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五章 意料之外的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五章 意料之外的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看着碧眼狐狸睁开了眼睛,我脑中的第一个念头是:“我要在这里上演一场人狐大战了吗?”

        可下一刻我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只因为那只碧眼狐狸睁开的眼睛,眼珠子根本没有任何的色彩,反倒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暮气在其中,看起来眼珠子都是萎缩的。

        那样的眼睛我当然见过,那是死人才会有这样的眼睛,用到动物身上也同样适用!

        它就如如雪所说,是死的,可是死的为什么会睁开眼睛?

        我还来不及思考太多,就有一双手拉住了我,轻轻的却不容抗拒的把我拉到了后方,说到:“我说过,再进了,会有危险。”

        是如雪!

        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莫非还能变成一只僵尸狐狸?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发现那只碧眼狐狸好像哭了,因为从它的眼眶竟然‘流’出了黄色的泪水,我震惊的看着,之后起码大脑空白了一秒种,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黄色的泪水,而是从它的眼眶爬出了一只土黄色的虫子。

        那只虫子的爬出只是一个开始,接着我看见越来越多的虫子从这只碧眼狐狸的眼睛里爬出,一只,两只,三只接着,那只碧眼狐狸整个巨大的身躯都在颤抖,然后我看见了铺天盖地的虫子,从碧眼狐狸身上的各个地方爬出来,就如同刹那的虫子的海洋!

        “它真正活着的时候,原型比我们现在看见的,还要巨大的多,我们现在看见的,只是一张妖兽狐狸的皮。”如雪机械的说到,语调熟悉,语气却陌生,仿佛这一切她早已了然了一般。

        我哪儿还来得及去计较这个,有什么比一只你以为活灵活现的碧眼狐狸以你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你面前萎缩,萎缩到就快只剩下一只狐狸皮来得震撼,恐怖吗?

        巨大的狐尸里面起码藏了几千只这样的虫子,现在它们全部都爬了出来,只是短短两分钟,就铺满了大半个石洞的地面,如雪站在最前方,和这些虫子相隔了不到一米。

        要怎么办?我的脑子开始急剧的思考,思考要用什么办法去灭了这些虫子,恐怖的大妖都被它们吞噬成这样,我不认为我们的结果会好到哪里去?

        这些虫子爬出来以后,感觉有些‘迷糊’,一个个的都在地上静止不动,可待到那只碧眼狐狸彻底变成了狐皮以后,忽然间,一声震耳欲聋的叫声在石洞里响起!

        是几千只虫子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吼叫,汇聚在了一起,如同打在人的灵魂上一般,这叫声我听过,就是如雪敲下第一对魅心石时,发出的叫声,原来在那个时候,这些沉眠的虫子就已经醒了。

        那为什么如雪要敲下魅心石呢?

        我很颓然,我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灭掉这些虫子,唯一可行的是火龙术,可火龙术也不可能瞬间灭掉这么多虫子

        难道是跑吗?我刚才一直在搜寻出口,还真被我发现了在狐尸背后有一个可容一个人爬出去的黑沉沉的洞口,那个应该就是出口,之前被狐尸挡住了,可是我们应该怎么过去?铺天盖地的虫子已经布满了这个溶洞。

        “我们出去。”我小声的说到,就算是面对狼崽子也比面对这些虫子好的多,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决定。

        虫子在鸣叫以后,还没有任何的动作,只能趁现在,我们退出去。

        我第一个去拉老张,却发现老张哭了,我不明白老张在这个时候哭什么,莫非是吓的?可是在下一刻我就听见老张说:“这些了不得的虫子要是爬出来,咱老林子就完了,完了”

        我的头皮发麻,想象一下,就觉得这太可怕了,无物不吞噬的虫子‘肆虐’在老林子里!

        我们这一次的行动竟然惹出了这样的祸事?!

        可是我已经顾不得许多了,至少现在先保住性命重要,我几乎是用力的要把快崩溃的老张拖拽出这个溶洞,承心哥也明白的在帮忙!至少此刻我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也就在这时,如雪忽然说到:“不用退出去的,我们可以出去。”说完话,如雪竟然朝前跨了一步,一手拣起了一只虫子,放在手里仔细打量着。

        我无法形容如雪此刻的‘诡异’,我放下拖拽老张的手,我已经决定就算是抗也要把如雪抗出这个诡异的洞穴,这样的如雪我太陌生,我太不安!

        我快步走到如雪跟前,想也不想的就一把把如雪抗在了肩上,如雪没有挣扎,只是说到:“承一,如果你就这样把我扛出去,你最终是打不开仙人墓的。”

        我咬牙不理会,只是扛着如雪朝前走,比起她来,仙人墓有什么重要?

        “承一,如果你就这样把我扛出去,老林子才会真正的面对不可挽回的灾难,这虫子很坚硬,必须用很大的力气,还要借助工具,才能彻底的砸碎,砸死它,而它唯一柔软的地方,是在下腹部的这一块,它们的繁殖能力也是惊人的,除非陷入沉眠,承一,你能想象这样的虫子在”如雪在我肩膀上说着吗,她不反抗我,她只是试图说服我。

        我的脚步停住了,只因为老张忽然跪在了我面前,就要磕头!

        外来人是没办法理解山里人对老林子的感情的,或许他该责怪我们放出这些虫子,可是他此刻在恳求我们。

        而我,在听了如雪的话以后,也根本没办法再坦然的走出去,因为这不是我以为的我们出去以后,可以再想办法,关键是在于如雪。

        我放下了如雪,但没有离开如雪半步,她往前走,我也跟着往前走,我不离开她!要怎么样都一起吧。

        如雪把手中的虫子放回了地面,在那时,我才看见虫子腹下有一块鲜红的地方,那应该就是如雪所说的弱点。

        但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如雪没有动作,静静的站着,仿佛是在和这些虫子对持,我也只能等着。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两分钟,或者是五分钟?我完全没有概念,我只是在有一瞬间听见一阵儿风一般的‘嗡鸣声’,然后就看见三个如同箭一般的影子冲向如雪,然后停留在了如雪的肩头。

        是那三只刚才飞出去的虫子,此刻它们飞回来了,身上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儿我站在如雪的身边都能闻到,但它们身上诡异的没有血迹。

        这三只虫子飞回来了,原本安静的趴在地上的虫子开始躁动起来,这种躁动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却听见趴在如雪肩膀上那只最大的虫子忽然震翅发出了一阵儿怪异的叫声,在它叫过以后,地面上的虫子竟然安静了下来。

        如同一个国王,在对它的臣民训话,真是好威风。

        我看着这奇怪的场景,忽然感觉到有目光停留在我身上,我一看,是如雪在望着我,深深的望着我,这样的目光代表了什么,我一时竟然想不出来。

        接下来,如雪忽然动作极快的划破了自己的眉心,一颗鲜红,比一般血液红得更加艳丽,如同一颗红宝石的血液从如雪的眉心渗出。

        那是精血!养蛊人在培育本命蛊时,就会用到精血,他们自然是有一套办法,逼出眉心精血,如雪那是要?

        如雪忽然拉住了我的手,说到:“承一,你什么也别做,也别阻止我。”

        她的话刚说完,她肩头上那只最大的,有四翅的虫子忽然震翅而飞,从如雪的眉心飞过以后,那滴精血就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