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一章 到达 为sz那时花开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一章 到达 为sz那时花开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你紧张吗?”在山里行走了大半个月,我们基本上已经习惯了这种积雪而没有具体线路的大山了,一座小山脉对于我们来说,真的不是问题,在下午一点多的时间,我们就已经来到了这座山脉的山顶,下了这个山坡,再有一里多路,就是最后一个大妖之墓了,接着,就是龙之墓!

        站在这里的时候,承心哥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我不紧张,我只是还舍不得如雪。”我微带喘息的说着话,手里紧紧握着的是如雪的手,呼出的热气儿照样是一阵儿白烟,散在了空气中,可是我对如雪感情,即使分开,它也存在于我们的过往,不会消散,这是我放下的理由,那是我们的永恒。

        “舍不得,已经得了,也就不存在舍了。”承心哥扶了扶眼镜,小声说了一句:“沈星最后的承诺,何尝又不是我的得?”

        我笑笑,我能理解,如雪握我的手紧了一下,那是她对我的回应。

        我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对着那边莫名其妙的笼罩着一层看也看不清的白雾的远方大喊了一句:“龙之墓,我来了,你等着。”

        吴老鬼也跟着喊:“大哥,二哥,三哥,四哥,我又回来了,这次我是来给你们报仇的,你们看着啊!”

        承心哥眼镜底下精光一闪,倒不跟着我们发疯,就小声的阴笑着说到:“参精,你的主人来了。”吓得在他旁边的小喜和小毛,立刻倒退了两步,和他保持距离,而如雪笑。

        我望着如雪也笑,干脆一把把行李包使劲的往山下一扔,牵着如雪的手,朝着山下冲去,承心哥在后面莫名其妙的说到:“这小子,找青春呢?”

        说完,他也跟着冲了下来,跟着一起笑,光棍老李一脉,把如雪也带成‘光棍’了,也不知道那边的人有没有听到我嚣张的喊声,估计肖承乾听见了会评论一句这小子疯了吧。

        剩下的路,的确没有多少了,下了山坡,那一片林子就莫名的笼罩在了一片深深的白雾当中,这是我们远远的就看见的,山里人看见这个不会觉得稀罕,毕竟山林就是这样,哪里会想到这里真的不对劲儿,有个龙之墓呢?

        踏入这片白雾之林,我们就再也欢乐不起来了,只是走了几十米,我们就感觉到严重的不对劲儿,因为这里冷,非常的冷,已经超出了外面那种寒冷太多。

        吴老鬼来过一次,倒也不觉得稀奇,它卖起了关子:“这里要不这冷,就绝对到不了那仙人墓呐。”

        说完这句话以后,吴老鬼一副得瑟的表情,那意思大概就是你来问我啊,问我啊,可惜我们谁也没问它,怎么回事儿,到了地儿,不也就知道了吗?

        这里这么冷,莫名的积雪却不深,我们走在林子里,很快又发现了新的问题,老林子里自然是有阔叶树的,但是到了冬天一般叶子都掉光了,成了树杈杈,这片林子很神奇的是每一颗树都枝繁叶茂的,积雪积在了树上,反倒让地上积雪不深,行走起来比外面轻松了多了。

        承心哥把手贴上树上,仔细的感觉了一下,然后眼睛一眯,评价了一句:“好强大的生机。”

        “你咋知道的?”吴老鬼一副你怎么能知道的样子,追问着承心哥。

        承心哥取下眼镜擦了擦,说到:“这有什么困难的,我是医字脉的人,用秘法感受一下植物的生机很正常啊。”

        吴老鬼哼了一声,不理承心哥了,在吴老鬼的世界里,能得瑟的人只有它自己,承心哥得瑟了,它咋能给捧场?

        不过它到底是关不住话的人,承心哥这么一说,它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说起来,当初那个犊子也是有本事的人儿,我们当年来这老林子也是这节气,冷啊!那冰冷刺骨的感觉我现在都还记得!可那时候,我们也发现了这片林子不对劲儿,咋大冬天的不掉叶子呢?特别是这里又这冷,你们猜结果那犊子咋说?”

