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八章 最后一只妖魂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八章 最后一只妖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看着地图,我们的行程怕还需要四天,才能到达下一个大妖之墓,还有三天的时间,才能达到那个仙人墓,而有趣的是,最后一个大妖之墓就紧贴着仙人墓,没多远的距离。

        莫非有一个是傻虎之墓?我看地图的时候是这样想的,如雪已经明确的告诉我,傻虎就是大妖之魂之一,但清楚明确的有四个墓,我这样的推断也不算错。

        当然,这样的行程计算,是要一切顺利,我们才能在一个星期之内到达仙人墓,按照老张的说法,这一路上是有7个险地的,如今看来我们莫名的经过了三个都没出事,谁能担保剩下的就一定不出事?

        小喜小毛倒是告诉我们,剩下的四个险地,都是有妖物的。

        我倒不是多在意,如果有妖物挡路,那就战!我是一定要把如雪顺利的送进仙人墓的。

        在路上承心哥问我:“承一啊,如果傻虎也算一个的话,那咱们的大妖之魂,就少一个啊,咋办?”

        “是啊,如果是师祖留下的,4个是恰好的,毕竟命卜二脉继承的都是同一人,师祖再怎么神奇,也是一个人,他肯定没有算到有承愿的存在,在当年,咱们的小师姑是很早就先去了。”我也皱着眉头,这事儿说起来有些麻烦。

        不管承愿是什么时候入门的,她也是得到了咱们师父的共同认可,无论如何也算我们老李一脉的人,绝对不会把这个小师妹排除在外。

        就如当年,在竹林小筑,她这般指责我,连那么重要的事情都扔下了她。

        面对我的回答,承心哥说到:“你别在那儿分析原因,我说的关键是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我一边赶路一边低头沉思,忽然我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不过这件事必须和元懿大哥商量了。

        我低声的跟承心哥说了,承心哥说到:“小师妹无论如何该照顾一二,如果元懿大哥不同意,嫩狐狸就给承愿。”

        “嗯。”我点头答应了,我总有感觉,每个人都有大妖之魂,是接下来我们老李一脉倾巢而出,寻找蓬莱行动的关键。

        —————————————————分割线——————————————————

        走到下一个大妖之墓的地点,我越发的觉得这一切像一个‘阳谋’!

        三天半的时候,我们就这样无比顺利的赶到了下一个大妖之墓,没有遇见任何一点点阻碍,原本经过两个险地的时候,我们还特别的战战兢兢,结果想去沟通交流的小喜告诉我,这里的妖物不见了。

        不见了?承心哥听闻就冷笑了一声,也怪不得承心哥冷笑,这件事只要仔细想一想,怕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妖魂为四,我得其二,更不要说他们还不知道的傻虎之魂!

        而由于师祖的刻意安排,能顺利取魂的怕只有我们老李一脉,他们要是不傻,怕就已经看清楚问题的关键了,原来取魂这件事,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只有我能取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再聪明一点儿,就会在仙人墓彻底打开的时候,再各凭本事去争抢,为了保证我这个关键的‘钥匙’不出什么意外,一路为我清理‘障碍’,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事实证明,他们真的聪明,果然这样做了!

        而事实也证明,他们看不起势单力薄的我们,就把我们当‘钥匙’看了。

        所以,承心哥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才会冷笑,手里把玩着一个精致的小药瓶,那神情就是在说,鹿死谁手还要等到最后。

        我是懒得计较这些,分析出了这个事实,我自然也乐得轻松,而看着最后一个大妖之墓,我才真正的颇为头疼!

        因为最后一个大妖之墓,不是在陆地上,而是在一段河流汇聚成的一个小湖里!

