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四章 碧眼狐狸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四章 碧眼狐狸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原本这个洞中很黑沉,就跟来时的洞子是一样的,仿佛是有一种实质性的不能穿透的黑暗,我们的手电也在刚才掉落的过程中,乱七八糟的滚在了一旁。

        可是,我还是很难不去注意这双眼睛,因为太过奇特,也太过的显眼,碧色的眼底,银色的眸子,最重要的是那银色的眸子还发出奇特的金属色光芒,而这种光芒虽然微弱,却异常‘坚挺’的能够穿透那彷如实质性的黑暗,也不知道是因为灯光反射,还是别的原因,你盯着这双眼睛,你总觉得那眼神能跟着你的目光流动,你也体会到那愤怒的怒意,体会到它是在瞪着你。

        那双眼睛让我看得‘入神’,即使心底觉得很不安,还是难以挪开目光,这个空间安静,我们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心里也都明白,大家都看‘入神’了。

        静默了大概5秒,吴老鬼忽然一蹦老高,喊着:“嘎哈啊?咋都不说话呢?”

        吴老鬼的话像一声平地惊雷,一下子惊醒了我!

        不好,我使劲的一咬舌尖,疼痛让我猛地彻底清醒了过来,我不再看那双眼睛,反而是赶紧的爬起来,先是一把拽起来老张,使劲的摇晃了老张两下,再是拉起如雪,也同样摇晃了她好几下。

        最后是承心哥,我在拉起他的一瞬间,他就清醒了。

        承心哥到底是底子要雄厚一些,而老张是普通人,我不得不先救他。

        尽管大家都在第一时间清醒了过来,我还是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吴老鬼那莫名的一声吵嚷,我相信不用再过5秒,我们立刻会陷入一种不能自拔的,真正的‘眼’世界。

        那个世界会很神奇,按照记载,会你让你陷入反应出你心底最深**的幻觉世界。

        “咋了?”老张有些惊魂未定,进入这地底之后,就不再是老张熟悉的老林子了,做为一个普通人,老张还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算心里素质不错了。

        我拣起所有的电筒递给了大家,说到:“我现在不能判断情况,不过,大家记得,千万别轻易盯着那眼睛看,或者看之前,心思放松,背课文都行,总之不能让心神跟着那眼睛走,对了,实在不行,就用电筒照着它,有强光的情况下,它的魅惑不会那种厉害,我怕之后还会出现这样的眼睛。”

        大家默然,尽管搞不清楚是咋回事儿,但绝对不会怀疑我所说的话,而吴老鬼也小心翼翼的飘过来说到:“承一,这墙上我去看了,有壁灯,里面的灯油还没有干呢,要不要点上试试?”

        我来不及给大家解释什么,赶紧对吴老鬼说到:“你们别动,老吴在哪儿,快带我去!”

        在这种环境下,在这种怪眼之下,有光亮绝对是最好的事情,而且这个洞穴是通风的,不用担心缺氧的问题。

        吴老鬼在这种黑暗之下,仿佛是不受影响,在前方飘着带我走了几步,然后把壁灯的位置指给我,我拿着手电一照,壁灯的位置不是很高,我踮起脚就能够着,到是省去了一番麻烦。

        壁灯就是简单的灯托形式,可仔细一看也诡异,诡异的原因在于壁灯背后有一个小小的壁画,壁画上是一只没有手指头的手,黑色,骨节嶙峋,在拖着壁灯。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我尽量不去多想,而是拿出打火机朝着灯芯点去,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燃烧的灯油到底有毒没毒的问题,但是有毒,也总比没光强。

        ‘啪’的一声,灯花跳跃,壁灯亮了,那灯光是一种诡异的淡绿色儿,飘忽不定的灯光映照的整个空间更有一种恐怖的氛围,可是看着这种颜色的灯光我反而不慌了,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这样的壁灯一共有八盏,我催促着吴老鬼一一找到,把它们全部点燃以后,心里才松了一口气,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八盏壁灯点燃以后,都是那种诡异的淡绿色火焰,看起来很是微弱,却很是神奇的交相辉映,把整个空间都照亮了,至少能让我们看清楚,我们是身处在一间石室当中。

