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八章 金针刺穴 请神上身 为华仔1122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八章 金针刺穴 请神上身 为华仔1122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的,是真的笑不出来,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西游记现实版吗?

        在那个年代,西游记如火如荼,我还住在北京的大院儿,大院里很多小孩子都疯狂的追看西游记,但是也有几个小屁孩哭死哭活的不愿意看,为啥?因为电视里妖怪的形象吓人啊。

        我当时听了好笑,觉得那几个小孩子忒胆小了,可事实上一个人真的面对一个人身动物头的存在,怕很多人会吓得哭出来。

        只不过我和承心哥是哭笑不得,为啥?

        此时的情况再明显不过了,杵在我们面前的是个女黄鼠,不,母黄鼠狼,那张遮羞布一掉下来,我们第一时间就看见那只硕大的黄鼠狼头。

        可横骨哪里是那么好炼的?这只黄鼠狼是显然的没有化形成功,说到底它只能算是可以人立而起,四肢的比例比较像人,身上还是毛绒绒的。

        在东北有很多关于黄大仙的传说,真真假假不可细分,但总有一点儿是没错的,就是黄鼠狼是最爱模仿人的一种动物,比如说拜月亮啊,比如说拦在路上作揖啊之类的。

        要说这其中的原因,黄鼠狼和狐狸一类的存在一样,是非常有灵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抛开家畜不谈,黄鼠狼绝对是离人类最近的一种动物,偷鸡摸狗的家伙就是它,可长期以往,人类的一切对黄鼠狼产生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它此时就这么杵在我们面前,要命的是还做出一副害羞的样子,下意识去捂胸,好像我和承心哥占了它莫大的便宜似的,而如雪的内衣就这么歪歪斜斜的挂在它身上,更莫名其妙的是它身上还挂着很多小袋子。

        小袋子破了一个,里面露出来的竟然是干花。

        面对这样一只黄鼠狼,我们除了哭笑不得还能有啥表情?我说为啥第一时间没有闻出这家伙的味儿,连老张都没闻出来,这家伙原来还会在身上带着人工香水——干花啊!

        它不知道的是这种香臭味儿混合,形成了更难闻的怪味儿,看着它此时的模样,我更是气得破口大骂:“你丫八个咪咪的家伙,穿啥内衣?像那回事儿吗?遮你X的遮,老子还没问你要钱,好去洗眼睛。”

        吴老鬼在旁边冷不伶仃的来了一句:”估计承一是被如雪的内衣给刺激的。”

        我连骂吴老鬼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我的话好像彻底的激怒了那只黄鼠狼,它竟然怪叫着一声,直直的朝着我扑了过来。

        你要说这妖物打架,想看法术的斗法那是在看小说,会法术的妖物都能修正道了,会法术了,哪里还会叫做妖物,那是真正的妖怪,也早就化形成功了。

        我没遇见过妖物,但是典籍上记载,妖物无非就是两点。

        第一,力大敏捷,这是人家先天的优势,咱们羡慕不来的。

        第二,就是迷惑人的心志,高级点儿的会使个障眼法。

        所以,它们除了形象恐怖点儿,识穿了这些,反倒你不会觉得怎么恐怖了,在某些野史记载里,常常有古人遇见妖物的故事,胆子横点儿的,提把大刀就上了,还能赢,就是这个道理。

        ‘澎’黄鼠狼的身体撞到了我肋间,那力气大的我差点儿连胃里的酸水都吐出来了,其实它是想咬我的,我机灵的避开了,不然这一下就是一大块儿肉。

        “承心哥,金针刺穴啊!”我大喊到,还趁机打了那只黄鼠狼一拳。

        承心哥看着我和黄鼠狼‘打’成一片,插不进手,喊到:“它动作太快,我扎不到。”

        我快哭了,显然和妖物硬碰硬的打,不是我这个‘仙风道骨’,最好躲在人家后面扔符的道士的作风,要慧根儿在就好了,绝对打的这只黄鼠狼连自己的妈都不认识。

        我大声嚷到:“扎我,金针刺穴,请神之法。”

        是的,金针刺穴请神之法,也算是秘法的一种,不过和老回曾经使用的献祭请山魈之法,要温和多了,金针刺穴是刺激身体的潜力,存思沟通‘天兵天将’之力,让身体也能承受的住,这也就是很多行走江湖的道士,莫名的力气会变得很大的法门。

