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七章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七章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的确是不知道傻虎要做什么,从我和这个家伙‘相识’以来,从来听它的咆哮,都是威风凛凛的声音,就像无时不刻不在告诉大家:“我是一个山大王哦,我很厉害,我很威风的哦!”

        这么温和的叫声,我倒是第一次听见。

        这倒是一件异常让人诧异的事情,甚至让我诧异到了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下意识就想和傻虎这个家伙交流,可是这家伙就这么叫唤了几声之后,竟然头一塔,又沉沉的睡去了。

        我也猛然惊醒,我明明是在唤醒狐魂的啊,明明外面还发生了不可预知的状况,如果精神力可以流冷汗的话,我估计我又是冷汗一身了。

        可是,我再看向狐魂的时候,狐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正在定定的看着我,是因为残魂的原因吗?它此刻的双眼不是狐狸那种狡猾的眼神,而是一种对未知世界懵懂的眼神,就如初初出声的小崽子一般。

        对付这种可爱的家伙,我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也更没办法像女孩子一般爱心爆棚的就冲过去抱住,大喊:“好可爱啊!”我憋了很久,竟然冒出一句自己听了都要晕倒的话:“喂,你,跟我走!”

        那小狐狸对于我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迷迷糊糊的站起来,开始围着我脚边打转,东闻闻,西嗅嗅的,问题是我现在根本不是实体,只是一段精神意念,在存思的玄妙空间里与小狐狸交流,它能闻出来个什么啊?

        我真是有些没办法,却不想这家伙伸了个懒腰,‘嗖’的一声就蹦我怀里来了,那双湿漉漉的狐狸眼睛就这么看着我。

        而实际的情况,就是它的灵魂就这么轻易的依托在我的精神力上,也就意味着我可以轻易的把它带出去了。

        我受不了它那眼神,真想对它说,你正常点儿吧,有点儿大妖的觉悟好不好?一时,又会出神的想,它万一问我要奶喝怎么办?不然我恬着脸去求如雪帮忙?如雪会不会杀了我?

        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已经带着小狐狸走出了它藏身的横骨,我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这一只小狐狸竟然给我带来了好心情。

        引路诀是没用了,小家伙坚决不肯离开我的怀抱,我的精神力回归的刹那,我整个人也瞬间清醒了过来,第一个感觉就是我肩头多了一点儿什么东西,侧头一看,竟然是蹲着一只极小的狐狸。

        果然是大妖,就算残魂也可以清晰的表现到如此的程度。

        但我还来不及感慨,就差点被洞内的味道熏吐了,接下来,我就看见诡异的一幕!

        老张拿着猎枪,承心哥眯着眼睛,吴老鬼紧张的飘在承心哥的身后,正紧张的盯着前方,至于如雪,脸色依然有些苍白,还是靠在那里,但眼中也有几分担心。

        毕竟从存思的状态中完全清醒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时我才回忆起来,在我收魂的过程中,好像是发生了什么?

        于是,我顺着承心哥他们的眼神朝前望去,看见了一个身影,我发誓在这么紧张的时刻,我是不想笑的,但我忍不住。

        这个身影我是见过了,就是那个花花绿绿偷内衣的家伙,嗯,妖狼是它的手下,这个原本没什么,关键的地方在于,它身上穿着如雪的内衣,嗯,内衣外穿,直接就罩在了它花花绿绿的衣服之上。

        它没动,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我们,是不是看着我也不知道,因为它的一张脸也包得严严实实。

        面对我憋不住的放肆小声,承心哥双手插袋,眯着眼睛说到:“很好笑,咋一看,我以为是超人来了,那么时尚,还内衣外穿。”

