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一章 虎虎生风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一章 虎虎生风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肖承乾青筋鼓胀,看样子已经到了受力的极限,但是肖承乾带来的人施展的各种术法,对那些鬼头的打击无疑是很有效果的。

        只是短短一分钟,那些鬼头就变得萎靡,甚至消失了两个。

        看样子,战场的胜利是往我们这边倾斜的,但实际的情况远远不是这样,只因为这些鬼头虽然萎靡,但被消灭的只有两只而已,由于抢了时间,第一轮的打击是最有效果的,一旦肖承乾的术法被破,鬼头得到了自由,战场的局势就会起很大的变化。

        “快!”看明白这一点的,不止我,还有肖承乾,因为处于受力的极限,他连说话都困难,只能喊着快!

        而他手底下的人也是拼了命的施展术法,在这种情况下,那边的鬼头转眼又被消灭了三只,我是清楚的看见在何龙那边有两个人一下子吐出了一口鲜血,毕竟鬼头和他们是性命相连的,鬼头被灭,主人遭到反噬也是正常。

        何龙的表情依然不见得沉重,直到傻虎冲出来的那一瞬间,何龙终于严肃了起来,翻手把割破的小指朝地,然后一滴鲜血滴在了地上。

        如同一场慢动作的展示,我清楚的看见那滴鲜血落在了雪地里,化开在一片白色中,那抹红色艳丽的刺眼,一切忽然安静了下来。

        而在那一瞬间,傻虎已经逼近了那一群鬼头,伸出利爪,一抓就拍‘晕’一只萎靡的鬼头,然后一口叼在嘴里,还未吞下去。

        我还看见小喜开始在战场的下方飞速的奔跑起来,在奔跑的过程中,它化形为了黄鼠狼,慢慢的越变越大,我也分布清楚是虚影还是实体,只是感觉有一丝丝不正常的微风拂面。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也如同一个个分镜头,全部映入我的眼帘。

        在安静破碎的最后一刹那,我看见何龙咧嘴朝我冷笑了一下,我当时脑海中能浮现的唯一一个念头,极其不靠谱,哦,这个娇滴滴的大男人,其实长得挺粗犷啊!

        在下一刻,随着何龙的嘴唇微动,天地间的安静陡然被打破,就如同一道雷电划破万里晴空,那些原本萎靡的鬼头忽然发出了疯狂的嚎叫,在下一刻淡黑色的鬼头额头上忽然多了一抹刺眼的红色,原本黑色的眼珠也忽然变得通红,在那之后,它们仿佛打了鸡血一般,一下子‘振奋’起来。

        肖承乾狂吼了一声,脚一跺地,连太阳穴都高高的鼓起,腮帮子咬得死紧,尽力维持着‘禁锢’鬼头的状态,可是还有用吗?

        只是坚持了不到两秒,肖承乾忽然看着我,黯淡一笑,然后猛地倒退了三,四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他身后的山神虚影,陡然破碎!

        ‘嗷嗷嗷嗷’鬼头们就如同在最残酷的监狱里关了数十年的犯人终于越狱成功了一般,一个个带着发泄般的疯狂,集体兴奋的狂叫了一声,然后朝着这边冲来。

        这时候,老张忽然变得惊恐,是惊恐到极限那种,一个大男人竟然紧紧的拉着如雪的手臂,才能得到力量站住,他的声音发抖:“雪丫头,那,那天上的是什么?”

        “别怕,承一会赢的。”如雪回答的淡然,可老张明显好了一些。

        我望了一眼老张,笑了,比了个大拇指,表示他很强悍,至少看见样子如此狰狞,数量如此众多的鬼头,还能站着,比很多男人强悍了。

        我没有去看身在战场中间的傻虎的情况,因为通过感觉,我就知道傻虎心里透着一股霸气的自信,并不用我过多的担心。

        果然在一片鬼头的疯狂嚎叫中,忽然一声虎吼在一片嚎叫声中响起,如同一片密密的草丛中,忽然长出了一颗粗壮的大树,瞬间压过了所有的绿草!

