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九章 邪修何龙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九章 邪修何龙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我的问题,肖承乾答的很直接:“那拨人挺神秘的,我们进山,自然遇见了妖修,得到了这个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赶来,我想那拨人身为修者,没道理会不发现妖修,那也就没道理不得到这个消息来寻找大妖之魂,可是至少我没见着他们有任何动静,也或者我们快马加鞭赶在了前面。”

        “妖修很多?”我想起了老张地图上标示的七个险地。

        “如今这光景,哪里算得上多?我外公曾经跟我说过,在早些年,那一片大山里没有几个妖物?不过说起来,遇见本事大点儿的,应该起来也不轻松,其中一位长辈还受伤了。”肖承乾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有点沉重。

        我没说什么,我绝对相信肖承乾的话,就如小喜和小毛,它们是先天有灵之物,所以化形简单了些,但是本体是黄鼠狼,不是什么厉害的存在,加上时间尚短,也没个传承,如果是放在以前妖物尚多的时候,应该是属于很底层的小妖物了。

        肖承乾见我没说话,接着说到:“其实明,暗两个组织也是内斗不断,我们这一脉算是中间派,夹杂在中间,不过实力摆在那儿,想动我们也不容易。那拨儿人挺重视这次的行动的,听说来得人全部是精英一般的存在,二十个以上的人应该是有的,承一,你这势单力薄的,无疑是虎口夺食,退出吧?”

        “当年,是你们带走杨晟,杨晟如今在哪里?还在你们那里吗?”我没有回答肖承乾,我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不试试怎么知道?杨晟其实是我和肖承乾的禁忌话题,毕竟牵扯的太多,可是这一次我就是忍不住提起了,那一次惨烈的小鬼之战,说到底和杨晟有脱不了的关系。

        “他?”肖承乾的脸色显得有些为难。

        原本我还想说什么的,可是在此时,我的脸色忽然一变,下一刻就下意识的打开了天眼,在我做完这一切之后,肖承乾的脸色也变了。

        论灵觉小辈当中很少有比我强的,但是肖承乾做为那边优秀的后代,自然也不差,他也察觉了,有灵体在旁边!

        这是什么灵体,连吴老鬼都没有发现?

        但是在天眼之下,我很快就看明白了,天空中漂浮着一个淡黑色的气息团,只有一张扭曲的脸的存在,这是比较统一的形态——鬼头!

        邪修的招牌养鬼之术!

        被我们发现了,自然就不可能让它走掉,我刚要掐诀,却发现那鬼头忽然就不见了,这个问题很简单,把鬼头召唤回去,自然就很快,我们的术法是跟不上的,也只因为我们发现的太晚。

        “我们刚才的谈话被偷听了。”肖承乾脸色难看。

        “也没被偷听多少吧,就算操纵着鬼头,要听到我们谈话,也是有距离限制的。”我答到,这是我对自己灵觉的自信。

        我们死死的盯着两边的山头,而我们各自的人马看见我和肖承乾的不对劲儿,也快速的聚集在了我们的周围。

        “他们来了。”我简单的说到,看见鬼头,如果还联想不到邪修,就是我傻了。

        “给个你的看法。”这是肖承乾对我说的。

        “暂时联手吧,不管这大妖之魂最后的归属是谁,总不能让邪修得了去,从我手里面抢,总比从他们手里面抢要来得方便吧?”我很直接的说到,肖承乾要的也就是一个联手的态度。

        “陈承一,你以前没那么能说,倒是要冲动的多。”肖承乾忽然笑着说到。

        “彼此,彼此。你以前和林辰比起来就是一个愣头青。”我说的也是实话,林辰显然有心机的多。

        只是岁月让人成长,现在的肖承乾在组织的内斗之下,不快速成熟那才奇怪了。

        我们‘轻松’的说着话,但也就在这时,一队人马终于出现在了那边的山头之上,也不下来,就是死死的看着我们。

        吴老鬼飘到了我的面前,小声对我说到:“承一,就是他们,其他人那天我没看见,但站在中间,穿蓝色外套那个,那天在的,很厉害的,我脱离那个门派之前,就知道他,他几乎是那个门派小辈中的第一人了。”

