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一章 傻虎的曾经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一章 傻虎的曾经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快步行走了几步,我们就追上了如雪他们,对于我和承心哥的落后,没人怀疑什么,欣赏壁画去了而已,而在这通道内,到底压抑,每个人还是想快点儿走出去。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我们都在点亮‘长明灯’,越点我和承心哥越是心惊,整整16盏长明灯,已经不是用大手笔可以形容的了,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和牵连?

        尽管走得很快,可是那些壁画我还是注意的看着,只不过越是看下去,反而越不能吸引我了,因为这些壁画就好比是一个虚荣的帝王,在用这种方式,去记录他一生的‘丰功伟绩’。

        除了前面通道的献祭有一些价值以后,到了后面的通道,记录的几乎都是碧眼狐狸这个存在的一些细节,包括在山林中如何威风,睡觉姿态如何优雅,中间也间插着一些‘战斗’,战斗的对象有蟒,有大型的‘动物’,那飞沙走石的画面,我不停的告诉自己是夸张。

        毕竟长长的岁月已经过去,那一幕幕我也不敢肯定的说,就一定是真实的还原。

        通道不算太长,20几分钟就快要走到尽头,尽管这些‘壁画’已经入鸡肋般的存在,我还是索然无味的看着,心中的谜题太多,总是希望找出一点儿线索,大概就是我这样的心理,难道还能说我对一只狐狸做了什么感兴趣吗?虽然这很有可能是一只狐妖。

        前面再次传来了沉沉的黑暗,手电照去,竟然是一扇雕刻的富丽堂皇的大门,只不过那大门我是一百个不愿意跨进去,只因为那大门的轮廓是一张魅惑的,仿佛是在微笑着的狐狸脸,而入门之处,是它长大的大嘴。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写实,那门框之上和之下,尖锐的突出,突出之上有四更尖锐的小柱子,一看就知道是那狐狸的尖嘴,外加牙齿,走进去就感觉像是被吃掉了似的。

        试问,有谁愿意走进这扇大门?

        可是,这就是唯一的路,没有选择,我尽量不去注意这大门的造型,更加的把注意力放在这壁画之上,反正也是无聊,就当欣赏,欣赏着欣赏着也就自然的走入了大门,但在下一刻,我终于失控了,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呆立在一幅壁画的面前。

        我的惊呼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们都围拢了过来,眼神儿也停留在了让我如此‘失态’的壁画之上,接着所有人又有些疑惑。

        是啊,这一路的壁画中不乏风格浮夸的凸显狐狸威风的壁画,就比如说如同神仙一般争斗的战斗场面,这幅壁画和那些壁画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实在没有什么好引起我注意的地方,不就是俩动物,貌似很有礼貌的相对而卧吗?

        是的,简单的说起来,这幅壁画表现的就是这个,在一座高高的特别突出的山峰上,有一只威武雄壮的老虎懒洋洋的趴在那里,下方就是茫茫的森林,老虎真俯瞰着这一片森林,眼神淡然,平和却充满了王者的威严。

        而碧眼狐狸就趴在老虎稍稍身后的位置,眼神中也是平静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在神态上写实,我总觉得我从这狐狸的眼中看出了满足。

        壁画的内容就是那么简单,换一般人来解读的话,既然是表现碧眼狐狸的‘丰功伟绩’,自然也要表现它的交友交游情况,就比如皇帝的壁画表现的,一般就是与神仙喝酒下棋论道什么的。

        总之,也不过就是表示一下,狐狸的朋友也是鼎鼎了不得的,这有什么稀奇?

        可是,在看到这幅壁画的瞬间,我的内心就开始强烈的震动,甚至在短时间内陷入了某一种幻觉,幻觉中,我就是那一只懒洋洋的趴在峰顶之上的老虎,我知道那一片峰顶就是我的领地,下方的茫茫森林就是我的王国,在经历了厮杀的岁月以后,这片峰顶就是我的证明,没有我的允许,在我的王国内,没有任何的存在敢轻易的攀上这座峰顶。

        这幻觉如此的真实,可是这幻觉中的记忆却是如此的模糊,只记得,那时的茫茫森林比现在大了很多,在无比多神秘的地方,总是一片雾气笼罩。

        在这幻觉中,我仿佛呆了很久,却又只是短短一两秒的事情,当我清醒过来,自然忍不住惊呼!这是来自我灵魂深处的影响——傻虎!

