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二章 嫩狐狸吹气球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二章 嫩狐狸吹气球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无疑,嫩狐狸此刻是兴奋的,可是它那双眼睛太灵动了,我一眼就能看出,这只小家伙在兴奋中分明有些更深的迷茫,或者说它自己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

        我以为只有我和承心哥注意到了嫩狐狸,却不想我感受到了傻虎的情绪,有些亲切,更深的也是迷茫,那一刻,我回头看向傻虎,它也正在看向嫩狐狸。

        傻虎的这一眼注视仿佛是给嫩狐狸注入了强烈的兴奋剂!

        此刻,我和承心哥的周围,忽然风起,被卷起的雪花迷蒙了我们的双眼,我下意识的想闭眼,可是还未来得及的闭眼,一幕惊人的变化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嫩狐狸忽然从承心哥的肩膀一跃而下,在跃下来的过程中,忽然那阵龙卷风都远离了我们一些。

        我的脑子根本来不及反应这是怎么了?下一刻,我只觉得呼吸都变得有些不畅,一抹不存在的,可是又能明显感觉到的阴影覆盖了我!

        我抬头一看!

        一只巨大的,优美的,带着慵懒神情的白色碧眼狐狸忽然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我和承心哥头上的天空中,它此刻的眼神充满着犀利,却又满不在乎,只是甩动着身后的三根毛绒绒蓬松的大尾巴!

        三尾狐?!

        我仿佛听见自己的心在‘咚咚’‘咚咚’的跳动,我想起了师祖手札上的一段记载,大意是人们总爱以讹传讹,什么九尾狐就有九条尾巴,三尾狐就有三条尾巴,其实事实根本不是如此,有几尾的确代表了狐狸这一种特殊妖修的功力,可事实上这种尾巴的表现形式根本不会表现在实体上,而是表现在灵魂上!

        那是狐狸一旦开了灵智,灵魂的优势几乎可以和人类平起平坐,修出来的澎湃的灵魂力就会化形为尾巴的形式表现出来,所以才有了几尾狐,几尾狐的说法。

        当然,为什么要表现在尾巴上这个无解,狐狸要是乐意,表现在腿上也行的,只是想起来,六脚狐,八脚狐,最后变成‘蜈蚣’狐,那确实有些那啥?

        怪不得这只嫩狐狸要在老窝的长廊上‘歌功颂德’,原来人家是堂堂的三尾碧眼狐啊!

        ‘呼呼呼’,整个战场陡然安静了下来,包括亢奋的已经无意识的鬼头,也在这一瞬间安静了,因为嫩狐狸化形的气势,是彻底的压制了它们。

        承心哥冲我小声说到:“承一,不许后悔!”这家伙当然也发现了这只嫩狐狸的了不得之处,绝对不是什么小可爱,生怕我反悔。

        我哪里又会反悔,我家傻虎更厉害,再说狐狸这种东西,也只能承心哥带着比较合适吧,我还是带着男人的标志——傻虎好了!

        肖承乾没看见这一幕,他还在踏动着步罡,可是仿佛也是受到什么影响,我看见他眉头微微一皱,接着就睁开了双眼,自然也就看见了漂浮在空中那巨大的三尾狐狸。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接着又恢复了那种迷蒙的平静,闭上了双眼,这小子是不敢想,否则等着施术的时候走火入魔吧。

        至于小喜在极力的控制着龙卷风,可是它那写满了狂热崇拜,激动,震撼,感激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它,它有些心绪不稳,连风势都有散去的可能。

        而小毛早已跪伏在了地上,那虔诚就如看见了神。

        老张没弄明白,可是看见狐狸的双眼他就明白了一切,他有些麻木的问如雪:“等一下,他们再打下去,我是不是有可能看见孙悟空了?”