        我点头没有说话,因为在这时,我发现傻虎醒来了,有一股愤怒的敌意,一直在我体内咆哮着,我不明白傻虎为何会那么愤怒,不停的在给我传达,它要动手的意思,所以也就来不及回答吴老鬼的话。

        也在这时,肖承乾在我耳边说到:“承一,我得承认,你比我厉害一点儿,那个穿蓝色衣服的,看见了吗?他叫何龙,在明暗组织的名气都很大,反正属于邪修那边小辈的顶尖几个了,而且为人最是争名夺利,虚荣的很。你上次在鬼市大出风头,他就放过话,说有空的时候要和你斗上一斗。”

        我倒是不知道我在鬼市做下的事情,已经引起了那么多的连锁反应,但是斗上一斗吗?那谁怕谁?

        虽说在道家修者里,一直有个说法,论起心境的稳固,功法的进境,修邪修之法的家伙绝对不如修正法的家伙,但是要论起斗法的手段,正道之人是不如那修邪之人的。只能凭借功力去硬压!

        这个说法是有道理,也有根据的!正道之人本身只重功,而不重术,而且行事手段颇多顾忌,但邪修没有什么顾忌,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斗法厉害是正常的。

        可惜,我们老李一脉秘术最是多,还真的不会怕了邪修。

        我和肖承乾没有说话,反倒是那边的人全部在山头上不动了,那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下了马,我们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可是下一刻他那有些尖细邪气的声音就传入了我和肖承乾的耳朵:“哟,肖承乾,你这个落魄少爷倒是赶在了前面,也怪不得你,现在你的地位可是不入从前了,不争着立个功劳,可怎么好啊?你说对吧?不过,上赶着立功劳也是没有用的,因为就算你们是中间派墙头草,不是咱们暗组织的人,也是要凭拳头说话吧?谁的拳头大,当然谁就有话语权,你是比不上林辰的,呵呵呵呵”

        这个何龙,一开始说话嗓音虽然有一点儿尖细阴险的感觉,我还能接受,毕竟邪修嘛,心性容易扭曲,表现在各个方面也正常,可是他开口一笑,我是忍也忍不住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声音比女人还‘妩媚’,虽然距离远,可是我清楚的看见了,他竟然伸出一只手故作姿态的去捂嘴,他翘着兰花指。

        我很想问肖承乾,这何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是此刻的肖承乾已经捏紧了拳头,但是还是一脸平静,开口回应到:“收起你的兰花指吧,你再怎么故作娇柔,你也不是真的女人,另外我们组织的事情,也不会容你这个外人三言两语的来挑拨,我和林辰再怎么样,也是一个组织的人,他上位或者我上位,都是为组织做事儿,难道还能照顾你这个娇滴滴的汉子?”

        娇滴滴的汉子?我忍不住放声大笑,但心里也佩服,果然肖承乾是成熟沉稳多了,何龙故意刺激他,他竟然不为所动。

        毕竟等一下肯定是要打一场的,能让对方心里充满怒火,在斗法中多少是占了一些优势!

        “你说什么?”何龙的声音一下子愤怒了,变得更加尖细,他想挑动肖承乾的怒火,自己倒是先愤怒了起来。

        下一刻,何龙念了一句很间断的咒语,手上掐了个手诀,立刻就有七八个鬼头从他的身体里出现,围绕在他的周围。

        这些鬼头气势不凡,全部都充满了森冷阴邪的气息,连那一边的天空仿佛都快变得黑暗,像夜就要来临了一般。

        看着这一幕,承心哥眯了眯眼睛,而我的神情也变得郑重了起来,能培育出有这种气势的鬼头,这个何龙绝对不简单。

        对啊,我可不能因为你是一个娇滴滴的汉子,就小看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