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章 发现 为折翼蝴蝶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章 发现 为折翼蝴蝶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传说中的长明之灯,道家高人的炼制之术,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虽然疑惑承心哥是怎么认出来的,可老张的惊呼无疑更加吸引我的注意力。

        让我的心思都放在了通道两旁的壁画之上,与其说那个是壁画,不如说是浮雕,比起外面那大大小小几笔勾勒出来的碧眼狐狸,这浮雕才是真正的华丽而鲜活。

        之所以,老张会惊呼,是因为壁画上雕刻的是一只栩栩如生的碧眼狐狸,在壁画中这只碧眼狐狸有三条尾巴,神态妩媚,慵懒,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在狐狸之下,是一群群身着奇怪服饰的人们,此刻正朝着这只碧眼狐狸膜拜,送上贡品。

        而这贡品是几个看起来异常清秀的少年,他们被绑起来,固定在一个巨大的木架子上,由那群衣着奇特的人的几个首领,恭敬的敬献给碧眼狐狸。

        不知道是不是浮雕太过追求于写实,在这些或许是记录性的浮雕之上,所有人都是那么的鲜活,就比如被上供的少年,脸上的绝望和恐惧。

        就比如那些衣着奇特的人,全部带着一张怪异的面具,而那面具诡异的表情,都是那么的传神。

        我愣愣的看着壁画,总觉得有一种非常不对劲儿的感觉在其中,就比如那些衣着奇特之人总显得比例不太正常,而更让我震撼的是那个怪异的面具,我总是觉得很熟悉,却以我出色的记忆,也肯定我没见过这种面具。

        “承一,是不是真有碧眼狐狸,它还吃人?”老张语气紧张的问我,就仿佛一个高考完的学生在紧张的问他的考试成绩。

        我明白这种心情,因为我的回答,会彻底的决定他对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安全感?

        我望着老张,平静的笑着说到:“当然是是假的,这些都应该是远古的人,你看他们的服饰都不属于我们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那个时候的人迷信到极点,献祭的壁画在很多考古发现中屡见不鲜,而且咱们华夏人从来都是信奉颇多,就比如有的村子膜拜的就是一棵树什么的,夸张出献祭狐狸的壁画有什么好奇怪的?”

        其实,我此刻语气平静,但内心已经掀起了惊天骇浪,老张说它还吃人时,我忽然想起了我小时候曾经也是在一个封闭的地下空间看见过的一幅壁画,那是一群人献祭一条大蛇,那条大蛇当然不重要,因为我见到它时,它已经是一堆冰冷的骸骨。

        关键是那个地点,就是我曾经探秘过的饿鬼墓,而在饿鬼墓,我曾经撬下过一块古玉,那古玉上雕刻了一张愤怒的,恶魔的脸,仔细一看,它似乎又是在笑,在嘲笑着什么,后来我交给了师父,师父曾经让杨晟去调查

        这些事情也不是关键,因为后来我们就已经确认那张脸是肖承乾,林辰所在组织的标志,我也没有再放在心上,他们用什么做组织标志,关我什么事儿?

        可现在,我却不能不在意了,因为那些画中的浮雕之人所带的面具,就好比,我努力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总算找出了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那就是好比是——反义词!

        那块古玉上的标志是一张愤怒的恶魔脸,而那面具上的诡异表情,却是一张嘲笑的人脸,人脸与魔鬼之脸对应,愤怒和嘲笑对应。

        最重要的是,那种嘲笑的表情,你细看上去,又有一种别样的怒意蕴含在其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还与饿鬼墓有所呼应?我脑子有些乱,根本理不出头绪。

        而老张在得到了我的答案之后,安心了不少,也不再去注意那些壁画,竟然是夸张的,虚假的,又有什么好看的?老张是个直接的人,他的好奇心在得到解答以后,漠然也来得很快。

        吴老鬼不耐烦,催促着:“承一,快走啊,这些画儿有啥好看的?我们快点走出去,说不定能找到点儿金银财宝啥的。”

