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二章 黑虫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二章 黑虫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爱情虽然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折射出它独有的光芒,以及散发它温暖人心的力量,可我和如雪也清楚,在这里并不是缠绵的地方,况且吴老鬼那张脸已经快‘杵’到我跟前儿了,它脸皮极厚,神经又粗,觉得要看这个热闹,根本就不顾及我和如雪的感受,看着它摆出一脸羡慕却又实在猥亵的脸,我还真没办法和它生气,只得在如雪松手的同时,也轻轻放开了如雪。

        就如承心哥所说,我们或者真的已经把这里当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小世界?又再次放肆而痛快的发泄自己的情感了吗?

        我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却是老张说话了:“如雪丫头,你既然啥都知道,能不能知道咋才能从这黑不隆冬的地儿出去啊?”

        如雪摇头,说到:“很多想法是很偶然的,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知道什么?”

        这话挺绕口的,可仔细一想,却又觉得匪夷所思,我自问经历的丰富,看过的典籍也不少,就是独独不知道如雪这个算什么情况。

        我曾经一度怀疑,她的身体是不是在不小心的时候,挤入了一个陌生的灵魂潜伏着,左右着她的行为,用自己的记忆影响如雪,可是刚才和如雪的那一个拥抱却打消了我的这个怀疑。

        我悄悄用一个小法门试探了一下,如雪的灵魂很正常,没有出现一体双魂的现象。

        如雪这么说,老张沉默了,我们在这里,只能看见小范围的距离,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不敢轻举妄动,这个时候还能咋办?我看着面前飘来荡去的吴老鬼,也只能依靠它了。

        毕竟吴老鬼是灵体,遇见危险的情况小多了,而且灵体逃得也是极快的,有养魂罐儿在承心哥那里,关键时刻,我还能瞬间把吴老鬼弄回来。

        最重要的一点儿就是,灵体看事物不是用看的,是灵魂直接的感应,它不受这黑暗的影响。

        想起这一出我心里憋闷,我太把吴老鬼当人了,当时它在通道里惊叫,我下意识的就去救它,却没想着找承心哥拿来养魂罐儿,把它弄回来,自己白白被撞一回不说,睁开眼还看见一个满脸疙瘩的吴老鬼。

        想到这里,我的语气就不怎么好,很直接的对吴老鬼说到:“老吴,去找灯。”

        吴老鬼自然不满,相处熟了,它也不是那么的怕我了,嘴上嚷着:“让老人家行动也不知道客气一点儿,真是的,下次跑腿该收点儿钱了。”

        老张难得幽默一回:“收纸钱吗?好咧,出去以后,给你烧个十斤八斤的,让人如雪丫头介绍姐姐妹妹的时候,又不说自己是老人家了。”

        老张的话,让我们全部都笑了起来,这时,我也才意识到,那种能畅快的笑得心情对于人生是多么的重要,那是一种最大的自我开解,就如同现在,在这种环境下,一笑之后,我竟然心中又平和而敞亮了起来。

        吴老鬼去找灯了,我们几个席地而坐,这地也是上好平整的青色石块铺就而成,坐着倒也舒服。

        “如雪,讲讲你知道的,什么东西的呼吸,我很好奇。”首先开口的是承心哥,显然他没忘记这个话题。

        如雪靠着我,到了这里之后,这种亲密好像已经日渐的成为习惯,听到承心哥的问题以后,她也没有犹豫,开口说到:“我们华夏是一个源远流长的古文明,神秘奇怪的事情很多,但还有一个没能很好的延续下来的古文明,也很神奇,那就是埃及的古文明。”

        我听着就笑了,然后说到:“如雪,咱们是在东北老林子里,你咋还扯到埃及去了?”

        如雪掐了我一把,说到:“你就不能听我说完?”

