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九章 又来一只?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九章 又来一只?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无论那只嫩狐狸是怎么表现的,这一架我还是得打下去,总觉得眼前这只黄鼠狼有点儿‘兽性’未脱的样子,想什么就直接表现的‘**裸’,就比如刚才我看的分明,绝对是觊觎着我肩膀上的嫩狐狸,那眼神就像捕食者之于猎物一般。

        在和八个咪咪的对打中,我脑子里不停的在思考着这件事情,只因为我曾经怀疑过它是吴大胆遇见那只妖物,可事实上那只妖物充满了灵性,和人对话,也克服了兽性,只是拿了一条鱼就走了,绝对不是眼前这只妖物能够比拟的。

        要知道,人的心头肉于妖修来说,并不是什么味道特别好,而是心藏一口精血,一股子人的灵气,对妖修是大有补益。

        所以,看到什么聊斋,包括西游记在内,高高在上的打妖怪要吃的都是心!

        能忍住这种诱惑的家伙,能像眼前八个咪咪一样是‘智障’型的吗?更让人佩服的是它已经触摸到道,触摸到一点儿仁慈的意思。

        八咪姐力气很大,也很灵活,可惜没有什么招式,纯粹就是一通乱打,而我从小和师父学艺,虽不是武家人,但也比八咪姐专业多了,加上师父曾经让我重点练习了的锁人的一些招式,在如今也派上了用场。

        在缠斗了7,8分钟以后,终于被我逮着一个机会,死死的锁住了八咪姐,可一锁住,我就差点松手了,只因为八咪姐身上的味道太过‘**’。

        我大喊到:“苏承心,你丫要不再快点儿,我就和你拼命。”

        承心哥见我那副要崩溃的样子,哪儿还敢怠慢,冲过来,就金针伺候起八咪姐来。

        我站起来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要洗澡,我绝对要洗澡。

        而老张嘿嘿的笑,说到:“这事儿倒不难,这深林子里有一处有几口温泉,是我祖上发现的,一般人去不到深林子里去,这些温泉还没啥人发现过。”

        听到有温泉,我就心生向往了,而吴老鬼也飘到了被金针封住的黄鼠狼面前,咋咋呼呼的嚷道:“这家伙要咋处理啊?妖狼瞎子都看出跟它是一伙的,处理不好,咱们剩下的路也不好走啊。”

        这倒是个问题,我看了一眼八咪姐,那眼神儿倒没有啥害怕的意思,倒有一股子临死不屈的愤怒,这可真有意思,这愤怒是从何而来?

        老张倒也干脆,提着枪和一根大棒子过来,说到:“还能咋处理,一枪给毙了呗,或者一棒子敲死,黄大仙这家伙偷鸡摸狗的,到了哪个屯子里,也不能给了好。”

        老张是猎人,又长期活动在山下的各个屯子,屯里人对黄鼠狼啥态度,是再清楚不过了。

        说话间,老张举起了棒子,或许这一番的经历,让老张对待这些妖物也不是那么害怕了,就当一般的大型野兽处理了。

        承心哥摸着下巴没说什么,我双手插袋,再次看了一眼八咪姐,发现面对老张的大棒子,八咪姐第一次流露出了畏惧的神情,我有点儿于心不忍,刚想叫老张住手。

        却不想此时八咪姐竟然拼着命在承心哥的金针封穴之下都动了一下,然后一股子奇臭无比的气息瞬间就弥漫在了整个岩洞里。

        “我X,这味儿!”有洁癖的承心哥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下一刻他却连爆粗口的力气都没有了,捂着鼻子,软软的靠着一根钟乳石坐下了。

        我和老张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一下被熏的全身发软,脑子发晕,这是什么境界?这就是把人能臭晕过去的境界!以前我还不信来着。

        吴老鬼倒没啥感觉,做为一只灵体,它完全可以不受这些影响,只是在旁边解说到:“原来这场精彩的表赛还没有结束,为哈啊?因为那妖怪还有绝招——放屁,眼看着咱这边两位男子选手被熏昏了,观众大嚷着‘不能够啊’”

        “闭嘴!”我和承心哥再次默契的,有气无力的呵斥着吴老鬼,却不想这一张嘴,一股子臭味儿钻嘴里去了,我一下子脸憋得通红,终于忍不住大吐特吐。

        狗日的八咪姐!

