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四章 术法带来的危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四章 术法带来的危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对比我和傻虎的反应,何龙显得云淡风轻,因为他只是放出了一个显得很奇怪的鬼头,是一只青色的鬼头。

        他用一种必然胜利的眼光看着我,显然是对这只鬼头充满了巨大的信心。

        奇怪的是,傻虎看见这只鬼头,那种愤怒的情绪一下子到了一个临界点,我感觉到它在呼唤我快一些与它合魂战斗!

        而这种合魂战斗并不是它觉得对手难以对付,而是它极需要愤怒的发泄。

        我没有选择和傻虎合魂,而是安抚了一下傻虎的情绪,毕竟合魂战斗是我最强的底牌,我能预见在那以后,我将会有连番的战斗,我不想那么快使用合魂,而且何龙他也不至于让我合魂。

        傻虎自然是选择尊重了我,回到我身后,对着何龙低声咆哮,这个时候通过傻虎,我才知道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何龙的那只鬼头吞噬了这片老林子里两只妖物的魂魄。

        傻虎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何龙的鬼头并没有完全把两只妖物的魂魄消化掉,还有妖物的残存的意志在呐喊,被傻虎听见了。

        我眯起眼睛,我能感受到傻虎的一种它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在意,所以引发的愤怒,这种愤怒同样蔓延在了我的心中!

        何龙轻松放出了那只鬼头,可是在鬼头放出以后,他的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他忽然冲着我大喊:“陈承一,今天怕是形势已定,以我一个人的能力怕也是抢不到这地下的大妖遗物。可你让我如此退去也是绝不可能,陈承一,我问你,可敢同我公平一战?”

        我望着何龙,没有说话,其实我心里明白何龙看形势不可逆转,绝对是想和我一战,一是为了那个飘渺虚无的名头,二就是为了得到全身而退的机会吧。

        别看他娇滴滴的,其实他不傻,见过我没说话,何龙忽然又兰花指掩嘴,呵呵呵的笑了,然后说到:“陈承一,你该不会是怕了吗?刚才我放出鬼头,你放出你的老虎,大家也未尽全力,只是试试水而已,为何不能公平一战?再说了,我的人马虽然败了,可是要拿走你们一两条人命,麻烦骚扰你们一下也是可以的,我答应你,我输了,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你要赢了呢?”何龙是在威胁我,可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威胁很有效果,我必须应承着。

        “赢了?赢了能如何,肖承乾大公子可是在这里啊,我还是只能转身就走啊。”何龙‘娇笑’着说到。

        说明白了,如果我们趁胜追击,他们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显然何龙是爱惜自己羽毛的人,他说输说赢,都逼着我们放他全身而退,如果他赢了,自然就人会帮他宣扬这一场胜利。

        这算盘倒是敲得霹雳巴拉的响啊。

        “那就战吧。”我淡淡的说到。

        话一落音,傻虎就发出了低声的咆哮,一下子窜到了我的身前,虎眼死死的看着何龙的一举一动。

        我看了一眼何龙,发现那个鬼头仿佛和他并不是心意相连那种,他有些吃力的感觉,此刻他划破了手腕,而那鬼头冲上去,就咬住何龙的手腕,是在‘吸食’什么我不清楚,只是我看见何龙手腕流出的鲜红的鲜血,经过了鬼头,就变成了淡黑色的血液。

        如果是普通人看来,那就是何龙的手腕流出了鲜红色的血液,落到雪地里就变成了触目惊心的黑色。

        此刻,肖承乾已经收拾完了那七个鬼头,在最后一个鬼头破灭之际,何龙喷出了一口鲜血,怨毒的看了肖承乾一眼,我更加明白了,那七个鬼头才是何龙这个邪修的本命鬼头,那个青色的并不是。

        肖承乾看着我,说到:“承一,完了,何龙这个小气的人盯上我了。”

        我对肖承乾说到:“没事儿,看我用你的法术,狠狠的抽他一顿。”

        肖承乾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嘀咕了一句:“你TM这是在打击我吗?”

        事实自然不是如此,说完肖承乾自己也笑了,傻虎见我轻松,就去找承心哥的‘麻烦’了,因为承心哥那威力十足的药粉‘玷污’了傻虎的食物,而嫩狐狸也在旁边瞎起哄。

        我暗想这是嫩狐狸和傻虎在双双失忆以后的‘重新开始’吗?

        我摇了摇头,抛开了这些无聊的想法,然后闭眼开始踏起步罡,下茅之术我是多久没有动用了?如今的我动用下茅之术,又该是怎么样的场景?

        不要以为下茅之术没有威力之分,用的好,下茅之术比上茅之术更具威力!

        我摒弃了五感,随着步罡的开踏,我开始沟通天地借力,而这个步罡我是熟悉之极,加上灵觉和灵魂的成长,沟通也是分外的顺利,这个步罡踏来完全没有‘阻碍’之感。

        只是踏到一半,我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充满了阴性力量之感的力量笼罩了我,这是以前动用下茅之术从未有过的感觉。

        在这种沟通的时候,我‘看’不见所请之鬼的样子,但我必须承认这股力量也让我震撼。

        这也算是进步了吗?我心中充满淡淡的喜悦。

        步罡还在继续,尽管我摒弃了五感,可是也切不断我与傻虎的联系,在步罡将行踏完之时,我忽然感受到了傻虎出击的信息,是何龙那边的鬼头已经放了出来!

        所以说,邪修斗法充满了优势,就是如此!但换个角度,他们长年累月的培育鬼头,或者各种战斗助力,为的也不是这样吗?付出和收获也是成正比的!

        一步,两步,三步,当我最后的三步步罡踏完之际,那股力量终于完全的笼罩了我,在下一刻如同一股激烈的瀑布,猛然的落进了我的身体。

        我眉头一皱,在那个瞬间,我惊异的看见,我的下茅之术请来的竟然,竟然是一只——鬼王!

        而凡是能被称之为王的,无一不是桀骜难驯的,毕竟让它们放下王者的骄傲,为你助力,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这股力量进入我身体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选择的‘夺舍’!

        或者不该叫做‘夺舍’,而是强行的压迫我的灵魂,在这个时候我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因为这个下茅之术,变成白痴,这也可以叫做走火入魔!

        手诀的作用,就是让力量‘归位’!

        我涨红着一张脸,几乎是调动了大半的灵魂力来压制这股力量,然后艰难的掐动着手诀,以至于手诀的掐动都显得生涩而不连贯。

        我的耳中传来了肖承乾担心的声音:“这陈承一怎么掐动手诀都如此困难?不应该啊?”这声音充满了疑惑,显然他是绝对联想不到,我请到了鬼王,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吗?在这一瞬间,我的生命灵魂都如同在钢丝上跳舞,危急之至!还不要说与何龙斗法了!

        唯一知道我情况的就是傻虎,我收到了它担心,但同时也感受到了傻虎有些狼狈

        是对手太过强大了吗?我现在根本无法知道场中的情况,可是能想象,可以让傻虎如此狼狈的存在,应该是怎样了不得的存在!

        无奈我根本不敢分心,还在全力的掐动着手诀,我调动大半灵魂里去压制的力量,竟然在这个时候蠢蠢欲动,就快要冲出了限定的位置。

        我的手诀已经掐动到了最后,而最后一个诀法,最后一根小指怎么也落不下去,那股力量在拼命的反抗着,我在这一时间几乎是陷入了使用术法以来最艰难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