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六章 一入龙墓弃凡尘 为鱼宝贝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六章 一入龙墓弃凡尘 为鱼宝贝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看我傻乎乎的样子,如雪笑了,我被她笑得莫名其妙,因为我抓破脑袋也想不出我这个问题有任何好笑的地方。

        但如雪到底不是如月,开怀大笑在如雪身上不怎么可能发生,她只是笑了一下,便收敛了笑容,然后说到:“当然是只有三只,因为第四只大妖在你脖子上。”

        在我脖子上,我下一大跳,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却一下子摸到了脖子上那根熟悉的链子,忽然我就什么都明白了,一把扯出那根链子,上面呆着一根虎爪,然后震惊的问到:“你是说?你是说傻虎就是那第四只大妖?”

        “是啊,傻虎就是那第四只大妖,你不要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中间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儿,承一,我没有这一部分记忆,可是在继承了仁花的记忆以后,我就是清楚的知道,傻虎就是第四只大妖,而且是大妖之首,主杀伐,它是最厉害的一只。”如雪给我解释到。

        我有些呆滞的望着在我眼前晃动的虎爪,这个我戴了32年的东西,到今天我才发现我第一次了解它!

        可如雪说傻虎是第四只大妖,那么阻止仁花的人就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我师祖老李了,但是老李为什么要杀傻虎?我想起了合魂之时的模糊记忆,傻虎的记忆——杀孽太重!

        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是真有一条化形之龙,坠落于此,就是教了妖物们本事,却没教道德品质?然后傻虎就是那最顽劣的徒弟?是这样吗?

        或许也不是吧,站在龙的角度,人命不见得比妖命,兽命重要,而再一说,那就是妖物行事的道德准则不见得和我们人是一样,总之一条龙,你也不要想象,它会拿起教鞭,对手下的大妖说,来,小的们,今天咱们来上思想品德课,内容是,遇见过河的老动物,咱们要去主动搀扶,尊老爱幼

        我发现我的想法实在是太扯淡了,可是不这么想,我怕受不了这震惊的事实,我原来一直带着一个大妖之魂,晃荡了32年,我竟然不知道,而且再联想起这次看似无意的老林子之行,才发现命运真的好笑啊,如果我陈承一不来,谁也没办法打开大妖之墓,除非那人比传说中的化形之龙还厉害,那还差不多。

        只不过这往事纠结的太复杂,很多疑点让人想也想不清楚,就比如说阻止的人是谁?是不是我师祖?留下的残魂是师祖刻意为之,还是无意?如果是刻意为之,时间上怎么对上号?毕竟仁花是那么久远的任务,而师祖的失踪只能追述到几十年前!

        而师祖他又为什么不直接传功与徒弟,或者来直接收集齐大妖之魂,而选择玩这出?留字留魂!我再想起珍妮啊,王风这种人物的存在,我发现在那遥远的过去,发生的事情简直是一团乱麻,我怎么想也想不清楚。

        想不清楚,那也就不想了,我开口问到如雪:“也不管傻虎是谁吧,总之我能明白大妖之魂,我们已经得到了三只,剩下的呢?你给讲剩下的,怎么牵连到你身上去的?”

        “很简单,大妖身死,可是身上的妖气却据而不散,要完全散尽,怕是要好几百年的光阴,所以仁花和那人就把虫子藏在了大妖的尸体之内,大妖的强大气息,让虫子有一种‘饱食’需要消化的错觉,这个听起来很荒谬,但原理却很简单,就如同训练一只小狗,让它听到铃声就以为有吃的那般简单,为了让虫子们不被饥饿本能发现这个骗局,仁花用了秘法,是牺牲自己的秘法,让虫子陷入了沉睡,只要大妖气息不散尽,虫子就不会彻底的醒来,发狂。至于那人也出手,用道家的秘法封印了三条不怎么受控制的虫王,当然虫王的压制需要仁花的气息意志,接下来,你应该明白了吧?”如雪这样对我说到。

        我嘴角有些发苦的开口说到:“嗯,我有些明白了,大妖的气息要散尽了,虫子要彻底清醒了,饥饿的发狂的虫子!很可怕是吗?如雪,你回答我,你需要怎么做?你再回答我,为什么你在寨子里,就对老林子这么敏感?”