        “哈哈哈,就是!”我笑着说到,但心里却一点也不轻松,这是一只活生生的妖物!妖物我还没对付过,我笑,可不代表我不在意。

        “承心,请你注意,不要再提内衣。”如雪清冷的话从我们身后传来,承心哥惊出了一声冷汗。

        可就在这时,我快速的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摸出了一个瓷瓶子,瓶子里装的当然是公鸡冠子血,这是很多道士都会随着携带的东西,最是辟邪不过,简称随身三大件儿。

        公鸡冠子血至阳,用来对付这些靠月华,阴气修炼的妖物,倒也十分的相克。

        “够无耻的。”承心哥对我突然动手的行为,表示了鄙视,但在同时,他指缝间夹着几只金针,也快速的冲了过去。

        妖物好像傻了似的,根本就是定定的站着不动,我没搞清楚状况,但我们这边有谁啊?有个啰里啰嗦的吴老鬼,它在那边口沫横飞的说到:“抓紧时间啊,我可是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扎了那家伙一针。”

        承心哥在我旁边,不忘给我解释:“我的主意,那家伙力气好大,我挨了好几下,我让老吴偷袭,不过快撑不住了。”

        承心哥一说,我就能想象当时的场景,肯定是这只妖物突兀的进来了,我在做法,如雪失去‘战斗力’,老张的枪就先不考虑了,没啥作用。

        然后承心哥冲了下去,冲上去之前交给老吴一支金针,然后承心哥吸引火力,老吴在承心哥的指挥下,趁其不备,给那只妖物来了一针。

        金针可以刺穴,金针自然也可以封穴!咱们华夏传下来的武家文化,就比如点穴之类的手段,可不是瞎忽悠的!

        这妖物捱了一针,自然是身子酥麻,动弹不得,但是承心哥他们也不敢太过刺激这妖物,气血上涌,自然是可以冲开穴道的,那妖物一生气,这穴就白扎了,也没有第二次机会再去偷袭。

        所以,我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么诡异的一幕,双方对持。

        见我们冲来,那妖物开始疯狂的吼叫起来,再也不发出那神经质的‘呵呵呵’的笑声了,只不过它那急促的声音,让我听起来异常的耳熟,一时想不起来是个什么玩意儿。

        在会冲到的时候,我忽然对承心哥说到:“其实,你不能打,要有一只老鬼配合,你倒是无敌了。”说话间,我那已经拧开瓶盖儿的瓷瓶子,已经脱手而出,带着那至阳的公鸡冠子血,朝着妖物砸去。

        承心哥再次鄙视的看了我一眼,骂了一句:“卑鄙!!”估计是又鄙视我,假装说话,实际却在偷袭的行为。

        可是,他自己也猛地加速,冲了过去!

        ‘噼啪’一声,是瓷瓶儿落地的声音,接着传来了承心哥哎哟的一声叫声。

        我们俩竟然同时落空了,妖物在关键的时候,竟然真的如我所料,冲开了承心哥封住它的穴位,一个打滚滚开了去。

        洞穴安静,回荡着老吴的声音:“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XX频道,XX频道,欢迎大家收看今天晚上由吴言五给大家播报的格斗决赛——铁笼格斗,俩男子激斗臭妖怪”

        这丫还看过中央电视台?

        我和承心哥同时太阳穴暴跳,回头骂到:“闭嘴!”

        我和承心哥的大吼,让吴老鬼及时的闭了嘴,但是嘴上还在碎碎念:“我就是想让大家有个轻松的气氛,这人一轻松了啊#¥¥%……%……,我要害你们,不能够啊。”

        我和承心哥根本就没心思听它在那儿啰嗦,因为我们刚吼了吴老鬼一句闭嘴,那个妖物已经缓过劲儿来,冲了过来。

        老张的枪声及时的在洞穴中想起,‘砰’的一声,打得那妖物连退了好几步!

        然后跌倒在地,洞里的钟乳石恰好不好的也挂掉了它身上那花花绿绿的布料,就剩一内衣在它身上挂着,我和承心哥都没办法形容它那副形象。

        只是,我们也笑不出来了,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了这妖物的正面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