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二章 小狐狸的选择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二章 小狐狸的选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老张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手里带着猎物,真亏他去查一下地形,都能搞到吃的,我们几乎是从昨天饿到现在,也幸亏就老张在,这冰天雪地的晚上,也真亏他能那么快搞到猎物。

        老张有些忌讳接近两只黄鼠狼,回来暖和了一会儿,就提起猎物,闷声说到:“你们说,我去收拾一下猎物。”

        这种事情我们都表示理解,可能在老张眼里,这一幕人,鬼,妖席地而谈,比做梦还不真实,他的选择早已经做出来了,终究是要回到平淡生活里去的。

        小喜的故事到这个时候刚好讲完,我们感叹不已,却在这时吴老鬼也做出了一副深沉的模样,也似很有感慨,我很好奇,吴老鬼这个神经粗大的家伙能有什么感慨,却不想吴老鬼自己却说出来了:“唉,我算明白了,偷鸡误事儿啊,偷鸡误事,你说你们黄鼠狼因为偷鸡都背了多少年的骂名儿,打也被打了,咋就不改捏?”

        我一下子脸涨得通红,是被想爆笑的冲动给憋的,只因为顾忌小喜的感受,才强忍住没笑,心里却在想,怪不得吴老鬼以前修道没天赋,因为它这‘领悟’能力实在是太逆天了。

        小喜却不以为意,说完这些话,忽然放下小毛,朝着我就直直的跪了下来,二话不说的就开始叩拜。

        我不明就里,自然是要去扶小喜的,却不想小喜说到:“你不用扶我,我要拜的不是你,是狐仙姐姐,若不是它当年的洞穴,我和小毛只怕早就死掉了几百年,并且一声懵懂,不得开灵智,狐仙姐姐于我既是恩人,又是师父一般的存在。而我这一拜,也是代小毛再一拜,小毛灵智未曾全开,还属于兽性未脱,懵懂幼稚之时,加上性子又偏激,对狐仙姐姐有不敬的念头,是该我在这里磕头认罚。”

        说话间,小喜就恭恭敬敬的朝着我肩膀上原本在打盹的嫩狐狸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这嫩狐狸见小喜拜它,原本还在打盹,忽然就精神了,立刻耀武扬威的蹲在了我肩膀上,神情得意,努力想做出一副威严的样子,无奈太嫩了,看着倒是挺有喜感。

        这就是残存的记忆吗?我看着如今可爱的嫩狐狸,想起石室壁画上,那真正威严的大妖,身下是一群带着奇异面具的人在跪拜于它。

        “狐仙姐姐,它是那只碧眼狐狸?”在小喜拜完以后,吴老鬼一下子惊呼出声了,然后嚷到:“承一,你咋不早说?碧眼狐狸啊,你竟然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都没有表达出我的友好,承一,你这阴险的家伙,不能够啊!”

        我满头黑线,对吴老鬼问到:“你一直能看见它?”

        “是啊,你不是有本事吗?我还以为你无聊,把身上带着的‘战斗灵’召唤出来了,这么‘眯(小)点儿’一个狐狸,谁知道是碧眼狐狸啊?”吴老鬼回答的理所当然。

        我闭嘴了,我发现和吴老鬼这种反应慢二十几拍的人说话,永远是一种自虐的行为。

        “承一,碧眼狐狸在你肩膀上?让它显形来看看?”承心哥倒是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我试着跟这只有些二百五的嫩狐狸沟通,却不想它很好说话,也有能力做到让大家看见,只是一小会儿,大家就看见一只白毛碧眼的小狐狸蹲在了我的肩膀上。

        不得不说,这嫩狐狸的外观是很有杀伤力的,如雪喜欢的眯起了眼睛,想要抱它,无奈它是灵体抱不到,至于承心哥直接诱惑这只嫩狐狸了:“小可爱,跟哥哥走呗,哥哥比他温柔多了。”

        我不满的盯着承心哥,说到:“你一大男人,表现的跟女人一样干嘛?”