        我如此的笃定,在壁画上的那只老虎就是傻虎,我竟然在这里看见了傻虎曾经的岁月,我如何能不惊呼?那一句傻虎回老家了的玩笑话儿,竟然就这样的成为了真实。

        我没空理会众人的疑问,我只有一个本能的反应,就是联系傻虎,可是回应我的依旧是一片沉寂的沉睡,甚至透露出些许的不耐烦和警告,大概就是我要睡觉,别打扰我。

        这傻虎怎么面对过去,能如此的平静?又或者,一缕残魂,早就忘记了曾经?我内心感慨,而在这时,如雪开口:“这老虎?”

        她总是了解我心思的,我转头看着如雪,苦笑着说到:“难以置信吗?太过巧合吗?它就是傻虎,我肯定。”

        说话间,我又转头望着那只老虎,壁画没有颜色,除了狐狸的那一对碧眼,可是我总像是望见了那时候的傻虎,皮毛不是黄色,也不是白色,那是一种威严的,神秘的银色,那个银色的身影,是山林之王!

        “走吧,不管如何的激动,时间总是过去了,过去了的,能记录,却不能挽留,它的心思影响了你,可你的心思却不能影响了它,太多的想起过去的辉煌,未免不是一种折磨。”如雪轻声开口了。

        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我和傻虎共生,见到了自己的‘威风’,自然激动,可是这种激动由我而生,如果让傻虎的残魂想起了什么,它会为如今的处境痛苦的,它的痛苦从某种方面来说,就是我的痛苦,如雪不想我痛苦。

        我自然顺从如雪的这份关心,视线从那壁画上移开了去,心情也不再波动的顺着大家走进了那扇诡异的大门,承心哥却是在身后笑着说:“傻虎?这事情越来越有趣了,谁还敢说不是命运?”

        跨入大门,就如同跨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大门之内的黑沉,已经是不能再用感觉精确的形容出来了,尽管这一路上,犹如实质性的黑沉一路伴随着我们,可这种黑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个空间一般,真的已经化为了实质。

        伸手一摸,都能摸到那冰凉的触感,如雾气,带水汽!可是手一握,却抓不住什么?

        “承心哥,有毒吗?”我的语气很轻松,就犹如开玩笑一般,可是内里的那份沉重却怎么也掩盖不了。

        黑暗总是存在,就像每一天,都会有黑夜,黑暗也总是能掩盖很多东西,所以黑暗本身往往就被人们忽略了,这一路走来,我几次都觉得这黑暗有些不对劲儿,却又找不出一个不对劲儿的理由,毕竟这里是深深的地下,黑一点儿,很正常啊。

        如果这份黑暗真的是有什么问题,那么我们应该早就中招了,在这种时候,只能求助于医字脉的承心哥,毕竟我那并不丰富的想象力,第一时间能想起的也只是中毒。

        承心哥自然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他摇头,说到:“没毒,至少在我知道的知识范围内,是没毒,可是我”

        承心哥还没说完,如雪忽然插话了,她说到:“自然是没毒的,它们的呼吸就会造成这样,呼吸也就是一种另外的排泄,排泄一种负面的能量,形成了这种黑暗,长时间的呆在里面,会影响的只是情绪,就比如说——容易绝望。”

        如雪?我惊奇的看着如雪,怎么再一次的,又是她知道?!她仿佛洞悉了这里的一切!

        她刚才说话的语气,就如同是在背诵一般,又如同在很痛苦的思考,亦或者是在仔细的聆听,总之一切都是说不出的怪异,让我心底的不安越发的重了。

        重到了我甚至忘了问,是什么东西在呼吸,在排泄会是这个样子。

        可在这时,如雪握住了我的手,轻声说到:“承一,我有些害怕,害怕这些突然的东西挤入我的脑海,却又老是走神,就像刚才,我脑子里不停的想着那个虫子能吞噬什么,反应过来你去抓虫子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承一,我觉得我快不是我了。”

        我轻轻拥住如雪,我也很不安,可是我嘴上说着的却是:“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一个多么莽撞冲动的人,我不去抓虫子了,才不是我了,说明一切都没有变,你也没变,莫名其妙的事儿咱们还遇见的少吗?”

        如雪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却忽然间把我抱得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