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七章 你看,出来了 为天圆地方的困惑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七章 你看,出来了 为天圆地方的困惑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安静,一切都是诡异的安静,这颗魅心石滚落在地底之后,我们都紧张到了极限,可是回应我们的只是安静,无比诡异的安静,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

        如雪根本看都没有看那颗地上的魅心石,依旧是举着冰镐敲击着另外一块儿魅心石,整个石室在绝对的安静之下,依然只有那‘叮叮咚咚’的声音在石室内回荡。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难道我的灵觉出错了?我甩了甩头,已经在仔细思考,这一次感觉到危险,是否只是因为这诡异的环境造成我疑神疑鬼,而非我灵觉的作用?

        可是,从心底产生的那股危险的感觉,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是越演越烈,仿佛如雪的每一个动作是敲击在我的心口上一下,每一下落下,每一声响起,我的心都会颤抖一下。

        第二颗魅心石终于要落下了,如雪忽然停下了动作,静静的看着我,朝着我展颜一笑,然后轻轻的说到:“应该是很危险的吧,但我从来没有问过你这个问题,今天想问一下。”

        我不解,只是下意识的问到:“什么问题?”

        “你相信我吗?”如雪竟然问我的是这个问题。

        “如果我不相信你,就会阻止你了。”我根本没有思考,答案就脱口而出。

        我没有说出口的是,就算如雪骗我,骗我失去了生命,但到最后我也不会不相信她,因为我舍不得!不信她,和被她骗,糊涂着被她骗,也比清醒着不信她幸福。

        这,应该就是爱情,含笑饮毒酒,亦是甘之如饴!

        “那就好。”如雪转过头去,再次敲击起那块魅心石,她没有看我,只是轻声说到:“是可以控制的危险,如果我有一天,遇见我没把握,却也不得不探寻的危险,我死,也会让你活着。”

        “什么意思?”我急了,我不明白如雪为什么忽然给我说这个,联想起来她的不对劲之处,我根本一刻都忍耐不住的大声问了出来。

        如雪没有说话,似乎是太过全神贯注的敲击那块魅心石了,而这最后一下的敲击落下之后,第二颗魅心石也落了下来,我还待再问,却不想这个时候石室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之声!

        不是人发出的吼叫之声,也绝对不是兽吼,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的吼叫之声,直接响彻在人的灵魂里,如同一个不知名的物事沉睡了千年,终于醒来之后,发出的一声吼叫。

        而这吼叫偏偏还恐怖无比,让人感觉到莫名的畏惧,连我的额头都直接滴落了一颗冷汗。

        接着,就是一阵儿躁动不安的‘嗡鸣声’!

        我们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惊疑不定,特别是老张,一下子蹲了下去,下意识的就抱住了脑袋,这怪不得老张,因为石室忽然的变化实在太恐怖了,让人粹不及防。

        那‘嗡鸣声’只是响彻了不到两秒钟,就停下来了,而那吼叫更是只叫了一声,就消失了,快到让人怀疑它是否存在过。

        这种变化只是几秒之内的变化,来得剧烈,安静得也快,却让我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回头一看,承心哥,老张,包括吴老鬼都是如此。

        吴老鬼原本望着兀自对着变成‘瞎眼狐狸’的碧眼狐狸画像发呆的如雪,想说点儿什么,但因为惊吓过度,愣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情在终于平复了一点儿之后,就想继续追问如雪是怎么回事儿,可也就在这时,整个石室竟然开始晃动,这种晃动原本并不明显,只是轻微的晃动,后来却变成了带着‘扎扎扎’声音的,比较剧烈的晃动,主要晃动的地方就是这个石台子,原本还坐在石台子上的承心哥更是直接被晃了下来。

        而在这个混乱的过程中,我只听见承心哥喊了一声儿:“有出口!”

        老张一下子回过了头,而我关心着如雪,根本不在意是否有出口,我很难受的看着如雪,在如此剧烈的晃动下,她还是死死的盯着那只‘瞎眼狐狸’,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的难过,只是因为她有心事,而我一无所知,可在我的内心恨不能为她承担所有!

        就如师父那句最朴实的话:“凌青要我的命,也是可以拿去的。”

        这样的晃动持续了一分钟才平稳了下来,承心哥从地上站了起来,而走过去的老张也惊喜的喊到:“真的,是真的有出口!”

        吴老鬼早已经飘了过去,嚷嚷着:“我瞅瞅,我瞅瞅!”

        我哪里管得了这个,能站稳以后,我一下就冲到了如雪身边,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那一刻我真的异常的无助,我几乎是在恳求如雪:“求求你,别看了,不管有什么,别好奇,我只想你能安稳的过日子,就算我不能与你厮守,能守望你到老死也是幸福的。”

        如雪在我怀里,轻轻的摸了一下我的脸,然后脸色有些苍白的,却笑着对我说了一句:“傻瓜,我没事,出去以后告诉你,好吗?”

        “嗯嗯嗯!”我的双臂紧了紧,在我认为,只要如雪肯对我说,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就算刀山火海,我又何尝不愿意陪着她去闯?

        可是,下一刻,我感觉到如雪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忽然就指着那只‘瞎眼狐狸’对我说到:“你看,出来了,真的出来了。”

        什么出来了?那一瞬间,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如雪的话刚落音,我几乎是感觉到头皮发炸,曾几何时,我面对过最恐怖的僵尸‘老村长’,曾几何时,我面对过只要有怨气就不死不灭的‘小鬼’,但没有哪一次,像这一次一般,让我感觉如此的恐惧。

        是的,就是恐惧。

        我几乎是脖子僵硬的看着如雪手指的地方,那是那只‘瞎眼狐狸’空洞的眼睛里,我看见了一条长的,有一双血红眸子的,金黄色的,背上却诡异的有三条紫色纹路的虫子正从那里面爬出来,此刻它已经爬出了小半的身子。

        是蜈蚣吗?不是,我几乎是什么也不能做的,看着它爬出来,而一开始我真的以为它是蜈蚣的,却发现它有一对透明的,和眼睛一样血红的翅膀,而且它没有那么多脚。

        那它是什么?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见过这样的虫子,即使是动物世界,即使是我去苗寨看过很多蛊苗培育的千奇百怪的虫子,我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虫子,类似的都没有见过。

        我的注意力完全被这只怪虫子所吸引,不自觉的把怀中的如雪抱得更紧,而承心哥和老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们身边,莫名的也被这虫子吸引了注意力。

        它终于完全的爬了出来,所谓的长也不过是大半个巴掌那么常,可是配上这异常诡异的颜色,我觉得它是有剧毒的东西,一定是很厉害的毒吧?所以我才会觉得那么危险!

        我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它没毒。”如雪在我怀里轻声说了一句,接着又说到:“可是,如果我没猜错,比有毒的更可怕吧?”

        如雪的话刚落音,那只虫子竟然盘旋了半圈,忽然就朝着如雪飞了过去!

        我脑子一麻,脑中响彻的全是那一句话:“它比有毒的更可怕!”我怎么能让它靠近如雪,几乎是下意识的,我伸手就去抓那只虫子,那虫子还真的一把被我抓在了手里。

        “你别!”如雪一下子挣脱我,大声的喊到。

        “没事儿,它才出来,飞得慢着”我笑着想安慰如雪,忽然抓虫子的手传来了一阵异常可怕的剧痛,简直是来自灵魂的疼痛,痛到我根本抓不住这只虫子!

        我大喊了一声,几乎是本能的松了手,虫子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