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六章 横骨藏狐魂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六章 横骨藏狐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如雪让我别阻止她,我也就真的不阻止,就如我师父和凌青奶奶一般,你决定的事情,哪怕是赴死,我也不会阻止,可我会陪着你。

        况且,如雪已经是对我解释了,为了这些虫子不在老林子里肆虐,她的言下之意就是我无法阻止这些虫子的。

        人,固然会有一死吧,这片老林子的一切绝对会大于我们的生命。

        所以,我担心如雪,可是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坦然,只要我们不是在做错误的事情。

        那只虫子在吞噬了如雪的精血以后,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竟然摇摇晃晃的飞到如雪的肩头,趴下来不动了,而另外两只虫子,如雪则是划破了中指,以鲜血喂养。

        而那两只虫子,在吞噬了如雪的鲜血以后,带着奇异的嗡鸣声,绕着整个洞穴飞行了一圈,那些虫子竟然开始动了,却是朝着整个洞穴的四壁爬去。

        接着,我看见了恐怖的一幕,这些虫子开始啃噬这个岩洞,只是片刻,这个美丽的岩洞,就出现了和我们来时通道一样的小坑洞,密密麻麻,而那些虫子就呆在里面不动了。

        我瞬间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意思是我们来时的那个通道,那些密密麻麻的坑洼是那些虫子啃噬出来的?或者它们以前就藏在那里面?

        这感觉无疑是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我出了一身冷汗。

        “没事了。”如雪做完这一切,脸色有些苍白,那只最大的虫子依然趴在她的肩头,而两外两只虫子,竟然也啃噬了岩壁,呆在了里面。

        “这样虫子就不出来,不会动了?”老张有些犹疑的问到,言下之意是我们要不要做点儿什么,彻底消灭这虫子。

        “不要去动它们,至少现在是没事的。”如雪说到这里,踌躇了一下,又继续说到:“以后也不会有事。”说完这些,如雪有些疲劳的坐在地上,毕竟是挤出了一滴精血,消耗太大了。

        这是尘埃落定了吗?莫名其妙的进洞,然后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出去,如雪有了重重的心事,而且还损失了一点精血,我们唯一的收获就是那卷兽皮古卷,我在怀疑当初要进洞的决定是不是正确?

        给如雪喂了一点儿水,又喂她吃了点儿东西,我扶着如雪休息,心里却开始怀疑起整件事情是否正确来,为什么只是单纯的来找个参精,竟然会发展到如此的地步?

        一向活跃的吴老鬼在说了狐狸动了之后,就一直很沉默,承心哥在问它:“为啥不说话了?”

        吴老鬼小声且小心翼翼的回了一句:“我能感觉,这些虫子能吞了我!”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如果有必要,怕是要通知相关部门行动了,这样的虫子无疑是更可怕的,可在这时,如雪缓过了劲,轻声的对我说到:“承一,你注意到了那张狐皮吗?”

        “嗯,怎么了?”我望着那张狐皮,除了还保持着一种特有的光泽外,我没发觉有什么特别啊。

        “我刚才说,你进仙人墓的关键之一就在这里,秘密就藏在那张狐皮之上,你看见没有,整只狐狸都被吞噬一空了,可它的头骨还存在着,它的魂魄还残留一丝,就藏在头骨的横骨里,如何取精魂,你是知道的吧?”如雪轻声的对我说着,但是有点儿费劲儿的样子。

        我看着那张狐皮,它的头骨确实存在着,原本我是没在意的,却不想如雪一说,我倒想起一个典故,妖物要化形,要得道,最关键的就是炼化脑后的一截横骨,到横骨彻底炼化以后,妖物才算真正的修炼有成。

        我怎么也想不到,碧眼狐狸还残留了一丝残魂,也真亏它是狐狸,想的出来这样一个办法,把残魂留在那横骨里,没想到天道与妖物设置的最大障碍横骨,竟然连那虫子都吞噬不了。

        狐狸的残魂是开仙人墓的关键之一?如雪又怎么知道?再一次的,我压下了心中的疑问,是的,这一路走来,我有一肚子疑问,也顺着如雪的意思是行动,不是我呆,不是我愣,而是我明白什么叫尊重!

        我只需要知道,如雪不会害我,她始终是在做正确的事情就够了,事实证明,我相信如雪是对的,到最后,不也是她阻止了这一批虫子吗?