        但也就在这时,这个洞穴里传来了新的动静,是从那个出口传来的,难道又有什么东西要进来?

        我被熏得晕乎乎的,但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那个洞口,但出人意料的是,我看见了一道跟八咪姐差不多大的影子冲进了洞里,却没有看清楚是什么?

        接着,我看见那道影子开始在岩洞里疯狂的奔跑,速度快到就如旋转一般,渐渐的,岩洞就起风了,渐渐的,岩洞里的臭味就这样被风给慢慢吹散了,空气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味道。

        而在空气清晰以后,那个身影也停了下来,我仔细一看,一口老血就憋在了喉咙里,是的,我没看错,又一黄鼠狼出现了。

        不同的是,人家整个就透着朴实的味道,比起八咪姐的花花哨哨,人家就一工农阶级,保持黄鼠狼该是什么样儿,就是什么样儿的本色,虽然大了一点儿,虽然背上的毛几乎是全白了。

        可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是来帮助我们的吗?我皱着眉头仔细想,没觉得我在老林子有啥熟悉的黄鼠狼,莫非是师父?他在老林子和这黄鼠狼有过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交往?这可真是的,我想着师父深情款款的抱着一只黄鼠狼的模样,我陡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原谅我,师父,如果有机会再见,我发誓是绝对不会告诉凌青奶奶的。

        面对我探寻的目光,那只黄鼠狼的神色竟然是平静的,下一刻,它竟然人立而起,给我们所有人作揖起来,似是在讨饶一般。

        和八咪姐比起来,这只黄鼠狼是非常诚意的,人家一进来,先使了法门驱散了臭味儿,接着又是作揖,真是一只有修养,有礼貌的好黄鼠狼。

        八咪姐被承心哥的金针封穴封着不能弹动,但是打它看清了这只黄鼠狼以后,竟然发出‘嘤嘤嘤’的哭声,敢情和吴大胆遇见的那只和人说话都说的无比利索的黄鼠狼比起来,这八咪姐除了‘呵呵呵呵’,就只会‘嘤嘤嘤嘤’了啊?

        这叫什么?哭笑组合?

        “你是在为它求情?”说话的竟然是如雪。

        如雪的话刚一落音,忽然我们就听见了一个清晰的女声传入我们的脑海,妖物不见得会人类的语言,但是精神上的交流是绝对没有问题,也别小看了人的大脑,如果普通人能够体会这种精神交流,就绝对可以理解这种大脑‘自动翻译’为话语的本事了。

        当然,在普通人看来,这也和说话没多大区别了,吴大胆遇见的就应该是这种情况。

        那只白毛黄鼠狼是这么说的:“我和妹妹一直都在此地修炼,虽然知道危险,但也抗拒不了这个地方修炼的好处。比起我来,妹妹修炼时间尚短,不懂人伦礼数,希望各位见谅,就放过我妹妹一次。”

        瞧瞧,什么叫素质?这就叫素质!一番话说的文绉绉的,让人心理舒坦,我打心眼里愿意原谅八咪姐了,虽然我还不太清楚,承心哥他们是为啥和八咪姐打起来的。

        可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就听见八咪姐开始急吼吼的叫了起来,那声音我们不懂啥意思,但是听得出,那是又气愤,又委屈,还着急上火。

        那只礼貌黄鼠狼听着听着,脸色就变得怪异了,过了一小会儿,它很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你们骂我妹妹八个咪咪?”

        说话的时候,它下意识的去遮挡自己,我和承心哥差点没吐血,刚才还夸你有素质呢,这下又来了,难道黄鼠狼那意思都是,我们人类稀罕看黄鼠狼的两排咪咪?

        可它估计又觉得不合适,竟然站了起来,一声白色的布莫名的出现,紧紧的就把自己裹住了。

        障眼法,还能简单的风行法门,我眯了眯眼睛,我可一点儿都不敢小看这只黄鼠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