        我和承心哥早就熟悉了吴老鬼这一套,故意做出一副你爱说不说的样儿,吴老鬼无语了,又忍不住,只得说到:“那犊子说,这仙人墓葬的是仙人,虽然身死,但身体蕴含的强大能量何其多?一般人是腐烂了,化作了泥土里的生机,可这仙人的能量释放出来,就是大量的生机,滋养了这一片儿地方呐!对了,他还说,这老林子里,有灵的草木太多了,很多灵草灵木会自己跑路来着,见这片儿地生机盎然的,就自己跑来了,仙人墓又不拦植物,所以仙人墓里这天才地宝是多着呢!”

        吴老鬼说完,得瑟的看着承心哥,然后说到:“所以参精算啥?说不定各种奇药都有呢。”

        承心哥又开始喘粗气了,我赶紧的,从树上撸了一把雪下来,啪一声糊承心哥脸上了,说到:“承心哥,注定形象,冷静点儿。”

        承心哥眼睛一眯,又是精光一闪,然后勉强维持镇定的说到:“我的,都是我的,上好的灵药不能浪费,过我手,得救多少人呐!”

        “也别听吴老鬼瞎吹,它又没进去过,能知道是啥情况?”我拉着如雪的手,继续在这片诡异的林子里走着,顺便让一听到药材就疯狂的承心哥冷静一点儿。

        一里多路,走不了多久也就到了,我们其实在这之前,就已经发现了,林子的尽头竟然是一片悬崖,因为前面看出去竟然是深邃的蓝天!大妖墓在哪儿?龙之墓又在哪儿?

        而在这片林子的边缘,已经聚集了泾渭分明的上百人,具体有多少,我已经懒得去细数了。

        “如雪,你怕吗?”我望着那些人,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忽然停下问到如雪。

        如雪的眼光只是朝着左边看去,很是平静的回答我:“一群人,又有什么好怕的?”

        在这片悬崖对出去的左边,有一座突兀的山峰,笔直,高挺,就莫名其妙的如同一片平地上插了一支钢笔一般的立在那里,白雪之下,竟然看不到一条上去的路,也根本没办法上去,因为它几乎没有倾斜度,看起来全是90度的直角,四面都是,而山峰有一半都笼罩在白雾之下,那里就是仙人墓,龙之墓吗?为什么在那边我根本就看见这座奇异的山峰?这是老林子应该有的地形吗?又不是张家界!

        尽管有疑问,我还是没所谓的转头,带着一丝冷笑看着那群目光全部盯着我们的人,脚步反而镇定了,拉着如雪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就如如雪所说,一群人有什么好怕的?

        我的身后是吹着口哨的承心哥,强作镇定的吴老鬼,还有小喜小毛,亦是亦步亦趋的跟着我,到了这一步,谁都没有退缩。

        有什么好退缩的,已经走到了这里,在离这群人还有10多米的时候,我忽然大吼了一句:“滚开!”

        那些人立刻目光不善的盯着我,有人在人群中发出了一声冷哼:“小子,够嚣张的啊?”

        还有人七嘴八舌的骂我。

        “真以为自己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吗?”

        “他妈的,这小子一脸欠揍样,年轻一辈第一人,靠着师门的名气吹出来的吧?”

        “就是,老李一脉的徒子徒孙,懂什么叫修者圈子吗?”

        只有一个声音弱弱的说到:“承一,滚开也包括我吗?”

        我一看,是肖承乾带着笑容看着我,他果然也是在人群当中,另外,在人群当中还有另外一道目光也颇有深意的看着我,是林辰,他来这里了,我是知道的。

        只不过他看我的目光复杂,估计也是对我敌友难分的状态。

        我对这肖承乾笑了笑,然后说到:“不滚是吗?没有我,你们谁有本事取到大妖之魂,尽管去,我滚就好了。”

        没人说话了,修者从某一个角度来说,更加的在意一些外物,毕竟修炼一途艰难,财侣法地,都有要求,他们犯不着和我口舌之争,也不会去强争那口舌之气。

        如雪在我耳边说到:“够嚣张的啊?”

        我笑着也不避讳的说到:“这些家伙反正会翻脸,那就不用给他们脸了,不如嚣张到底好了,心里还没有闷气儿。”

        “就是。”承心哥也吹了一声口哨,然后我们继续前行。

        那些人竟然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我心想,这下老子风光了,就算这一次战死了,老子也算是一句话震住了两个厉害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