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章 最后的安然之夜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章 最后的安然之夜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和我预料的一样,这只二懒龟的魂魄完整程度真的比其它的大妖残魂高的多,这几天的赶路,我一无聊就探查这只‘烦躁’的二懒龟,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完整到什么程度?甚至了超过了我滋养多年,最近又狂进补的傻虎!它有二魂,三魄!

        这让我震惊,可是二懒龟的状态也让我小小的忧郁,因为嫩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二懒龟交流过,二懒龟悲愤的发现,它的背上刻的字竟然是懒龟一只,所以它愤怒了。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在漫长的寿命中,已经习惯了这四个字的陪伴,一时之间竟然舍不得从残魂的表现形式上去掉这四个字,所以表现的颇为‘烦躁’!

        而我忧郁的原因则是因为,这只二懒龟是暂时跟随着我的,它一烦躁就不知道发什么毛病,坚持不懈的往我脑袋上爬,虽说它是灵体吧,可是毕竟是大妖之灵,大家都看得见。

        它压根儿就不考虑我做为一个男人的感受!顶着一只乌龟在脑袋上算怎么一回事儿?

        但这只是我们赶路中的一个小插曲,算是为大家越来越紧张的心情增加了一剂调味剂,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取得二懒龟的第四天,我们终于快要接近仙人墓了。

        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些,毕竟仙人墓所处的位置是深林子中的深林子了,老张也不是那么熟悉,虽然有两队人马在我们清剿一路上的危险,可是掩盖在白雪之下的地形的危险,可不是那么好看透的,必须依靠老张的经验。

        就算如此小心,放慢脚程,可有一次沁淮和承心哥还是差点掉进一个雪窝子,好在老张和走在后面的我们反应快,才及时拉住了他们。

        但无论怎样,走到今天我们已经快接近目的地了,却越发的觉得这片深林子诡异了,奇峰突起,地形变化万千,连动物都很少见,老张这样经验丰富的猎人出去为我们找吃的,竟然都是无功而返。

        好在我们还有一些留存的干粮,和老张特意腌制了一下的以前的肉食,才不至于饿肚子,不过老张倒是很愧疚,他总认为有新鲜的吃食,和滚烫的热汤,才能让人有气力。

        他是一个好人,所以,我得考虑老张的问题了。

        这一夜,应该是要面对大战之前,最后一个安然之夜了吧?在地图上,我就曾经看过,最后一个大妖之墓离仙人墓很近,但根据现实的脚程,我才发现,最后一个大妖之墓,就在仙人墓的附近,不超过5里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估计那俩帮子人在那里等着我,也不一定,所以,说是最后一个安然之夜也不过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会是怎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

        篝火熊熊的燃烧着,围着篝火,我们喝着压缩饼干加水,加肉干做的糊糊,老张还在烤着腌制了的肉,我心事沉重,挂念着诸多的问题,反而没什么食欲,喝完一碗糊糊之后,我放下了饭盒子,摸出一支烟点燃了,我觉得有些话我必须得说了,虽然我舍不得分离。

        “老张。”酝酿了一会儿,我开口了。

        “嗯?”老张抬起头,依旧是那张带着微微笑意的憨厚的脸,不过看我放下了碗,他有些激动的说到:“嘎哈啊?承一,你那么大个小伙子,最近事儿又说,只吃这么一点儿?”

        “等一下再吃,老张,我是有事儿想说。”我认真的说到。

        我这么一说,老张不开口了,大家也都望着我,静待我的下文,我吐了一口烟,有些不舍的说到:“老张,咱们进这老林子也大半个月,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真的觉得把你当我老大哥,所以我必须要把事情给你说清楚。”

        “嗯呐,你说。”老张被我那么严肃的样子,搞得有些不适应,习惯性的摸出了旱烟,等待着我继续说。

        “老张,今夜过后,你就不必跟着我们了,你知道,我不是为了瞒你什么,这一路走来,你也接触了不少匪夷所思的事儿,我们从来没有避讳着你什么!让你不跟着我们了,是因为接下来会很危险,你知道的,有两伙人盯上了咱们,一到仙人墓就要和我们打架了,我担心我们到时候顾不上你,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会一辈子都不安的。”我很真诚的说到。