        那一声嚎叫就是王者的嚎叫,傻虎曾经就是这里的王。

        吃了‘兴奋剂’一般的鬼头在那一刻流露出了微微的畏惧,但是何龙双手掐诀,引领着阵法,在瞬间,鬼头们的畏惧就已经淡去,变成了一片迷茫的疯狂,那抹额头上的红色在扩散,瞬间涨红了鬼头们的整张脸。

        所有人都看着这变化的战场,拼命的施展着术法,眼中的担心流露无疑,可是刚才还极其有限的术法,已经对这些鬼头没有多大的作用了。

        何龙此刻也停止了施术,想必他们这个秘阵已经开始正常的运转,何龙带着一丝冷笑,对着肖承乾比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动作,肖承乾没有愤怒,只是说到:“牺牲鬼头换来的暂时提升,何龙还真的打算借着我们两个一战成名。”

        说话间,肖承乾已经站了起来,望着我的眼神有一丝询问,仿佛是在询问我为什么还不出手,我平静的看了肖承乾一眼,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给肖承乾解释,傻虎的意思是现在不需要我出手,它能感应,还有一个厉害的家伙!

        我的平静仿佛就是对肖承乾最好的解释,他没再多问,而是深吸了一口气,掏出一个小瓶子,灌了一口小瓶子里的液体,我闻着有一股子药酒味儿,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一口吞下了那仿佛极其‘辣口’的药酒,肖承乾微微皱了皱眉头,下一刻,闭眼,踏起了步罡,我很熟悉这个步罡,下茅之术,肖承乾认真了!

        不过敢在这样的战场中,就这样的施展施术时间极长的下茅之术,这小子对我是有多信任?万一我是装B,装深沉,装高手呢?

        但也容不得我多想,何龙在‘鄙视’了一番肖承乾以后,下一刻就扬起了双手,比了一个怪异的手势,然后口中依然在行咒,随着他那个怪异的手势陡然张开,那些鬼头终于疯狂了,开始如同饥饿的人冲去‘食堂’抢饭一般,疯狂的朝着这边飞驰而来。

        术法挡不住了,它们根本不计较伤害!

        肖承乾带来的人不淡定了,眼神中开始流露出绝望的神情,只有肖承乾淡定的闭着眼,踏着步罡,我看得出来,这小子的下茅之术已经极其的熟练,在踏步罡沟通的表情没有任何一丝吃力的表现,谁又不是在成长?

        我想起了荒村村口那一战!

        那时的他见我施展下茅之术的震惊!

        小喜的身形已经膨胀到了一个极限,这时,在场中忽然刮起了怪异的旋风,扬起地上的积雪,随着积雪飞舞空中,我看出来了,小喜召唤出了一股‘龙卷风’,威力不大,但对于它这种化形未成的妖修,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旋风没有朝着鬼头前行,而是朝着承心哥的方向刮来,看得出来,小喜那眼神,非常的吃力,是在极力的控制着这股旋风。

        承心哥依然带着笑容,还是如春风一般,一个黄褐色的纸包在他的手指间反复的变换着各种花样,他很淡定,也有一种医字脉要出手,扬眉吐气正名的张扬!

        可是绝望的人依然绝望,肖承乾的人一退再退,可是肖承乾没有说话,他们又怎么敢逃跑?能带来这里的都是精英!

        距离越来越近,转眼已是即将到眼前,在那个时候,我看见傻虎吞下了第二只鬼头,传来的情绪是一种满足!

        只是下一刻傻虎的身影就已经不见,一直望着傻虎,神色中带着贪婪,不忿,紧张,防备的何龙神色陡然变得诧异,傻虎到哪里去了?

        只有我平静的看着天空的战场,心里非常清楚这一个过程,傻虎和小喜一样,是玩风的,只不过虎虎生风,傻虎对风的亲近是天生,小喜是不能比的。

        所以,傻虎是利用了风的速度,瞬间就让自己的速度达到了一个可怕的极限,如果是生前,傻虎也到不了这种速度,可是此时它是灵体!

        我的感受,在下一刻就得到了证明!

        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虎,在何龙诧异的神色还没退去的时候,就出现在了疯狂的鬼头们的前方。

        ‘吼’,这一次的吼声可不是示威,而是真正带上了大妖的,王者的精神力,实质的威压,那些亢奋的鬼头,竟然在一瞬间被冲的七零八落。

        ‘呜呜’,一声脆嫩的声音也忽然响起,仿佛是在应和着傻虎,没多少人注意,只有我和承心哥陡然转头。

        嫩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