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七章 危急的局面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七章 危急的局面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人熊跑了,那妖狼靠着突然出现的‘神秘’家伙奇迹般的取得了胜利,而那‘神秘’的家伙就站在我们的营地,形式变得诡异而不明朗起来。

        我的手心出了汗,我不相信连妖狼和人熊都发现了我们,那个‘神秘’家伙会没发现我们,我唯一的希望在于听它的笑声,是个女的,或者是个母的,不说所有的雌性都比雄性心软吗?能不能心软的放过我们?

        可是同时我自己也承认,我这个想法够扯淡的,什么女的,母的,我是被逼到有多无奈才这么想啊?

        事实上,我心底已经决定了,如果情况实在糟糕,我会下去的,如果真是妖物,我堂堂老李一脉的山字脉传人还能怕了它去?

        我试着沟通傻虎,得到的是它依然在沉睡的感觉,我没有强行的去唤醒它,只因为这么一沟通,我就心知肚明,傻虎还在‘消化’当中,消化着上次它吞噬小鬼所得的能量,如果召唤它出现作战,相当于是前功尽弃,好处就没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傻虎,傻虎是我,不管我承不承认,在我生命中,傻虎的重要性都无与伦比,我没理由不为它好,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唤醒它的。

        情况有些僵持,那妖狼还要恢复着,可那‘神秘’人物已经停止了那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大笑,做出了更匪夷所思的动作,它竟然几步走到了老张献祭给山神的下水面前,随意的捞起了一块儿,背过身去,从身体的动作上来看,它是在吃那些东西,可是仿佛是很难吃似的,很快,我看见它又吐了出来。

        接着,它进了我们的帐篷!

        我这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很多重要的装备都在帐篷里,这狗日的不会是要断人后路吧?

        林子里出乎意料的安静,安静到我能听见那妖狼的喘息声儿,也能听见我手腕上带着的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我们都没有什么举动,只是等待着,等待着或许会有的决斗。

        过了好一会儿,那花花绿绿的身影出来了,出乎意料的是,我没有看它带着我们的行李,手上拿着的我很干脆的打亮了手电,反正已经发现了我们,我觉得也没必要躲躲闪闪,想看清楚它手上拿着的是个什么东西。

        可是,一看我就后悔了,脸也红了,真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骂自己一句,让你手贱!

        因为那家伙手上拿着的竟然是如雪的贴身衣物,说明白点儿,就是内衣,内裤什么的,在电筒灯光的映照下分外的明显,这下弄得大家都尴尬了,老张埋头咳嗽了一声儿,承心哥哼哼唧唧的,估计是憋笑给憋的。

        我听见如雪的呼吸都粗重了几分,我知道这个一向冷静淡定的丫头动怒了。

        我赶紧的关了手电,心想着让小爷出丑,等下看小爷是拿雷劈你呢,还是拿雷劈你呢?可是,那‘神秘’身影全身包扎的严严实实,我也不知道它是否满意于如雪的内衣,只是觉着它仿佛是很欢快的转身,然后走了!

        就这么走了?这事儿,我脑子反应不过来了,它巴巴的赶来,难道不是为了救那只妖狼,是为了偷如雪的内衣,这事儿说的过去吗?

        可是这煞星走了是高兴还来不及的事情,我也不能强留着它,然后扇它俩大耳刮子,骂它:“我叫你偷内衣,我叫你偷内衣!”

        它走了,还站在雪地里的妖狼摆出了一副恭敬的模样,虽然我不知道狼恭敬具体是怎么表现,但看着妖狼,我觉得是个人都能感觉出来的它的恭敬。

        这就是前前后后不到十分钟的事情,但那身影一消失,那妖狼就开始仰天长啸,估计是恢复过来了!而这一次,也不太可能有人熊来收拾它了。

        它一叫,老张就低呼了一声:“完了,这声音是在呼唤狼崽子!”

