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八章 巨蛇 为流浪的小米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八章 巨蛇 为流浪的小米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承心哥的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显然做为医字脉的他要有了一个和我傻虎一样的战斗之灵,那就可以做到想也想象不到的很多事情了,更别提别的师兄妹,这对于我们接下来要去的江河湖海,寻找蓬莱之旅,给了太大的依仗!

        那还有什么说的,承心哥露出了土匪一样的表情,眼镜之下,眼睛一眯,‘凶悍’的说到:“这些大妖之魂,我是要定了,如果谁敢跟我抢的话,我就”

        我很奇怪的望着承心哥,说了句:“你就要什么?”

        “哼哼,我就毒死他们!”说这句话的时候,承心哥眼镜底下精光一闪,我愣是起了一声鸡皮疙瘩,正在吞噬最后一块能量的小狐狸,猛地缩了一下脖子,用无辜且恐惧的眼神看了一眼承心哥。

        这当然只是一个小插曲,我和承心哥对大妖之魂的狂热,让所有人莫名其妙,包括如雪,也是歪着脑袋想不明白,不过,我们不说,他们也没多问,只是跟随着我一起走入了这个大妖之墓。

        肖承乾我能保证这一个大妖之墓他放弃了就一定不会再来找麻烦,多半是去了下一个大妖之墓,帮助下一个大妖之墓的人去抢得那个大妖之墓了,但何龙那边我可不敢担保什么,我们必须得抓紧时间。

        这个洞口跟上个洞口一样大,也只能让人爬着进去,我依然是爬在最前面,可是和上个洞口不同的是,这个深洞,开始只能让人爬着,到后来,就慢慢变得宽敞起来,直到最后,竟然可以供几个人并行其中。

        这可比上个洞口好多了,到处还充满了诡异的坑洼,不知道嫩狐狸生前是经历了什么,才会造成如此诡异的场景,可惜嫩狐狸已经失忆了,不可能满足我这个好奇心了。

        “承一,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洞和上一个洞一样,都充满了那种说不清楚的黑暗啊,你看这手电光又打不出去了。”说话的是老张,自从斗法以后,老张对我们说话莫名的有了一丝拘束,其实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可是我能感觉到老张已经把我们不当成一个世界的人了。

        “嗯,我发现了。”我对老张回应到,语气尽量的平静,但是心里却已经开始诧异起来,那么多的大妖莫非是一个死法?都是死在那虫子之下?!

        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我猜测是没用的,我们只能继续前行,虽然手电光穿不透这黑暗,但是还是能大致让我们看清楚周围的景物,我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土洞,摸着那凹凸不平的边缘,就像是什么东西开凿出来的。

        就这样我们在黑暗中倾斜向上的行走了100多米,按照这个估计,我们已经身处在某个山腹之中了。

        我让吴老鬼在前面探路,可惜在这里它并没有发现什么壁灯来照亮这个山腹,就这样,我们又前行了20几米,忽然前方传来了吴老鬼兴奋的喊声:“有情况,有情况,快来!”

        我赶紧快跑了几步,却又听见吴老鬼说:“你们看见了别害怕啊!”

        我还能有什么害怕的?你吴老鬼都不害怕,我还能害怕?这样想着,我跑在了最前方,却看见了迎面飘来的吴老鬼,它有些兴奋的说:“这事儿整的,就像有人帮我们一样,前面那啥的上面,有一盏灯。”

        这里也有灯?专门穿透这黑暗的灯?我原本没有想那么多,可是吴老鬼那一句,好像有人帮我们的话一下子点醒了我,这些灯难道也和整个事件有什么联系?

        可是不容我多想,走在我身边的承心哥已经伸出了一只手,手上是打火机,他几乎是喘着粗气的对吴老鬼说到:“赶紧的,去把那灯给点亮了,我要大妖之魂,大妖之魂!”

        我一头冷汗,这承心哥是‘走火入魔’了吗?可是我也能理解他的心情,一直以来,老李一脉能打的就只有我,如果有了大妖之魂,可能在承心哥看来,我就不用那么累了,其实在很私下的一次,我和承心哥谈话,从他的话里我隐隐能感觉出来他的意思,同时也是几个师兄妹的意思。

        都觉得我身上的担子太重,其它几脉帮不上什么忙的感觉。

        当然,这话他没有明说,我也不能开口劝解什么,但是那份心情我能理解。

        面对承心哥的‘命令’,吴老鬼原本还想像平时一样斗嘴两句,但这时,一听承心哥那‘呼哧呼哧’的踹粗气的声音,吴老鬼不敢争辩了,接过打火机就去了。

        火光终于亮起在这个洞穴,我们几个人循着光亮快速的走到了吴老鬼说的有情况的地方,然后就真如吴老鬼担心的那样,直接吓到了!

        最后,最先开口的竟然是老张,他毕竟见惯了这老林子的动物,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说到:“搁以前,我真的,我真的是打死也不会相信有那么大的,大的蝮蛇!”

        是的,盘踞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蛇尸,由于是盘踞着,我根本不知道这条蛇尸到底有多长,我唯一能清楚描述的就是这条蛇尸的脑袋,竟然我半个身子那么大,这是多么惊人的巨大。

        如果说只是这一条蛇大,还不足以让我惊奇,在那个时候,有一部片子叫狂蟒之灾,讲的就是巨蛇,里面的森蚺也巨大无比,可是老张竟然说它是一条毒蛇。

        毒蛇可能长那么大吗?可能吗?在我的常识里,剧毒的蛇体型一般都是不大的!

        这简直颠覆了我的常识,可是我有什么常识可言,连长年在老林子活动的老张常识不都被颠覆了吗?

        看着那条蝮蛇的尸体,我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可怕,它的尸体和嫩狐狸一样,是栩栩如生的,可是嫩狐狸的尸体给人的感觉就是威压重大而带着诡异的精神气息,这条巨蛇那就是纯粹的可怕。

        “这里很大。”如雪在我们身后说话了,战斗的时候,如雪都是一直站在我们身边没有动手,是的,本命蛊都被替换的如雪,应该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我至少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也算我无趣,因为恢复了‘正常’的如雪,又恢复成了那种冰冷的淡然,话很少了。

        她忽然说这里很大,我少不得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发现,这条巨蛇的居所,和嫩狐狸的‘华丽居所’比起来,简单的过分。

        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山腹之洞,而洞中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息,我仔细寻找了一下气息的来源,竟然是来自于墙角那一堆动物的尸骨,不难猜测,这是这条巨蛇以前的食物,它是一个不怎么讲卫生的家伙,吃的地方和睡的地方弄在一块了!

        不过,看那些尸骨,看一眼还好,仔细一看,就震撼了,竟然全部都是大型动物,而且有的尸骨色泽不同寻常,再一观察,竟然还有淡淡的没有完全消散的一点灵魂力在上面——妖物的尸骨!

        这家伙生前是一个‘巨凶’!这样的家伙,如果有残魂该把残魂交给谁?会不会被影响?

        我这样想着,如雪已经走到了前面,对我说到:“和嫩狐狸情况是一样的,它的尸体里满是虫子,让我来处理吧,如果我得到的记忆没有错,它的残魂应该藏在它的一颗‘畸形’的毒牙里。”

        ‘畸形’的毒牙里,这如雪怎么连这个也知道?她的记忆传承有那么诡异?

        可是如雪已经很平静了,不平静的是吴老鬼,它喊着:“承一,有字迹!有字迹!”

        字迹?我开始是不以为然的,该不会又是嫩狐狸洞穴里发现的简笔画那种吧?可是,那一排字迹我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