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八章 肖承乾带来的消息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八章 肖承乾带来的消息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吴老鬼捂着屁股,用鄙视的眼光望着我,承心哥和肖承乾,嘴上喊着:“你就算用柳条鞭征服了我的身体,可你们的行为让我鄙视,永远征服不了我的心。”

        肖承乾看了吴老鬼一眼,吼到:“你懂个屁。”

        承心哥倒是淡定,用眼睛斜着老吴,说到:“我用的着征服你的心吗?”

        吴老鬼在刚才被肖承乾用沾了符水的柳条鞭抽了两下屁股,心中暗恨,干脆飘到了如雪跟前,大声说到:“雪姑娘,你刚才也听见了吧?在他们那‘龌龊’心思里,无马是个什么意思了吧?雪姑娘,他们身为修者如此下作,真是恬不知耻。想我吴言五,如果有心看那龌龊之事,根本就不用买什么光碟,随便飘去一个录像厅就看了,可是我有做过吗?对比之下,我就是那高山白雪,他们就是那池塘淤泥。”

        “哦?”如雪若有所思的望着我,忽然就开口问我:“承一,好看吗?”

        我一下子脸涨得通红,肖承乾大少爷脾气大,开口就骂到吴老鬼:“我老吴一脉讲究的,你懂什么?我们是道士,又不是和尚,用不着压抑本性,心不通透,反而适得其反。”

        承心哥也接口到:“老李一脉讲究的也是本性尽情的释放,说到底那是一个入世的过程,既然要做普通人,嗯,普通男人,避之如蛇蝎,反倒虚伪,师父曾说,没有拿起,又哪有放下?”

        老吴一脉,果然和我师祖是同出一源,不管他们选择的路是多么的不同,但是对一颗道心的看法,倒是出奇的一致,要拿起七情六欲,最后才能放下,心合自然。

        至于我,如雪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只能磕磕巴巴的说到:“那个如雪,我首先是是一个男人,然然后才是一个道士吧?”

        如雪转过头,小声的说到:“也是,这和心思龌龊与否倒是没有关系,道士也可娶妻生子,难道还怕看什么无马吗?都能做,不能看,也是假了。”

        这一次,连老实人老张都笑了,估计从此对修者的看法又深了一层,那的确是跟仙风道骨,清风白雪没有必然联系的,只有小喜和小毛还在迷茫。

        吴老鬼已经飘到了承心哥面前,小声的说:“我以前在录像厅看过,可怜我已经是灵体,看着只能兀自悲伤啊,但是我真没有见识过什么无马的啊?你供奉我是吧?哪天弄个光碟给我看看啊?”

        承心哥再次斜了一眼吴老鬼,说到:“你不是高山白雪吗?”

        吴老鬼讪讪的笑,我懒得理会这个吴老鬼,反倒是看着肖承乾,此时他的人马已经都下来了,有些保持警惕的在离我们十米远的地方等着。

        我望着肖承乾说到:“咱们有话直说吧,你到这里来,也是为了那传闻中的仙人墓吧?寻到这里,也是为了那个传言?”

        肖承乾摸出了一只雪茄,在这冰天雪地的天气里,也不嫌麻烦,精心的剪了,又是麻烦的慢慢预热,然后还撕了一片不知道什么的木柴来点火,吸了一口这才慢条斯理的说到:“对你是没有隐瞒的必要,的确是为了那仙人墓,你走吧,你争不过我们的。”

        “怎么说?”我伸手推开了肖承乾递过来的雪茄,点了一支香烟,但是神色平静。

        “土包子。”肖承乾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到:“坐下来说吧,这几天赶路,我骨头都快被颠散了,一骑马两条腿就磨得难受。”

        “然后就成了无马?”说话间,我已经随意的坐在了雪地里。

        肖承乾笑着给了我一拳,挨着我坐下了,说到:“别扯淡,说正事儿吧,详细的说就是这一次我们来了大批的人,有长辈来,进了老林子听了那大妖之魂开墓的传闻,才分出了四支队伍分别朝四个地方赶,其余的人依然朝着仙人墓奔,你是运气好,遇见了我,否则少不得就要打一场。”