        我一想起那密密麻麻的狼群,头皮就发麻,因为我见过一次,那是在和鲁凡明决斗的时候,小霍曾经召唤一次狼群,我毫不怀疑,它们出现了,我们几个人要不了几分钟就会被它们撕裂,毕竟我们不是鲁凡明一行人那种怪物,是僵尸之身!

        想到这个,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到:“那咋整?”

        老张拿出绳子来,说到:“尽量往高处爬,用绳子把自己绑在树上!狼崽子太会跳了,不能让它够着我们,剩下就听天由命吧,天亮的时候,我发个求救信号,会有人来救咱们的,但现在就别指望了,发了也不会有人看见,咱们这儿的人睡得早,起得早!”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老张说做也就开始做了,他让我先往上爬,只是他不忘说一句:“如果是这样的求救,少不得就会惊动有关部门,这老林子里打猎什么的,都会受到限制,更不会准许咱们往深处走,这是规矩,如果等着来救了,这个就”

        “会有办法的,你们先上来。”是如雪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我一边把给自己绑着绳子,一边对老张说到:“那就别发求救信号,她说有办法,就是有办法。”

        那妖狼一直不停的在长啸,而渐渐的山林里已经有了回应它的呼叫,看这只狡猾的狼估计也知道我们不好对付,它自己又受了伤,所以它根本不急着靠近我们,而是把同伙召唤来了再说。

        它狡猾,但从某一方面来说,也给了我们时间,让我们爬到了更高的地方,虽然更高的地方,枝桠‘瘦弱’,但有绳子把我们绑在主干上,倒也不怕掉下来。

        着急的是吴老鬼,在我们忙活完以后,就在我的面前飘来飘去,急吼吼的说到:“小哥儿,小爷,你出手吧?”

        我莫名其妙的问它:“出啥手?”

        “就那只打老虎啊,你把那只大老虎给弄出来吧?它一叫,我的魂儿都快散了,那么厉害的家伙给弄出来吧?”吴老鬼神情焦急的说到。

        我心里明了了,当时不止我感觉到了‘山神’的那层意思,吴老鬼也感觉到了,它自然也就听见了傻虎的咆哮声儿,所以才有那么一说。

        此时,老张已经疑惑的望着我了,不是我想对老张隐瞒,而是因为这事儿对于老张来说太莫名其妙,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我不能一股脑的去给他灌输这个,彻底毁掉别人的三观,所以我对着吴老鬼说到:“别胡说了,你是吓糊涂了吗?这次事情如雪来处理。”

        吴老鬼看着我的眼神儿,理解了我什么意思,果然也不敢胡说了,但这时,我看见山头那边出现了一双又一双的绿眼睛,狼群终于来了

        而那只可恶的妖狼,也选在这个时候,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我们所在的大树,情况变得危机了起来。

        妖狼终于过来了,徘徊在树下十米远的范围内,而且还狡猾的藏在另一棵树后,仰头打量着我们,我听见老张低声骂了一句:“这犊子,好像知道老子有枪似的,躲着呢!”

        老张不说,我不觉得,老张这么一说,我一琢磨,好像真的是这样。

        我们被困在树上,不能轻举妄动,而且还很幽默的跑林子里来,把自己给绑在树上了,可这么想着,谁也笑不出来啊,因为狼群来了,狼群在靠近。

        只是那么僵持了二十几分以后,我就看见至少二十几头狼朝着我们这边奔来!这还不是全部,因为我看见后面还有源源不绝的狼,至于是多少,我心里没数。

        “这些犊子!”老张举起了一直跨在肩上的猎枪,看样子也是被气毒了。

        如雪很平静,还是那一句:“我来吧。”

        承心哥接了一句:“我会帮忙,只是这一出手,未免太造孽了,如果它们逼得太狠的话。”

        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会怎么样?我莫名的有一丝的紧张,在这时的我哪里知道,我的老林子探险之旅,是要从这一夜才真正的拉开冒险的序幕,陷入莫名的事件之中,而这次事件的结果,是我完全预料不到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