        承心哥扶了扶眼镜,说到:“谁规定大男人不能喜欢可爱的东西了,你吗?你这种跟你师父一样粗线条的家伙,懂什么叫美吗?”

        我无言,其实说实话,就算碧眼狐狸跟着我,也注定得不到最好的待遇,在师祖传法那次,我就知道了,和别的修者不同,我们老李一脉是有秘法可以养本命灵的,就是共生魂,但是一辈子注定也只能是一只,碧眼狐狸如果跟着我,倒是真的得不到共生魂的待遇,承心哥也是我们这一脉的,如果碧眼狐狸肯跟着他,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又狐头横骨在,他也同样可以把碧眼狐狸的残魂培养成自己的共生魂。

        我在郑重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看见了嫩狐狸摇摆不定的样子,同时也读到了这只小家伙的心思,大概意思翻译过来就是,怎么办好呢?我喜欢那个笑起来比较温和斯文的哥哥,这个哥哥不温柔。

        我X!我心中那个火大啊,一只母狐狸都能被承心哥‘勾引’了去?这个装温柔温和,实际一肚子‘坏水’的春风男!

        而承心哥不理我愤怒的目光,继续勾引到:“小可爱,来跟着哥哥吧,哥哥是学医的,平时为你补补什么的,是很简单的哦?过来吧,哥哥会很疼你的。”

        终于,那只嫩狐狸经不起诱惑,跳到了承心哥的肩膀上,但仿佛对我还是有一些不舍,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它哪里是对我不舍。

        面对嫩狐狸的决定,我火大,觉得没面子,但实际上我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是为承心哥高兴,按照师祖的意思,有了一只共生魂,才算是完整的老李一脉,在那个时候,我读到了他的遗憾,自己太过匆忙,没能为徒弟们准备一只共生魂。

        而准备好的虎魂,也许我师父都不知道真正的意义,或者我师父知道,只是他出于爱护我,给了我,又或者,他不想特立独行于自己的师兄师弟面前,尽管当年他们因为小师姑的事情翻脸了很多年。

        具体师父怎么想的,我不知道,除非有一天我能找到他,亲自问问他,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他的。

        想着,我把那截横骨递给了承心哥,说到:“平日里,让这嫩狐狸在这里滋养,回去了我帮你炼化一下这玩意儿,再跟你说点事儿。”

        原本承心哥的‘勾引’只是和我开玩笑,他也不是真的要带走嫩狐狸,毕竟他是医字脉,不是要战斗的,见我那么认真,他反倒诧异了,对我说到:“承一,你开什么玩笑,我是医字脉啊?”

        “承心哥,相信我,没开玩笑,咱们从老林子里回去以后,就要面对更难的事儿了,江河湖海里的怪物怪事儿,怕是比这老林子多了去了,我们师门到时候一起出动,你是需要它的。”我认真的对承心哥说到。

        承心哥的表情有些迷茫,但嫩狐狸又再次在承心哥的肩膀上打盹儿起来,可是出于对我的相信,承心哥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

        倒是小喜说到:“这样真好,跟着一个修者,狐仙姐姐的残魂倒是得了一个好归处,免得总是处于很危险的境地,很多存在都打着它的主意,包括小毛,要不是我压制着它。”

        我不解的望向小喜,小喜则耐心的解释到:“这些事情,倒是说起来话长了,我应该怎么对你们说呢?其实,这一次找到你们,我也有一事相求,你们听我说完,能否做个决定,带上我们?”

        “带上你们?去哪里?”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去那神仙的地方,这老林子加上你们,来了三拨儿人,这冰天雪地的进林子,走得方向也是朝着那里,你们不会不是也是去神仙地方的吧?”小喜的声音带着一丝狡黠。

        是啊,它是妖物里比较善良真诚的存在,可是这和它狡黠也并不矛盾。

        我明白,这下才是小喜找我们谈话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