        石室简陋,绝对不是什么想象中的古墓墓室,因为这里没有任何的工艺水平可言,更别提什么装饰,就是把石头一面弄平整了,乱七八糟的铺在一块儿,中间还有大条大条的缝隙。

        这时,我简单的打量了一下,赶紧的招呼如雪等人过来,看他们的神情,估计已经很不安了。

        三人刚走过来,老张第一个开口了,估计是被刺激的太惨,连说话都是大声的嚷嚷:“承一,到底咋回事儿?你必须给我说说,必须的,至少说一下咋整!”

        我望着老张,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不要以为普通人见识了一些,接受能力就会变得很强悍,他们最多还是只能接受生活范围内的事儿,就比如说离生活很近的诡异事件,再深了,他们就会归类为‘玄乎’‘神话’‘扯淡’,反而变得疑神疑鬼,搞不好心理都会崩溃,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干脆用事实说话。

        我拿起手电,指着墙顶,扶着老张的肩膀说到:“你再仔细看看,这墙顶上是什么?”

        之前手电的光芒并不能穿透这实质性的黑暗,可如今在壁灯的帮助之下,却轻易的照清楚了整个墙顶,墙顶比起这间石室还要简陋,就是泥巴顶子,可是老张一看之下,却真真的惊呼了一声儿。

        然后一句话脱口而出:“这不能啊,碧眼狐狸,这玩意儿真的存在?不不不,这只是一副画儿,就跟那些明星贴画儿一样,这就是一副画儿,不能够,这不能够!”

        老张情绪激动之下,竟然开始在原地打起转来,也不能怪他不接受,不止是在东北的老林子,很多有山林的地方,碧眼狐狸代表的意思绝对只有一个——狐妖!

        而这墙顶上的壁画虽然简单,但是寥寥几笔,却真实的勾勒出了一只狐狸的样子,再加上那双诡异的眼睛,此刻清楚的映照之下已经是似怒含嗔,连狐狸那种狡猾,有些残忍,却又娇媚的媚态都给勾勒了出来,傻子都能看出这是一只碧眼狐狸。

        老张乱转了几步,我没拉他,这是一种需要心理发泄的过程,毕竟他被托梦了几十年,接受鬼会比较快,但要接受一只属于很远古传说中的碧眼狐狸可不是那么容易,壁画本身没有什么不好接受的,不好接受的是那双眼睛,竟然真的能勾魂夺魄,在山林子里长大的老张难免联想很多。

        在几乎激动了一分钟之后,老张有些颓废的蹲下了,说到:“就算有个黄鼠狼妖精站在我面前,我都能接受的,我就不相信神话啥是真的,扯淡,扯犊子,但我要咋整?一副壁画我刚才就差点儿忘记自己是谁了。”

        原来,老张在刚才那一瞬间已经陷得那么深了,我这时才蹲下来,对老张说到:“你也别先想着是碧眼狐狸,因为就如你所说,毕竟是一副画儿,那双眼睛是被人动过手脚的,知道吗?还不能证明就是碧眼狐狸存在!”

        这时,如雪若有所思的问到:“承一,是动了什么手脚啊?”

        “关键就是那银色一块东西!”我抬起头来,对如雪说到,感谢师祖的手札,让我能知道这一出。

        “那是什么?”发问的是承心哥。

        师祖留下的手札其实不止一本,山医命卜相各脉都有一本,只不过各自记录的不同,针对性也不同,承心哥不知道也是正常。

        “那其实是一种石头,不是我们以为的金属,或者是银子什么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比玉石更能储存‘磁场’‘能量’一类的东西,那就是它了,只不过储存的方向有区别,它或者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界,它有个师祖给定的名,叫做魅心石。”我简单的解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