        “金银财宝?”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废话,你不觉得咱们不小心进入了一个华丽的大墓吗?有金银财宝多正常啊?”吴老鬼果然是个‘实诚’人,对女色的喜好,对财宝的喜好,人家都不带掩饰的。

        可是这里是一个大墓?陪葬金银财宝?我觉得吴老鬼的判断真是不靠谱,按照我的想法,这里或许是一个‘老窝’,但到底是什么东西的‘老窝’,我现在还没有得到答案。

        在吴老鬼的催促下,老张走到了前面,而如雪也走在前面,她根本不关心这里的一切,我在努力适应她的‘不对劲儿’,让自己在这种时刻,这种地方什么也别问,尽管这种适应让我相当的难受。

        承心哥和我并排走在一起,故意拉着我磨磨蹭蹭的,我知道他有话对我说,也配合着他,假装看起这些壁画。

        这些壁画华丽,可是接连的几幅图内容都很残忍,有那些被献祭的少年被掏心挖肺的,有碧眼狐狸在享受精心‘烹制’过的少年内脏的总之整个就是一个献祭的过程,仿佛这是碧眼狐狸的‘伟大功绩’,值得膜拜。

        “如雪不对劲儿。”承心哥一边看着壁画,一边声音压得很低的对我说到。

        “我知道。”这个事情毕竟已经再明显不过。

        “长明灯,知道吗?曾经,我师父说他参加过一个大墓的挖掘,就亲眼见过长明灯,回来给我仔细的描述了,所以我能认出来。”承心哥语速很快的跟我说到,走在前面的如雪,老张,吴老鬼都没有回头看我们一眼,但是也不意味着,我们有时间在这里长谈,交换意见。

        “重点?”我牵挂着如雪,不想离她太远。

        “重点是,在西方的传说中有一个术士,叫炼金术士,真正有本事的,炼制出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而咱们东方的道士也爱炼什么炼什么的,这长明灯的灯油就是极有手段的道士炼制出来的,可保明灯千年不灭,不过也只有尊贵人物的墓中才能有这玩意儿,已经被发掘的早就被相关部门拿去研究了,关键是你觉得道士会为妖怪服务?”承心哥几句话就把他的怀疑点了出来。

        什么夸张之类的话只是我安慰老张的话,承心哥是我同门,自然是不会相信这一套,甚至我们都以为’存在即是合理’,老祖宗留下的某些神奇壁画,或者反应的是一个时代。

        妖怪当然是那个碧眼狐狸,道士比大和尚自私多了,可也要顶着一顶‘除魔卫道’的大帽子,毕竟天道走的还是正道,顺应天道,无论怎么样,心底还得划着一根儿正义的底线。

        承心哥提出的这个话题显然非常的关键!我有些震惊,可是亦是平静的用手指轻轻划过了浮雕上一个衣着奇特的人戴着的面具,然后说到:“你看这面具,又觉得有什么不可能?想想那一群疯狂的家伙吧?就比如林辰那一伙人,鬼市邪修,还有炼制小鬼的那群人。”

        “面具?”承心哥一看,他心思比我通透,我一点,他当然看出了问题,轻轻皱眉,然后又展颜一笑,接着抽了抽鼻子,说到:“嗅到了一股子阴谋的味道,还是流传了很久的阴谋啊!咱们以为是单纯的进老林子找参精,却不想这才是命运呐。”

        是啊,这才是命运呐,一步步的牵引着我们,把偶然的行为都能划归于命运的正规,就比如说纠缠的组织,就比如说——昆仑!

        “看好如雪,她要出了事儿,不说别的,你就不要来面对我了,毕竟是我曾经的女神呐,保护女人,是男人的责任,我曾经没做好。”承心哥说完这句话,大步的朝前走去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他这辈子最疼痛的事儿,就是沈星几乎是在他背上去世的,诸多的痛和遗憾,内疚,又岂是几句话可以说透的?可无论如何,在午夜梦回,被折磨的再惨,第二天,天亮起的时候,你还是得坚强的活着。

        所以,道说,炼心,佛说,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