        在这天寒地冻的日子,那个小湖是早已经冻上了,不过从冰面上的痕迹来看,这里怕是曾经‘热闹’过,但估计掺和进来的两帮人都是无功而返了而已。

        “就是在这湖面之下,有一个入口,这个大妖之墓只能一个人进去。”发言的是小喜,它说这话的时候,大家齐刷刷的看着我,而我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取魂是我,那么下去的也只能是我。

        承心哥叼着一根烟,说到:“那还啰嗦啥?咱们破冰吧。”

        吴老鬼在旁边‘惋惜’的说到:“那我就只能给大家加油了昂。”

        沁淮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了一句:“节哀顺变啊,哥们,别冻的阳痿了。”

        这话一说,如雪狠狠瞪了沁淮一眼,沁淮一缩脖子,不再言语了。

        破冰的工作做的很是顺利,毕竟已经有两拨儿人来过,这冰面是重新冻上的,冰层并不是很厚,我在旁边咬牙脱了衣服,只剩一层单衣在身上,用冰凉的水不停的拍打自己,适应了好一阵儿,才咬牙下了水!

        一入水,才发现这水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冰凉,加上良好的身体底子,勉强还能适应,不过这到底不是有专业设备的潜水,虽然我自小修习道家气功,在水下一口气息也不能坚持太久,在这珍贵的时间里,我必须抓紧时间找到那个洞口。

        水下比我想象的还要清澈一些,眼睛也能勉强睁开看清楚一些事物,我以为洞口会很难寻找,却不想就在我们破冰一侧不远的距离之处,那是靠近一座山脚的岸边,但洞的入口确实隐藏在水里,不下这个湖根本进不了洞。

        我快速的游了过去,从那满是湖底淤泥的洞口怕了进去。

        洞口的一半淹没在水里,但是爬进去几步之后,就没有水了,倒让人想起‘水獭’一类动物的窝,莫非是一只水獭?我颇为无聊的想着。

        原本以为穿的那么单薄会很冷,但很奇特的是那些淤泥有些温暖的意思,我蹭了一身,倒也不怎么觉得冷了,很是干脆的往里爬着。

        和卖萌蛇的老窝一样,这个洞口也是向上倾斜的,也是越走越宽阔,我原本在下水之前担心虫子的存在,却被如雪告知,她现在和虫王的契合度已经很高了,她在之前就已经放出了虫王,从一些小的缝隙入洞,让虫王暂时指挥着那些虫子钻入了洞壁。

        其实这件事情,他们把我当成钥匙是不对的,没有如雪,我一样不能取得大妖之魂,就因为这些虫子的存在。

        不过,那些人一定也是吃了虫子的苦头吧,我这样想着,说不定他们以为我才是控制虫子的关键!

        一边瞎想着,一边就已经走到了洞的尽头,那实际性的黑暗依旧存在,我拿出密封在塑料袋里的手电,一点一点的寻找,终于也在其中一个地方找到了长明吊灯,仿佛是计算到了什么一样,这盏吊灯竟然位置不搞,我稍微借着旁边的石头爬一下就能顺利点燃。

        我没有去想太多,赶紧的从塑料袋里摸出打火机,点亮了这盏吊灯,温暖的黄色灯光倾斜了下来,终于驱散了那笼罩的黑暗。

        看着灯光,身子有些冷的我,也自觉心里多了一些温暖。

        这时,我才借着灯光打量起了这个洞穴,不得不说,这个洞穴的‘主人’是一个十足的懒货,比起巨蛇的洞穴还要粗糙。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就好比是一头猪在拱泥巴,拱出一个坑洞了,就算洞穴,但我也敏感的发现,这个洞穴和嫩狐狸的洞穴是在一条‘阴脉’之上,地势对于妖物来说,却是绝佳之地。

        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懒货,我心里念叨着,开始寻找起目标来,下水之前,我曾经问过如雪,这里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如雪却跟我玩神秘,说让我自己下去看。

        我自己下去看,我在哪里收魂啊?毕竟那些大妖都把残魂藏在要紧的位置。

        如雪却笑着跟我说,这水下的家伙,你只管大范围的搜索,就能找到它的残魂!

        是这么一回事儿吗?我暗想到,与此同时,我终于看见了洞穴的主人,于我来说的最后一只大妖之魂!怪不得我差点没有发现它,虽然它是如此的巨大,可是那背壳的颜色已经完全和淤泥混为一体了。

        在我面前的是一只巨大的乌龟,身体因为虫子的离开,早已经干瘪,剩下一个龟壳再那里,依旧保持着惊人的威势,厚重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