        当然,代价也要付,那就是要在一定的时间内,供奉所请之神,天数按照借力的程度来界定。

        这个秘法很鸡肋,因为借力绝对是有个限度的,不要说达到慧根儿那金刚之身的程度,就连老回的山魈献祭也比不上,一小半都比不上。

        再说,道士是斗法的,又不是装大力士打架的,这金针刺穴,刺偏了,还会一不小心把自己整成个偏瘫。

        可无疑,此时此地却是最合适此法的!加上承心哥的技术绝对不会把我整成偏瘫。

        我这么一喊,承心哥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喊着:“老张,你用枪对付一下这八个咪咪,拖半分钟。”然后一把把我拖了过去。

        八个咪咪!这黄鼠狼又被刺激了,尖叫着扑向承心哥,可在这时,老张的枪声也及时的响起,‘啪’的一片儿铁砂,就炸在了黄鼠狼的身上。

        老张就是实在,干活从来不废话!

        而这时,承心哥的第一根金针已经扎在了我身上,接着,他的手影飞舞,下针几乎是没有犹豫的落在我身上,这就是有技术,都不带犹豫的。

        只是一小会儿,我就被承心哥扎得跟个刺猬一样,承心哥很得意的跟我说:“最大的开穴之法,刺激了很多要穴,你可以最大程度的借力。”

        我眼睛带泪的看了一眼承心哥,对付这妖物,你用得着给我扎成这样吗?我不需要最大程度的借力,只因为我的战术,只是为了拖住妖物。

        可是,我已经来不及啰嗦什么了,老张嚷着:“快点儿,撑不住了。”老张一边喊话的时候,一边还在装着子弹,就是老张这种神枪手,在速度极快的黄鼠狼面前,也是会落空枪的,再说这种枪械对这妖物的伤害也有限。

        我出于‘愤怒’,一脚把承心哥踢开,吼到:“去帮老张。”然后闭眼,掐诀,行咒,开始请神借力。

        这种术法的准备时间不用多长,我相信以承心哥从小练体的底子,也一定能够撑住的。

        在积阴之地,我的灵魂力简直达到了一个巅峰,很快就存思沟通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

        我大喝一声,踏脚三下,借力上身,下一刻一股子澎湃的力量瞬间就布满了我的全身,我几乎是喘着粗气想要发泄,睁眼就看见,承心哥被黄鼠狼的‘毛手’拍了一下屁股,正在暴跳如雷。

        我二话不说的冲了过去,忍着那剧烈的‘怪味儿’就冲着黄鼠狼的脑袋,对撞了那么一下子,结果黄鼠狼晕乎乎的被撞开了好几步。

        我也晕呼呼的,被它身上的味儿给熏的。

        我忍着难受,对承心哥说到:“等一下,我会钳制它,你抓紧时间,金针封穴!”

        “嗯!”承心哥的眼神委屈的紧,因为刚才被这八个咪咪给拍了一下屁股!

        我很想沉痛的对承心哥说一句,我能理解,但已经来不及了,黄鼠狼又怪叫着冲了上来,我也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此时,在我的耳边,响起了小狐狸激动的吼叫声,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就一直在我的肩膀上。

        只不过,这吼叫的声音哪里像一个大妖,嫩生生的,估计灵魂残缺了,也就失掉了大部分的记忆,变成了这种嫩狐狸!

        ‘澎’我狠狠一拳抽到了黄鼠狼的脸上,它一脸哀怨,估计是怪我不怜香惜玉,可它手上也没闲着,一爪子打在我手臂上,我顿时就有了一种快骨折的感觉。

        小狐狸估计此刻已经完全清醒了,见我们打得如此激烈,高兴的在我肩膀上蹦蹦跳跳的叫。

        可这时,黄鼠狼忽然双眼放光的看着小狐狸,那眼神恶狠狠的。

        小狐狸一下子就躲我脑袋后面去了,我眼角的余光瞟见,它正小心翼翼的伸出个脑袋悄悄的看。

        我心里憋火啊,你特么的是大妖啊,大妖!看看我家傻虎每次多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