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二章 守墓人 为甘肃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二章 守墓人 为甘肃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篝火跃动着,我们此刻的全部的人就沉默的坐在一处背风山坡之下。

        没有急着赶去大妖之墓,收取什么妖魂,只因在如月悲伤的情绪发泄以后,如雪这么说了一句:“承一,你的师祖早就在残魂之下动了手脚,别人要么毁掉,否则是收不去的,事到如今,或者早有有能之人,看出了问题,就等着你收取妖魂,然后到仙人墓之前再战吧。”

        我不明白,如雪为什么至始至终的清楚那么多,在当时我也没有任何心情去问如雪什么,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急着赶路,只是到天黑,就寻了一处扎营下来。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突变,每个人在路上都是沉默,小喜小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乖巧的默默跟行,白灰儿就掉在最后,它自然也是不会发出什么响动的。

        这样的气氛太难受,每个人都沉默的做着事情,赶路,扎营,生火,老张寻找食物,就连沁淮和吴老鬼也大概弄清楚了如雪可能要离开的事情,也没有了平日里的‘活泼’,沁淮只是有意无意的总爱拍着我的肩膀,给予一些安慰,而吴老鬼时不时的就可怜兮兮的看我一眼。

        我很值得可怜吗?

        此刻,篝火上烤着食物,细心的老张也不忘每一次都炖上一锅汤给我们暖身子,可沉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现在,只剩下汤锅里‘咕咚咕咚’的声音,在嘲笑着这样沉闷的气氛。

        ‘砰砰砰’,是老张磕烟锅子的声音,接着老张那有些沧桑的声音传入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我和你们认识不久,我要脸皮厚的去攀个交情,说一起走了些日子,对你们有很深厚的感情,也不知道你们认不认?不过,认不认我也说了。”

        说到这里,老张从怀里摸出他的酒袋子,灌了一大口酒,我想拿过来也喝一口,却不想原本在斗法之后,对我们说话就有些透着恭敬的老张却瞪了我一眼,说到:“真怂,这种时候灌啥酒?听我把话说完。”

        我没有坚持,老张却叹息了一声开始说:“我是一个过来人,老婆跟了我二十几年,儿子也快读大学了,日子也就这么过下去了,我没觉得有啥遗憾。我也是一个普通人,不明白你们所谓修者的分分和和,但不管咋说吧,结果就只有一个,两个相爱的人要分开了,这和世间里,普通两个人要分开有啥区别?你们说说这世间吧,多少相爱的男女最后要分开,各自过生活?那生活是啥,柴米油盐酱醋茶,谁还能离了这几样?就打个比喻来说我自己吧,年轻的时候喜欢一姑娘,喜欢到骨子里去了,喜欢到现在偶尔闲下来,还是会想想,她过的咋样呢?现在是什么模样?她还会想起我吗?”

        说到这里,老张也灌了一口酒,然后说到:“说出来这些,我也不怕你们笑话,那姑娘最后也是和我分开了的,原因是啥?呵呵,因为我那时靠大山生活,人家爹妈嫌弃呢,给找了一个厂里的。可是,你们看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吗?就算想起她,很快就会被老婆叫去买瓶醋啊,儿子又放学不回家,去野了,我得去找回来这种事情打断,因为想起她,不比我现在的生活中琐事儿来得重要!明白吗?我觉得你们两个太不潇洒了,知道我是啥想法吗?”

        老张说到现在,我和如雪都在认真的听他说了,原本我们是没心情的,我们都望着他,静待着他给我们一个答案,当局者迷,就如我和如雪,谁的心里也不是真的放下,这种不甘留在心里,终会成‘魔’!

        “那就是,你们俩在喜欢的时候,是认真的喜欢过对方就好了,女的要走,可以,说清楚原因,男的留不住,可以,大度点儿,给个祝福,让女的安心,这有啥好遗憾的?你们谁负了谁吗?你说说,这世间万事儿,你还能要求尽入人意了?这就怪了!!不入人意了,你就不好好生活了,你非得做点任性的事儿,跟生活过不去,这也怪了!!”老张说完又继续喝了一口酒,最后低声说到:“感情这种事情,只要俩喜欢的人对得起对方就可以了,争取过,没结果,那就放手!就如那姑娘,我在喜欢她的时候,她也喜欢我,对我好,我有啥好怨好恨的,难道谁还能说这个不存在过?扯犊子吧!那我呢,那时候非娶不可,带人家私奔,一辈子不见爹妈?那不能够啊,她对得起我了,她以后嫁那个人对她好,也就足够了。”

        我和如雪沉默了,老张这些话异常的简单,却也异常的深刻,这是普通人最简单的普通的生活智慧,那个时候,我和如雪许下的心愿就是如此,相爱半年,然后就分开,却偏偏分不开,感情还缠绕着对方,只因为我们看不透,亦放不下。

        “好了,我要说的,说了,你们俩觉得有必要交流一下吗?现在没下雪了,还有月亮,这老林子里风景不错,走走,说说,说不定心也就放开了。”老张望着我和如雪。

        如月倚在如雪的肩头,不舍的看着如雪,如雪拍拍如月的肩膀,到现在我们也没问过,她和沁淮到底是如何来这里的。

        不过,现在却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如雪拍拍揽了揽如月,然后说到:“是啊,我不能逃避了,至少是要给承一一个交待的。”

        如月这时才反应过来,可能比起她,我的心痛不少半分,她终究是担心的看了我一眼。

        我站起身来,说到:“嗯,我听。”

        ————————————————分割线——————————————

        月色下的老林子就像老张说的,真的很美,月光洒下,照在雪白的树上,雪白的地上,就轻巧给每一件儿东西都批上了银光,闪烁的如同一个梦幻世界。

        我和如雪静静的走在这林子里,脚步踩的地上的积雪‘咯吱咯吱’作响,身后白灰儿远远的跟着,为我们防备着野兽,一切竟然有一种安静的美。

        “那时候,我心里就有一个愿望,你知道是什么吗?”我开口了,口中呼出的长长的白气,很快又消散在空气中。

        “是什么?”如雪问到,很自然的手挽住了我的手臂,让我心底一暖,或者老张的话真的让如雪领悟到了什么,就如同我一般。

        “就是月堰苗寨虽然很美,但我们总在那里谈恋爱,也太可惜了,我很想带着你走很多地方,就比如去看看大海啊,看看大山啊,最不济也去看个西湖吧。”我尽量平静的说到,虽然我不可能马上不心疼,可是我知道老张说的在理。

        “真好。”如雪回答的依然简单,可是她是真的认为好。

        “是好啊,可是这也只能是想一想吧。那个时候的我们,定下来每一年看一场电影,如雪,我不骗你,是我每一年最盼望的一件事儿。这次来老林子,我特别高兴,也觉得是和你一起旅游了。”我望着天上的月亮说到。

        “真是对不起,承一,电影不能再陪你去看了,我是真的要离开了,不,不是离开,而是留下。”如雪的声音充满了歉意。

        终究,她要开始对我诉说了。

        “留下?嗯,你说。”我知道今夜如雪一定会全部坦白,我静待着如雪的下文,我一直记得老张那句话,要祝福她,让她走的安心。

        “是啊,留下,因为我要做守墓人。”如雪看着我的侧脸,终于说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