        “你要不让,咱们还是得打一场。”我吸了一口烟,很直接的说到。

        “半年多以前,你在鬼市把林辰那丫的给抽了一顿,是吧?”肖承乾忽然这样说到。

        “嗯。”我不明白肖承乾问这个是什么意思来着,

        “我是想说两个意思,第一是林辰也来了,第二是你既然打得赢林辰,也就打得赢我,我身后这些家伙是我们‘公司’的人,也不顶用。我现在可以二话不说的转身就走,可是你得到了大妖之魂也没用。”肖承乾很直接的说到。

        “为什么没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了肖承乾为什么会这样说了,仔细想来,的确是没有用的,说原因,也很简单,我们就算得到了大妖之魂,也会朝着仙人墓赶,那个时候,要面对的就不是肖承乾了,而是一群他们的人,还有长辈参与其中。

        我皱着眉头,大口的吸烟,没说话。

        肖承乾叹息了一声,然后说到:“看来不用我解释了,你也明白你是过不了这最后一关的。承一,我明人不说暗话,那个时候我不可能帮你的,友情是友情,可是立场是立场,而且你真的退出吧,那仙人墓对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

        “对我也很重要。”我闷声说到。

        “能有对我们重要?你师祖是明明确确的失踪了,有消息流传,是回了昆仑。可是,我们师祖,也就是我外祖爷爷,那是生死不明,虽然也有极大的可能,也是回了昆仑,所以”肖承乾说到这里有些黯然。

        我拍了拍肖承乾的肩膀,说到:“所以,才会被我师父带走了一大批你的长辈,是吗?”

        那批走的长辈和肖承乾的关系很深,毕竟他们那一脉,和我们老李‘光棍’一脉真的‘光棍’,人丁凋零不同,是真正的光收弟子,还是家族式的传承,肖承乾做为真正的少爷,走的那批人,很有可能在血缘上也和肖承乾有着莫大的关系。

        “不想提这个,若非因为如此,又怎么会让林辰那个家伙得势?总之,简单的说,我们的先祖也有传说说是死掉了,这个仙人墓,很有可能是我们先祖的葬身之地。你说,对我们来说,是不是很重要?承一,你退出吧?”肖承乾还在劝说着我。

        我的眉头紧皱,实话实说,这个消息震撼到我了,要说和我完全没关系,那是不可能的,老李是我们师祖,那如果真的是肖承乾师祖的坟墓,那么也可以说是我师叔祖的坟墓,这里面的线索是不是更多一些呢?

        毕竟寻找昆仑已经是我的执念,不管是我对我师父的找寻,还是说对修道一路的执着,都是构成这个执念的主体!

        “现在放弃是不可能的,到时候如果没有办法,再说放弃吧。你们人多势众,给我说点儿情报吧,我知道这一次来仙人墓的,除了你们这一脉,还有一拨儿人,是谁?有消息吗?”我问肖承乾。

        “另外一拨儿人是邪修,你去参加过鬼市,应该知道,有明,暗两大势力,那一拨儿人是暗组织的!说起来,是我们在他们组织安插了一颗重要的棋子,才得到了这个消息,分析之下,觉得有可能是我们老祖宗的坟墓。”肖承乾很直接的把消息卖给了我。

        “我觉得你们想多了,这不可能,这个仙人墓明朝的时候就存在了,那时候你们老祖宗还在活跃吧?怎么可能葬身于此?这点儿你们都想不通?”我越想越觉得我的分析是对的。

        要知道,我的师祖就在解放后,都还有活动的踪迹,而且我判断我的师祖是明末清初之人,怎么可能他的师祖?

        肖承乾望着我,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说到:“这个就是秘密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秘密?我想不通什么秘密能把两件事情联系起来,但是我也不会费尽心思的去想这个,直接问到:“给我一点儿那拨儿人的消息。”不知道怎么的,我想起了冯卫,那个在鬼市上,被我钻了空子,然后打败的人。

        如果是的话,我怕是得必须感慨一句,人生何处不相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