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七章 笑对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七章 笑对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一入龙墓弃凡尘!

        我默念着这句话,一下子颓然的躺倒在了那块大石之上,如雪,这个的女子的名字就预示了她的一生吗?纯白,圣洁,冬天落入凡间,到了春天,终究还是要变做水汽回到天上的。

        高岭之雪,怎么会落入凡尘?是我奢望了!

        感觉一生都在离别,少时离家,长大离师,到如今,要离了自己的恋人,我还可以活得再坚强一些吗?

        手心一阵温暖,原来是如雪把她的脸贴在了我的手心,她的声音飘忽,对我说到:“承一,小时候我在寨子里也没什么娱乐,最盼望的就是那时候还年轻的六姐从寨子外回来,因为她总会带给我几本好看的书,看书时,都盼望好人一帆风顺,恋人终成眷属,不再分离,若是遇见了悲剧,心里总是不忿,怨着写书之人怎么不肯给一个好一些的结局。”

        我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已经慢慢的涌上了眼眶,看着如雪贴着我手心的侧脸,在一轮清月的照耀下,依旧是那么美,我已经无法言说自己的心伤。

        她弃凡尘,我失恋人,我们就是那书里悲伤的结局吗?我该怨的是命运这个作者吗?

        “可是到了后来,我长大了,虽然没出过寨子,慢慢的也看懂了寨子里的人情世故,情爱纠葛,我才发现原来书里盼望着一个圆满,就像小时候吃糖是想吃甜的那样,可是生活里哪有总是吃糖的?再后来,书依然的是看的,再看到了悲剧,却也就释然了,悲剧是在告诉我们人生真的不那么圆满,可是悲剧里的感情却总是记得比喜剧里的深,那样想着,这是不是也是悲剧的圆满呢?”如雪慢慢的诉说着。

        我的泪水已经从侧脸滑过,再多的语言,在此刻已是无力,我握紧了如雪的手,哽咽了好久,才说出了一句话:“我一定送你去仙人墓。”

        “是该你送我去的。”如雪如此说到。

        是的,我们还不舍最后的日子,能在一起多久就在一起多久吧,到了那一天,我会给如雪祝福,这就是我们的结局。

        ——————————————分割线———————————————

        沁淮和如月这次来也带着行李,所以到了晚上我们有了两个帐篷,如雪和我谈完以后,就被如月拉着去其中一个帐篷说话了。

        承心哥和老张,还有吴老鬼在另外一个帐篷睡了,小喜和小毛毕竟不是人,它们是不习惯睡在帐篷里的,还是习惯在野外,带着白灰儿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

        我睡不着,坐在篝火面前,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老张带来的烈酒,那肆虐在胸膛的火辣辣的感觉,多少能麻木一下全身疼痛的感觉,在我身边陪着我的是沁淮。

        “你和如雪的事情真的没有希望了?没有其它的办法可以替代?”我对沁淮没什么好隐瞒的,事情我已经对沁淮简单的说了一遍。

        沁淮叹息了一声,第一句问我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摇头,哪有什么可以替代的办法?如雪不可能比仁花天才,我自问更是比不过那阻止仁花之人,况且那人还极有可能是我师祖,如果有更好的办法,他们也不会联手布下这个影响了几百年后的我们这个局了。

        “承一,如果是那样,如果你是爷们的话,就干干脆脆的放下!当断不断,如雪也不能安心。”沁淮拿过了我手里的酒袋,也灌了一口,接着就连声的咳嗽起来了,这北方的酒太烈,这哥们儿连二锅头都不咋喝。

        我手搭在沁淮的肩膀上,说到:“我和如雪的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心里也已经决定了,其余的痛苦就交给时间吧。倒是你,怎么会和如月跑到这冰天雪地的林子里来了?”

