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七章 师门秘密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七章 师门秘密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第六十七章师门秘密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肖承乾,忽然就想起了那一夜,这个喝着红酒,抽着雪茄的少爷,和我们一起没有形象坐在路边摊,大口的喝着啤酒,吃着路边摊的食物,男人的友情有时候真的是说不清楚的。

        肖承乾很夸张的发了一下抖,然后对我说到:“别用那种肉麻的眼神看着我,我该对你动手的时候,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我有我的立场。”

        我当然能理解肖承乾话里的意思,可是我忽然就笑了,大声说到:“你当然不会对我手下留情,因为你打不赢我,所以你只能让我对你手下留情。”

        肖承乾气的给了我一拳!然后同时大笑,我们本该是同门的,本该!

        北风依然挂着,雪就如老张的预测那样下得越发的大了,到了这个时候就已经是鹅毛大雪了,肖承乾指挥手底下的人一起帮我们挖开那个大妖之墓的入口,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全部完工了,那个黑沉沉的入口就在我们的眼前,而肖承乾也要离开了。

        “我走了。”肖承乾很是干脆的对我说到。

        “嗯,你不会有什么麻烦吧?”我也很直接的说到。

        “不会,这些人是我心腹中的心腹,他们不会张嘴乱说什么的。”肖承乾回答的也很直接。

        “嗯,那就好。”我点头认真的说到。

        望着黑沉沉的洞口,我也不知道这一次进去会遇见什么,会不会像嫩狐狸的老窝那样诡异,但是我必须进去,我心里太清楚,另外两个大妖之墓,我是不要指望了,我们的优势用尽了,接下来等着的,应该是一场大战,抢夺妖魂,那决定着仙人墓的归属,拿到这个大妖之魂,也是为我手里增加新的筹码!

        我在低头沉思着,老张他们则忙着收拾一些东西,然后陪我入墓,这一次的战斗,无论老张看到了多少,也明白了修者和普通人本质的不同,或许他会把这个埋藏成一生的秘密,因为说出来了也没人相信,会被人当成疯子的吧。

        “承一。”忽然肖承乾叫住了我,他明明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嗯?”看着肖承乾气喘吁吁的样子,我有些不明白,有什么重要的事值得他又忽然这样跑回来,难道他也是想进大妖墓去见识一下吗?

        可是我的猜测错了,肖承乾对我说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承一,你知道秘密吗?咱们这两脉的终极秘密,连林辰那个家伙也不知道。”

        “什么秘密?”我觉得莫名其妙。

        肖承乾抱歉的冲着老张,如雪,还有承心哥一笑,然后拉着我到了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我说到:“你至于避开承心哥吗?”

        “我和你是朋友,和他又不是。”肖承乾解释的振振有词,这人可够偏执的。

        但是我才懒得和他争辩这个,我的好奇心被调动了起来,直接催促他快说。

        “是有这样一个说法,其实咱们这两脉的人真正最厉害的战斗力其实是本身‘饲养’的灵体,是有秘法的,今天看见你的虎魂我想到了这个,我就猜测你已经知道了。其实我很疑惑,承一,你们这一脉的上一辈按说都不知道这个秘密,这个秘密是我们这一脉少数几个核心才知道的,你实话跟我说,你是碰巧,还是知道了什么?”肖承乾认真的说到。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肖承乾,这件事不是朋友之间的交情就可以随便说的,因为已经牵涉到了师门的秘密,嗯,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还没来得及和承心哥他们说。

        考虑了很久,我才对肖承乾说到:“说实话,虎魂是巧合。”这的确是我能够说的全部实话了,因为师父予我虎魂恐怕他早已知道他要离开六年,而我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给我护身的。

        或者师父知道虎爪的宝贵,从小就教我有意的培养,也是为了我的生命多添一道筹码,但这确实是不涉及那个秘密的,至少师父从来没给我提及过这个。

        我有些内疚,只能隐瞒,不能欺骗。

        肖承乾望着天空舒了一口气,说到:“你果然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才有了那么厉害的虎魂,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那个秘法,刻意的培养。其实,我们这一脉流传下来的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师祖突然失踪!我们这一脉有刻意的去培养一些厉害的灵体,就如你刚才看见的厉鬼什么的,但始终不得其法,我们甚至还参考过鬼头的培育方法,可是完全不是一回事,好吗?跟传说中的境界差太远!”

        “传说中是什么境界?”我认真的问到,我是真不知道这个,因为师祖在传法时,根本没给我提过关于这个秘法的尽头应该是什么。

        “呵呵,离谱啊!就是人和灵体合一,人能使出来的法术,灵体能使出来,灵体厉害的东西,人也能使用出来,总之我不是太清楚,这是个什么境界,感觉挺玄乎的。”肖承乾说这话的时候,既向往,又迷茫,还有些自己也不清楚的意思在其中。

        当然,他也只是说了能说的,因为他们师门流传下来的,一定还有更多东西,否则他们也不会按照一些方式去培养什么。

        不过,这是我们刻意不去打破点名的默契罢了!

        “这境界”我感叹了一句,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肖承乾不能理解,我觉得能够理解,其实这是一种合魂的描述,到了高深的境界,我可以在和傻虎合魂的时候,就在合魂状态下使用出我自己的道术,灵体状态时,有些术法威力更加强大,而傻虎是有一些天赋的技能的,现在是在风方面有一些‘成就’,可是白虎属金,它一定有更高的天赋,可以应用在我的合魂上。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啊,想想就让人觉得颤抖!

        我看了一眼承心哥,他的嫩狐狸还在跟随着傻虎吃最后的剩余能量,望着黑沉沉的大妖之墓入口,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心里就激动了!

        可是我忍着这激动,没有透露什么,对肖承乾我有些内疚,不过就正如他所说,两脉对立,和我们私人的感情没有关系。

        送走了肖承乾,迎着茫茫的大雪,我回到了那个洞口,承心哥忽然说了一句:“承一,刚才当着外人我不好说,现在却必须对你说,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我们的这一次行动吧,毕竟前有狼,后有虎的,我们势单力薄怎么争?说到底,不过是一根参精,一个可能关系到昆仑的墓地,刚才我也和吴老鬼说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怕是真的无能为力了,吴老鬼很理解,我也应承他说有机会,就帮他报仇的。承一,我的意思是你该好好考虑考虑了。”

        承心哥说的很委婉,也让我考虑,但实际上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在这种两雄相争的情况下,我们就如同一条小杂鱼,能做的只有退避了。

        见我没说话,承心哥又紧跟着补充了一句:“承一,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啊。”

        “承心哥,就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一次的老林子之行,我们怕是真的不能退缩了,也退缩不了的。”我叹了一口气,对承心哥说到。

        不等承心哥说话,我又强调了一句:“不仅不能退缩,我们还要务必拿到所有的妖魂,一个都不能少的拿到!仙人墓什么的,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承心哥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我的说法令他迷糊了。

        我一把拉过他,这次是换我对如雪,老张,吴老鬼,小喜小毛抱歉的笑了,毕竟这是师门的秘密!

        十分钟以后,承心哥有些激动的,手颤抖了几次,都没有点上香烟,他对我说到:“竟然有师祖传法这样的事情?而且传的还是咱们师门最重要的秘法,你那意思就是?”

        “对的,我就是那个意思,你现在知道妖魂对我们有多重要了吧?”我认真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