,甚至是人的心理漏洞布置而成的,我完全没有想到,在我眼前还有个真正的障眼之阵存在,这是真正的奇迹。

        “好冷啊。”承心哥扯着嗓子喊到!

        面对承心哥的呼喊,吴老鬼说到:“这算啥冷?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吴老鬼的话刚落音,温度像陡然再降了几度,接着吴老鬼扯着嗓子喊到:“看河,看下面的河!”

        我们赶紧依言,开始紧盯着那一段河流,那一段水流急促的让人望而生畏的河流,竟然在这一刻水流开始放缓了!

        一切只因为它开始结冰了!异常的诡异的是河流是从两岸慢慢的朝着中间开始结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