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九章 连环迷扣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九章 连环迷扣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个石室与其说呈正方形,不如说内部的空间更像一个贝壳,在最里面我们从那个通道掉出来的空间是是最低矮的空间,一直到那面画满狐狸的墙,那里是最高的空间。

        那头巨大的碧眼狐狸画像就在这间密室的低矮处,我举着如雪去敲那对魅心石倒也刚好合适,不算太费劲。

        依旧是敲击的声音在石室里回荡,每个人都压着沉重的心事,和对接下来的道路未知的心情在等待着,没人开口说话。

        除了吴老鬼,它倒是很有兴趣的一次次飘荡到那条通道里,偶尔回来会说那条通道异常的精美,如何如何!可惜再精美,也是笼罩在迷雾中地方,我们都提不起多大的兴趣。

        十分钟不到,如雪终于敲下了最后一对媚心石,我刚刚把她放下,石室就开始剧烈的震动,比之前任何两次震动都来的要大,所有的人都站立不稳。

        我抱着如雪,一下子就滚到了墙边,而天花板上的泥快儿也大块大块的掉下来,我赶紧把如雪护在我的怀里。

        在这一瞬间,我听见如雪在我怀里轻轻说了一句:“承一,能这样的爱着一个人,已经是”可惜震动的声音太大,我和如雪又被晃动到了另外一边,我根本听不清楚如雪接下来说的什么。

        可是我又哪能甘心就这样不听清楚了,于是我大声的问到:“如雪,你说什么?”

        在这强烈的震动中,如雪笑了,那笑容是如此的美丽,让我一如既往的心跳,她对我喊到:“没说什么,就是告诉你,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我不疑有它,只是把如雪抱的更紧了一点儿,在如此剧烈的晃动中表白,总觉得有一种超越生死的感觉。

        在晃动了一分钟之后,一切终于平静了下来,这间石室经过如此剧烈的晃动,比起刚才的干净已经变得有些乱七八糟的感觉,烟尘未散,地上落了很多土疙瘩。

        我们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忽然我就感觉到眼前一花,接着就看见一条新的虫子趴在如雪的肩上,这只虫子依然是那个‘系列’的虫子,不同的是,它竟然有大半只前臂那么长,有两对翅膀,而且身上的紫色条纹也是三条,但是比第一条粗大多了。

        这只虫子给人的感觉更恐怖!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那么‘依恋‘如雪?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突然就听见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是此起彼伏的狼崽子的长啸声儿,一听就是很多狼崽子在呼嚎,我不用想也知道这声音来自哪儿,就是在雪窝子旁边围住我们的狼崽子们呗,真行,真的还没有走!

        我不懂它们此时嚎个什么劲儿,而且是声嘶力竭的样子在嚎叫,感觉火烧屁股似的,隔着那么深的底下,隔着那些弯弯绕绕的洞穴,竟然能这样就传到我的耳朵里。

        听见狼崽子们的嚎叫,趴在如雪身上的三只虫子蠢蠢欲动,那一动就给人胆战心惊,凶相毕露的样子。

        如雪莫名的叹息一声,轻轻说了一句:“去吧,我总之也阻止不了,适可而止吧。”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望着如雪,她是在对谁说话?可是如雪却没有回答我的兴趣,只是她身上趴着的三条虫子却回答了我,在如雪说了这句话以后,竟然振翅从我们来时的那个洞口飞走了。

        “如雪,你是在对它们说话?”这些虫子尽管对如雪亲近,可就如同我对黑岩苗寨的恶魔虫本能的厌恶一般,我也对这三条虫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

        我觉得我有必要和如雪谈一谈,如果能毁掉这几只虫子,就不要留下,我笃定的相信自己这样的感觉不会有错。

        如雪看着我,神色依然是平静的,她开口说到:“如果我告诉你不是,你信吗?”