        这是我早就想问的问题了。

        “是如月找到我的,她那个时候像疯了一样,说她姐姐出事儿了,她问我有没有办法最快的赶到东北老林子,因为如雪出发之前是和如月说过,她是和你一起去了东北老林子。”说到这里沁淮顿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包大重九递给我,说到:“好东西,别人搞了一些,送了我家老爷子两条,我就弄了半条,一直给你和酥肉一人留着一包。”

        我也不知道这叫大重九有什么好的,总之拆开就点了一支,沁淮啊肖承乾啊这种公子哥儿,他们口中的好,他们的品味我也不懂,只是觉着说不定沁淮倒是可以和肖承乾做个朋友。

        烟雾在寒冷的夜空中散开,我说到:“这冰天雪地的老林子是你们能乱来的吗?况且还是人迹罕至的深林子,你这是跟着如月胡闹吗?”

        “嗨,你也知道我,肯定是找了一些关系,才一路走到了这边!结果护送我们的人就遇见那老头儿一伙人,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段,也没见他们出手,护送我们的人就昏了,如月还想反抗,可是我听见他们提起你们,就叫如月别反抗”沁淮滔滔不绝的说到。

        而我却摆摆手打断了沁淮的话,其实沁淮这么一说,过程我大概是清楚的,毕竟沁淮是公子哥儿,多少还是能动用一些能量帮如月,然后靠着这些他们走到了老林子,然后遇见了何龙那一派系的人,而沁淮他们毕竟是普通人,面对拥有‘鬼头’的邪修,又怎么反抗?

        所以,就成了沁淮说的,没见出手,就已经‘输’了。

        后来,估计是沁淮机灵,想借着这些人找到我们,才有了那么巧合的一幕,我们从大妖墓出来,恰好遇见了带着沁淮和如月的何龙与那个阴沉老者。

        到如今,我不了解的只是那阴沉老者为什么了解虫子的事?而且从他说的只言片语来看,是非常的了解。

        这其中的关节我想不通,不过想不通我就不想了,毕竟结果是已经定了的,而且我总是还会遇见他们的。

        这样想着,我吐了一口烟,又再次灌了一口酒,才说到:“重点不是问你过程,现在你和如月不是好好的在我们身边了吗?重点是,你为啥会答应如月这丫头瞎折腾?难道你不知道危险吗?”

        “我哪能不知道?我没办法拒绝如月,因为她说,如果这次我能尽心尽力的帮她,她就嫁给我。当然需要我等等,等她心里清静了就嫁给我。还有,我估计得跟着她在寨子里生活一些时间吧,她说,如果她姐姐真的出事了,她必须帮着培养寨子里下一代蛊女,我想我还是愿意的。”沁淮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看着我,而是低着头自顾自的说。

        我一下子愣住了,拿着酒袋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沁淮幽幽的说到:“我也知道如月这不是心甘情愿的嫁给我,如果我仗着这点儿小帮忙就要如雪嫁我,那也是畜生,只是我拒绝不了她给我的希望,你明白的。”

        我是真的明白,那么多年,沁淮对如月的感情很真很真,真到他这个公子哥儿已经甘愿到云南去生活了。

        僵在半空中的手一下子重重的拍在了沁淮的肩膀上,说到:“什么都不用顾忌,我真心的希望你和如月都幸福,我祝福你们。”

        沁淮感动的看了我一眼,说到:“我懂!”

        夜,在盼望天明的时候,总是过得特别漫长,而在伤心的时候,却是恍然不觉就已天明。

        我几乎是一夜未眠,沁淮也陪着我,直到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我们才被承心哥强行拖回帐篷里去,囫囵睡了一会儿。

        这一天又将是新的行程,不同的只是我和如雪是在走着分别的倒计时,我想我需要一些时间去平复内心的伤痛。

        昨天的大雪下到夜里才消停,今天却莫名的出了太阳,就如生活,有分别当然也有重逢,也许重逢就如今天的太阳一般,那么让人预料不到的就出来了。

        不管我和如雪以后将是什么关系,我们的曾经不能否定,我坚信我们在分别过后,也终将重逢,不管是在哪一世。

        思而不能为,念而不能得,那只是一段的时间,师父早就告诉过我,人看到的不能只是眼前,更不能因为眼前放弃内心该有的安然。

        所以,望着阳光,我告诉自己是该在每一天的开始,笑着面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