        是啊,这就像是几百年来早已经布置好的一个大局,我的虎爪,如雪的守护,是谁有这样天纵之才,算尽了一切?

        “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吧,我对老林子敏感,根据模糊的记忆,怕是要追溯到我们寨子里的一只祖蛊,那是仁花培育留下的血脉之蛊,我们寨子里诞生的每一个孩子,都会接受祖蛊的‘洗礼’,所谓洗礼是个秘密,我只能告诉你,每一个月堰苗寨的人都会被祖蛊留下一个种子在身体内,这样做有很多意义,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至少月堰苗寨的人不会互相残杀,会很团结。所以,你要问我原因,我只能解释为仁花留下的祖蛊,一定有着一些什么,或者会对仁花起一个遥远的呼应?”如雪不太肯定的说到。

        而我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是这样,那未免也就太过神奇,简直不可想象仁花是怎么样一个天才了,可是蛊术一直都是神秘而博大精深的,想想小鬼事件的引路蛊,我也就释然了,毕竟那是我不怎么能了解的一门高深。

        我点点头,认可如雪的答案,然后紧张的望着如雪,接下来,就是如雪要做什么的关键了,直到现在,我还在想,如果有可能,哪怕是一点点机会,我都要帮如雪争取到自由,就算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

        “至于我要做什么,那就收拾这个烂摊子,把所有的虫子带入龙之墓,用龙的强大气息继续压制虫子,再用仁花的秘法让虫子沉睡,还有用我的气息压制虫王。”如雪对于自己要做的事情轻描淡写。

        可是我喉头发紧,我说到:“如雪,这么说来,就是你一定要进墓的原因了吧?如雪,仁花当年是牺牲了自己用秘法让虫子陷入了沉睡,你你也”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如雪的手,只要如雪说是,我马上就要不顾一切的,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带如雪出去,出了这个老林子,我不管,我也懒得管,我不是救世主,我管它天塌地陷,我只要如雪好好活着。

        我在那一瞬间就是那么想的。

        如雪好像洞悉了我的想法,平静的看着我,开口说到:“承一,你觉得如果是姜爷遇见这样的事情,他会怎么选择?你觉得他敢去死吗?你是姜爷教出来的徒弟,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一下子呆了,想起了当年在雷雨中的那次人虫大战,想起了小鬼之战,又仿佛看见了师父,他还是站在那里,那样对我说:“人,总是要有一些底线的。”

        我的答案我太清楚,我或许真的会和如雪做一样的选择,但我这个黏黏糊糊的性格,我也太明白,一切或许我自己可以挨着,可我身边的人,我接受不了。

        “承一,我不会死的,当年仁花是寿元无多,才会这样做,可我不是,仁花留下的秘法我也施展不到那个程度,只能持之以恒的守着,让它们沉睡直至饿死,那也就可以了。”如雪反握住我的手,柔声的安慰到。

        “那意思是,其实和你在月堰苗寨没什么区别,对吗?我们其实还是可以见面的,如雪,不管以后怎么样?我们一年再去看一次电影,好吗?我答应你,我不会对我父母不孝,我一定给他们一个交代,但在那之前”我一下子就兴奋了,如果是这样,那也算能勉强两全了。

        “承一!”如雪的语气稍微有些严厉的打断了我的话,然后再柔声说到:“我们别骗自己了好吗?清醒的痛是比昏迷的沉睡要来得痛苦,可是终究要面对的不是吗?我或者还会和你见面,但是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一句话,一入龙墓,就再难像普通人了,也不是可以自由进出的,我不太清楚龙墓的一切,可是这是仁花留给我的记忆,再清楚一点儿的说,那不是我们想象的普通墓,就是什么黑沉沉的地下,那条龙在临死之前,做了一些事情,一些我们想象不到的事情。”

        “那会是什么?你进了龙墓,吃什么?喝什么?谁陪你说话?你在说什么,我不懂!”我是不懂,我只知道如雪是蛊女,也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总要吃喝拉撒,她这是怎么回事儿?如果在墓地里,不出一个月就会死的。

        “承一,都告诉你了,龙之墓不是普通的墓地,在仁花的记忆里,曾经有那么一个封墓者留下来的话,或许可以说明龙墓的一些情况。”如雪说到。

        “是什么?”我的表情激动,眼眶也有些发红了。

        “一入龙墓弃凡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