        “我知道怎么做。”我平静的回应如雪,让她靠着洞壁休息,而我站了起来。

        如雪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是感动,我至始至终选择的相信与‘放任’,她明白的。

        “承心哥,你们稍等,我画一张收魂符。”说话间,我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张蓝色的符纸,一盒朱砂,还有一支符笔。

        就算是残魂,这种大妖级别的,还是能配上一张蓝色符的。

        “放心好了,承一。”承心哥淡淡的回答了一句,也有些疲惫,这一路上我们虽然没战斗过,可是那种惊疑不定的精神压力,根本不是笔墨能形容出来的。

        蓝色符,几乎需要我集中全部的心神来画了,我很快就开始静心,画符了。

        可是就在行符之极,我总是觉得鼻端不停的能闻到一种怪味儿,很难闻,分不清楚是什么味道,可惜在存思画符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外界,却不能有思考能力,我不能受到影响。

        这股怪味儿一直伴随着我,一直到我行符完成,都不曾消散,反而越来越浓,我拿起符纸,心中好像抓住了什么,可就在这时,如雪喊到:“承一,什么都别想,快点收魂,等一下来不及了。”

        我答应了一声,开始踏动步罡,掐动手诀,要把魂魄从横骨里拉出来,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只能借助步罡之力,而掐动引路诀,是为了保证那一缕残魂能够顺利的进入收魂符。

        蓝色的收魂符,虽说不能像养魂罐那样滋养魂魄,但也能保证魂魄的力量不会一再的流逝。

        这个步罡简单,我很快就踏动完毕,我的灵魂有一种异常轻松舒服的感觉,澎湃着强大的力量,因为这里是积阴之地,最是滋养魂魄,连踏动步罡都更轻松了几分,威力也更大了几分。

        步罡完毕,我的精神力在不断的‘前行’,抚过狐皮,进入狐头骨,在头骨的一个隐秘位置,一截妖物特有的,洁白如玉的横骨就隐藏在那里,我的精神力一次次的试着冲击,要冲进那里。

        这是一个艰辛的过程,我要冲击,却又不能‘用力过猛’,否则会伤到碧眼狐狸的残魂也不一定,这种过程最是要细心不过,就好比在人的灵台内,拉出人的灵魂,这种过程一不小心,就会把别人弄成傻子,魂魄也受损伤。

        我的额头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可偏偏在这种时候,传来了吴老鬼大声的惊呼之声,和老张带着恐惧的呼喊声,那股浓烈的怪物充斥在我鼻端,我甚至听见了一个笑声:“呵呵呵呵”

        好熟悉,可我却丝毫不敢分神去想什么!

        我听见如雪说话:“不要慌,不影响承一。”

        我听见承心哥说话:“这次让我来出手,承一,你放心收魂。”

        是吗?承心哥出手?我沉下心神,干脆在心中默念起静心口诀,关闭五感,只是一次次的冲击那截横骨,也不知道试了多少次,我‘轰’的一声进入了那截横骨。

        眼前仿佛黑了下来,在存思的世界里,那就是一片沉寂的黑色,可是在黑色的中央,有一抹白色那么显眼,那抹白色是一只沉睡的狐狸,很小,很脆弱,甚至很畏惧的样子。

        它在沉睡的时候,不经意的吐露着一小截红色的舌头,如果是女孩子在这里,一定会惊呼这有多么可爱,丝毫不会觉得它是吃人内脏的恐怖大妖!

        这才是最初的最初,最深最深记忆的灵魂表现形式吗?让我想起了那卷兽皮古卷的开头,在一片茫茫的山林中,诞生了一只小狐狸!

        “醒了,醒了,我带你走。”我的精神力轻轻的抚过那只小白狐狸,不停的呼唤着,其实我的心神已经不是很稳定,虽然关闭了五感,可是地面的震动,我是怎么也能感觉出来的,外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我挂心着。

        可是这种事情又偏偏急不得,只因为沉睡了那么久的残魂,岂是那么容易唤醒的?

        但仿佛是感觉到了我的急切,一直在沉睡的傻虎忽然醒来了,它意识不是很清醒,在这个时候只是下意识的,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发出了虎吼之声。

        不,不是虎吼之声,是那种‘咕噜咕噜’的低低叫唤之声,傻虎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