        “嗯,应该不会,猪八戒都不可能出现。”如雪微笑着,我明白,她是为承心哥得到嫩狐狸而开心。

        最后是吴老鬼,从战斗一开始,听从了承心哥吩咐,小心翼翼的搬动着两根金针,走路只走边缘,跟个贼似的吴老鬼,此刻也长大了嘴巴,嘴巴里快能塞进两个鸡蛋了,可就是这样,它还不忘张着嘴,不忘说话:“哈(还)熬(要)不熬(不要)哦豁(我活)了!”来表示它的震惊。

        傻虎盯着嫩狐狸,嫩狐狸也盯着傻虎,我感受不到嫩狐狸的情绪,却感觉傻虎的迷茫更重了,可是对嫩狐狸确实是亲切的。

        嫩狐狸此刻摇动着尾巴,忽然低低的嚎叫,看那样子,我瞬间就明白了,它是想参战。

        回望一下何龙,此刻他的脸已经开始抽搐了,写满了疯狂的妒忌和不安。

        可是下一刻,突变再生,嫩狐狸忽然就快速的变小了,那过程几乎是一秒钟之内就完成了,要知道这家伙维持这个形态,也不过才几秒钟啊。

        ‘呜’,嫩狐狸出现在承心哥的脚边,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仿佛是蒙了一层水雾,委屈的看着承心哥,我真是嫉妒啊,这嫩狐狸还没收呢,就那么会表达情绪,我家傻虎对比起来,就是一个二货智障!

        承心哥好笑的看着嫩狐狸,拍拍肩膀,示意它上去,然后说到:“还以为你个小丫头威风了一把,结果是吹了大气球呢,然后‘啪’的一声没了。”

        ‘呜呜呜呜’,嫩狐狸气愤了,绕着承心哥的脚边打转,张开嘴,露出一口嫩嫩的牙齿,就要咬承心哥,但是哪里咬得到。

        最后,气哼哼的爬上了承心哥的肩膀,头一别过去,不理承心哥了。

        我差点脱口而出:“回来我的怀抱吧。”但下一刻就看见承心哥那要杀人的眼光!

        失去了嫩狐狸的压制,那些鬼头又开始嚣张了起来,朝着这边冲了过来,明明是二十秒不到的事情,战场已经变化了几番。

        在这时,傻虎终于出手了!

        每一个冲在最前面的鬼头,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傻虎拦截住,然后一巴掌拍昏,毫不犹豫的吞下去!

        傻虎的眸子冰冷,在战场上不带丝毫的感情,可是我慢慢的就清楚了,傻虎经过了沉睡,恢复了一点点本事,就如此刻的速度,就是它的本事之一,暂且称为虎虎生风吧。

        这一招,应用在灵体身上是极其强悍的,因为在短距离内几乎等于瞬移了,这些愚蠢的鬼头怎么可能冲过傻虎的防线?

        我就算不是邪修,我也能看出来,除了何龙的几个鬼头,他带来的人,养出来的都是最低级的鬼头,根本跟傻虎不是一个档次,或者说天差地别,有何抵挡的可能?

        傻虎和我合魂以后,就算是让整个修者界都忌讳的小鬼我们都能硬抗一番,并取得一个阶段的胜利,这些鬼头不够看。

        我望着娇滴何笑了,他的一张脸顿时扭曲了,就如肖承乾所说,他的确是一个重名重利的虚荣之人,他不接受这时的失利!

        忽然间,他就掐起了另外一个手诀,然后行咒,他周围的下属纷纷流露出了痛苦,心疼的表情,但也无奈的跟着行咒了。

        何龙要出什么大招?但我看着肖承乾此刻已经踏完步罡,开始掐动手诀了。

        而是龙卷风再次吹到了承心哥的跟前,承心哥此刻却很怪异的,手持剑指,对着他那一包药粉念念有词!

        灵药之术,把自己的精神力加诸于药丸,药粉之上,提高药性!我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了那么一个念头!

        只不过,一般人的精神力根本不足以支撑这个传说中的术法,因为人的精神力都是有限的,一般懂这种术法的医字脉传人,都是提前一段时日,把药品供在某个神像跟前,然后日夜祈祷,用自己的精神力为引,得神之祝福,然后提升药性。

        我没想到,承心哥单凭自己一个人,就要完成这种悬而又悬的传说中的术法!

        很想大喊一声,老李一脉威武啊!看来出色的远远不止是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