        这样的动作,以前的如雪是绝对不会有的,她总是太过清冷,反倒是现在的她,多了很多‘趣味’,我也乐得这样,尽管被掐得有些疼,脸上却笑得开心。

        如雪不理会我,继续说到:“人们都以为蛊苗是玩虫子的专家,其实古埃及的那些大祭司,巫师也是玩虫子的高手,只是他们的诅咒术更为出色,也善于利用其它的,嗯,其它的一些动物,所以这一点倒没有被人们怎么注意,可这也是不能掩盖的事实。”

        “然后呢?”老张又习惯性的拿出了旱烟出来拔着,闪烁的红光映照的他的脸忽明忽暗,那好奇而急切的神态是那么真切,我估计他是在骄傲,这片老林子还能跟埃及的古文明扯上关系。

        “其实,我说埃及的事情,并不是说和我们现在所在的老林子有什么联系,只是想说,曾经在埃及古文明的秘密记载里,有这么一种虫子,它来自地狱,吞噬一切,包括不灭的灵魂,在那里,最严厉的惩罚就是被这种虫子吞噬。”如雪轻声的说到。

        “如雪,你是想说?”我一下子联想起了刚才我们遇见的那种虫子,莫非就是古代埃及人秘密记载里的虫子?

        能这么神奇吗?埃及也有这种虫子?

        在那时的我,又怎么可能想到,如雪在今时今日所说的话,在两年以后的一部电影中就展现了出来,那是一部关于古埃及探险的电影,电影中就出现了这么一种虫子,相当的类似于如雪在这时描述的虫子,在人们纷纷感慨这部电影想象力神奇的时候,我却感慨一切电影中的一切,运用的资料未必就不是一个真实的写照,即便它是夸张了。

        面对我提出的问题,如雪说到:“是的,我之所以说古埃及,是因为这种虫子在那边有明确的记载,在我华夏却没有什么太明确的记载,在我们寨子却隐约的,似是而非的记载了一下这种虫子,在我们那里这种虫子叫做黑虫。”

        “黑虫?”这名字,我流了一头冷汗,这算名字吗?这天底下黑色的虫子就多了去了。

        “嗯,黑虫,并不是说它是黑的,其实它本身的颜色,应该是接近于泥土的一种黄色,但记载中,它一旦有了吞噬灵魂能量的能力,它就会在呼吸中排泄,排泄出灵魂里的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在累积多了以后,就会渐渐化为实质的黑气,所以它就被称呼为黑虫。”如雪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像是很难受似的,用手轻轻的敲着额头,仿佛是头很疼。

        “如雪,你是怎么了?”如雪靠在我身上,我自然就发现了如雪的不对劲儿,连忙问到。

        如雪猛地抬头看着我,忽然异常害怕的说到:“承一,我是怎么知道古埃及的文献有记载这种虫子的?”

        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难道不是如雪本身就知道的吗?

        “承一,我们寨子没有记录过黑虫,承一,我是怎么知道的?”如雪的情绪刹那就有些失控,显然自己刚才说的理所当然的事情,忽然反应过来,这些自己以前根本不知道,而且和刚才不同,自己还不知道这记忆是什么时候插进来的,那是一幅多么让人惊慌的场景?!

        不仅是如雪,我也慌了,换成当年,还在黑岩苗寨时候的那个我,说不定就会嚷出来,是谁在害如雪,出来拼命了吧!

        可是,现在我却清楚的知道我不能慌,我一把抱紧如雪,轻轻的帮她揉着额角,尽量柔声的说到:“如雪啊,你听我说,这是很正常的,你也知道我们的传承断了很多,可是未必没有祖宗能在我们的灵魂里烙下烙印,打个比方来说,傻虎都能影响我,让我偶尔感受到它的记忆,你说对吗?不要怕的,寨子里的大巫如何的厉害,你不知道吗?那大巫祖先呢?回去再问问清楚,毕竟你提起了寨子,这应该是灵魂烙印吧。”

        我太明白了,其实我这番话虽然有根据,但胡扯的成分更大,若是能够这样传承,这种现象绝对不会只发生在如雪一个人身上,但除了安慰,稳定她的情绪,现在我也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入手,做些什么。

        但显然,我的安慰起到了作用,如雪不再那么害怕了,承心哥则说到:“就是,这种传承是很神奇的,就如我师父,莫名的在一觉醒来之后,就会得到一个方子,你只是明显罢了。”

        承心哥也在帮我安抚如雪,如雪平静了,可是我呢?内心巨大的不安快要把我吞噬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