        “我信,可是你不觉得你应该要给我一个解释吗?”我的神情也变得严肃无比,我爱如雪,我可以和她一起去死,但我绝对不放任和她一起去错,我曾经对强子说过,如果你变成了恶魔,我就把你锁起来,守着你。

        对如雪,更是如此,如果她要错,我会不管不顾的守着她,阻止她,哪怕什么事情也不做,我也绝对不允许她错下去,这种吞噬一切的虫子,想想就是灾难。

        “承一,我会给你解释。但不是现在,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几条虫子从沉睡中醒来,饿了,越是饥饿,它们的凶性就越盛,如果不让它们吃饱,在这之后,会发生什么,是不是会攻击你们,我也不能保证。承一,你相信我,虫子只是不会伤害我,可事实上我控制不了它们。”如雪望着我认真的说到。

        “而且”如雪顿了顿,接着说到:“它们没有那恶魔虫厉害,可是也能压制我新的本命蛊,只是没有刻意的针对它罢了,你也许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但总会明白的。”

        我是不明白如雪为什么又提起本命蛊了,曾经在黑岩苗寨她的本命蛊身死,后来又培育了一条新的本命蛊,但是和这虫子有关系吗?

        我唯一能联想到的,就同样只是压制,可是我脑中一下子像过了电一般,我又想到了一件事情,紫色,又是那紫色,莫非这虫子也和昆仑有关系?

        如果有,如雪为什么不直说?而是吞吞吐吐的这样暗示我?我看着如雪,如雪同样看着我,在那一瞬间,我们仿佛已经交流了千言万语。

        她是在告诉我,她的无奈,让我不要追问。

        而我想传达的意思只有一个,无论发生什么,我总是在你身边的。

        这样沉默了几秒,如雪转身去把散落在地上的魅心石一颗一颗的拣了起来,心细的掏出一块手绢包好了,递给了我。

        我看着这包石头,对如雪说到:“这个没用的,已经封印过了别的力量,我拿着有什么用?”

        “或许是有用的,你收着吧?”如雪坚持。

        我真的快被这搞不懂的一切弄疯了,但到底没有拒绝如雪,还是把那一包魅心石收在了自己的包里。

        “我们走吧。”如雪做完这一切,仿佛是放心了一些,笑着招呼我们下去。

        “那虫子,它不来找你了?”老张有些反应不过来的问到。

        “它们啊?只是去吃几条狼,就会来找我的!放心吧,老张,我说过不要过分,它们不会打开杀戒的。”如雪难得的解释了一句,老张毕竟是山里人,真爱这片大山的人,是最厌恶赶尽杀绝的事儿,那是在毁了他们的根。

        吃几条狼?难道这些狼不敢下这个雪窝子,就是因为那几条虫子?都说动物是最能感觉危险的存在,莫非它们怕的根本不是一开始我以为的碧眼狐狸,而是这些虫子?

        我脑子越想越乱,干脆不想了,总之走下去,就一定会有答案,我只清楚这一次的目的是昆仑墓,参精是附带,而在内心最深处,我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我绝对不会放开如雪的手。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们终于进入了那个下行的通道,这里的出奇的没有什么烟尘,干干净净,虽然是一片黑暗,可是我们借着手电,眼睛能看见的距离,入目真的如吴老鬼所说,是一片精美。

        当然,这个精美具体是如何的,我根本不能评价,我只是能够大致看见,这条青石通道扑的细致,两旁有浮雕,看不清楚内容,但也能感觉到那个华丽。

        和上面的石室一样,这里的黑暗仿佛也是实质性的,而且更加难以穿透,我都怀疑我入目的黑暗到底是因为光线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了?

        但是走了没几步,吴老鬼就蹦蹦哒哒的飘到了我的面前,说到:“承一,这墙上也有灯,灯里也有未干的灯油!”

        莫非这里也有魅心石?可是按照魅心石的属性,要有的话,我们早该发现了,这里是没有的。

        可是,我却很快看到了吴老鬼口中所说的灯,和那个诡异的壁灯不同,这个灯盏的样式很是古朴,但是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我摸出打火机来点燃了这里的灯,却发现这光芒不是那淡青色的火焰,而是正常的黄焰!

        这是为什么?如果是如此,为什么这灯油经年累月都不干枯,莫非还有人来过这里?一想到这个问题,我觉得又一层新的迷雾笼罩在了我的心里。

        可是承心哥却喊了一句:“传说中的长明之灯?道家高人的炼制术?”

        而老张则惊呼了一句:“这壁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