        承心哥和如雪也在旁边点头,吴老鬼也接了一句:“是这个理儿,老张,接下来你不能够去了啊。”

        老张没说话,看着我,而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如雪也开口了:“沁淮,如月,你们也不要跟去了,和老张一起吧。”

        如雪没说多余的话,因为理由我都已经说了,和老张的理由是一样的,沁淮听了没说话,他和我认识了那么多年,心中清楚,有时候修者的战斗,他帮不上忙,或者还会成为‘负累’。

        只是,我也看见,沁淮眼中有着渴望,龙之墓,谁不渴望去见识一下?

        相比于沁淮的淡定,如月就激动了,她一下子就放下碗,语气急促的说到:“姐姐,我要去,我必须去,你不会认为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吧?我也是月堰苗寨出来的蛊女,姑奶奶教你的,也教了我,我就是要去。”

        “如月,别任性。”如雪平静但不容置疑的说到。

        “我就是任性了,和你相处的时间已经不多,你没权利剥夺这个,我必须去。”如月没有一丝一毫退缩的意思。

        如雪不说话了,沁淮在这个时候,也小声的开口:“承一,你让我陪着如月吧?你别拒绝我,你要嫌弃我是个负累,那就算了。”

        “我”我瞪了沁淮一眼,被他咽得说不出话来。

        老张这时也说到:“承一,我也是想去的,一路走了那么久,我想陪你们到最后。”

        我沉默了,然后一股子火气一下子窜了上来,狠狠的掐灭了烟头,吼到:“不许去,你们觉得可以拿生命开玩笑,可我不会拿你们的生命开玩笑!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们是要留在这里等我们,还是提前出老林子我不管,总之让白灰儿跟着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一个都不许去。”

        我很少发脾气,但这一次就下定了决心,老张讪讪的不开口了,他明事理,知道我是为他好,沁淮也不跟着胡闹了,只有如月,一双大眼睛里氤氲了水汽,恨恨的看着我。

        那一刻我有些恍然,就像回到了小时候竹林小筑的岁月,她就是常常这么装,可是此刻也绝对不是我心软的时候,我说了一句:“你哭也没用,你一定闹着要去,我真的能下手抽你。”

        如雪也没开口,仿佛是默认了我的这些话,如月一跺脚,真的哭了,然后转身跑远,如雪歉疚的看了大家一眼,追了过去,我没说话,我相信如雪心中也一定对如月不舍,对寨子不舍,让她们多说说话吧,多劝解一下也是好的。

        “分开总是难过的,老张,来,整一杯吧,小喜小毛,老吴,都盼着和老乡整一次酒,我们这次先整一次,如果顺利回来了,到你家做客。”承心哥忽然摸出了老张的酒袋,故作开心的说着,尽管气氛还是有一些难过。

        老张却激动了,嘴唇都在颤抖,他忙不迭的点头,说着:“好好,你们一定得回来,我真等你们来我家做客,不,我就在这儿等着你们,到时候,叫我媳妇儿弄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上好的烙饼子,最纯的高粱酒,都管够,咱们好好喝一台!”

        “嗯,好好喝一台。”承心哥大声的说到,也是替我们大家说到。

        ——————————————分割线————————————————

        天到底是亮了,早晨开始就洋洋洒洒的飘起了大雪,刚才还六个人,外加小喜小毛白灰儿吴老鬼的队伍,就只剩下了我,承心哥,如雪带着吴老鬼和小喜小毛上路。

        他们在我的强硬之下,是不敢跟来了,但无论我怎么劝说,就是坚定的要留在这里等着我们归来。

        剩下的路,已经不长了,老张又特地的指点过我们,翻过那一座小山脉,应该就是地图上标示的地方,他还告诉我,那个地方是绝对的神秘之地,在山里人的说法来看,说是上千年没人进去过,也不是夸张。

        或者真的不是夸张吧,龙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