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六章 突变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六章 突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是一场我无法形容的争斗,熊的力量,狼的速度,生生的给我展示了一场‘野兽’的动作大片,也让我深刻的认识到了,人类如果不是有智慧,身上带着那么一点儿上天赐予的灵气,该拿什么和这些野兽争?

        我相信,如果是我和它们其中的任何一个搏斗,走不过两下,绝对就是一口被咬死,或者一巴掌被拍死的命!

        妖狼狡猾灵活,这样的争斗不过5分钟,竟然生生的咬到了人熊几口,所以,从现在来看,人熊比较狼狈,身上挂彩了好几处,毕竟论起灵活它是远远的比不过妖狼。

        我以为人熊会输,我小声的对老张说到:“看来咱们最后要面对的可能是狼崽子。”

        老张摇头,说到:“我觉着咱最后要面对是人熊才对。”

        “为啥?”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吴老鬼突兀的插了一句话进来,把老张吓得差点从树上滑下去,忍不住狠狠啐了吴老鬼一口,说到:“别没头没脑的插话,要不是你没身子,我非削(打)你一顿不可。”

        吴老鬼讪讪的笑,它有时是挺讨厌,但你除了骂它几句,对它却不能真的讨厌,因为有时它又挺可爱,所以,老张骂了一句,也不和它计较,但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老张发脾气,可见他有多紧张,顿了一会儿,老张才对吴老鬼解释到:“那狼崽子是灵活,所以咬了人熊好几口,但它打败人熊的机会也就在前面几分钟了,很简单,因为狼崽子和老虎啊,豹子啊这类的家伙是一个货色,耐力体力是不能和人熊比的,在这前几分钟它没能咬到人熊的要害,它也就没机会了。”

        生怕我们不相信似的,老张指着人熊说到:“你们看,虽然人熊挂了彩,样子比较狼狈,但事实上你看它流了多少血?又影响到了什么行动?不碍大事儿的,可你觉得那妖狼挨的住人熊一巴掌吗?我看一巴掌都挨不住!只是我没弄懂,这人熊这么厉害的家伙,把外围林子里来当啥‘棍儿’,没道理啊。”

        我觉得老张的话在理,毕竟作为一个山里人,对于野兽的争斗他看得比我们明白,另外,老张的最后一个疑问我也有,为啥这厉害人熊会跑外围林子里来?我深信对于野兽来说,最危险的事儿不是遇见了更厉害的野兽,而是和人相处,这机变百出,还会使用‘工具’的人,要真是下定了决心收拾它,它是跑不掉的。

        它得感谢现在国家对动物的保护政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它们的搏斗还在继续,这样我很是吃惊,按说高手过招,其实只是分秒之间的事儿,野兽之间的搏斗通常也不会持续太久,看这两个家伙,竟然整整打了快十分钟。

        但事实上也正如老张所说,这头妖狼越来越体力不支的样子,动作远远没有一开始那么灵活,其实说起野兽,它们对危险的预感更强烈,对实力的预估也会很准确,我有些搞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事情来支撑着这条妖狼,执着的去挑战人熊!难道真如老沈所说,是因为里面的家伙不安分,到外面来安家了吗?但为啥偏偏找上实力强劲的人熊?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老张忽然低呼了一声:“快了,这狼崽要完蛋了。”

        随着老张的低呼声,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正好就看见,人熊像忽然爆发了一般,让出了身子给妖狼咬,但在那一瞬间,它却闪电般的狠狠的排出了它的熊掌!

        好狠,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招数,怎么是一头野兽可以用出来的‘战略’?!

        妖狼来不及躲闪了,这一巴掌是绝对躲不掉了,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人熊的巴掌是朝着这妖狼的腰上拍去的,我这个只是跟师父厮混着打了几年猎的人都知道一个常识,狼是铜头铁尾豆腐腰,可这好歹是人总结出来的,野兽怎么可能知道?

        我知道就如老张所说,妖狼完了,可是我也低估了狼这种动物的狡猾和野兽的求生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那妖狼竟然果断的松了口,朝着其它的方向几乎是拼尽全力的缩了一下。

        ‘噗’的一身,人熊的半边巴掌几乎是贴着妖狼的脑袋擦过,虽然没有打正了,打实了,可是就那么一下,妖狼竟然被狠狠的扇开了去7,8米远,然后重重的摔落在雪地里,愣是好半天站不起来。

        借着月光,我看见有鲜血从妖狼的眼眶,鼻子,耳朵里流出,我光是想象一下,身上就起鸡皮疙瘩,这特么绝对是高强度的脑震荡的感觉啊!

        幸好只是半边巴掌擦过,要这一巴掌落实了,什么铜头之类的都可以滚一边去,哪怕是个合金头也得给你拍碎了。

        人熊是胜利者,它当然不会仁慈的放过妖狼,看见妖狼倒地不起,速度极快的冲了过去,它当然要抓住好不容易得来的优势,真正的奠定这场胜利!

        接下来应该是屠杀吧?我这样想着,可怜这条妖狼还没来得及召唤它的狼崽子,不过这样也好,面对一头单独的人熊,总比我们面对一群狼崽子好,从长远来说,这里的猎人,靠山吃饭的山里人,也不希望这里会出现一群狼,一个单独的人熊,虽然凶猛,但只要避开了,还是说不上有什么危险。

        仿佛是尘埃落定了,我这样想着,面对冲过来的人熊,妖狼咬牙站了起来,低吼着不肯屈服的面对着人熊,或者说此时它的状态是逃也逃不掉,只能拼了。

        但,能拼得过吗?明眼人心里都有答案,我们都是那么以为的,可能再过两分钟,我们得面对人熊了。

        可是,老林子里的一切事情,你可以按照它的规则来行事,来求生。但你永远不要妄想以为你能猜透这里的一切,事实证明,我们每个人都以为的结果错了,而且还错的离谱。

        “呵呵呵呵”就在人熊离妖狼还有2米远的时候,从山头上传来了一阵儿笑声,这笑声说不出的邪气,说不出的让人心里不舒服,在这深寂的老林子的夜里,是那么的清晰,也那么的刺耳,可以说硬生生的给我笑出了一身儿鸡皮疙瘩!

        是谁?不仅是我惊疑不定,承心哥,老张也是一样,就连一向镇定的如雪也从树上传来了一声惊疑不定的‘咦’声,这个突兀出现的东西是什么?按说,只能人才会这样的笑,可是目睹,听说了这么多的我们,还真不敢肯定的把这突兀出现的家伙定义在人的范围内。

        人熊生生的站住了,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能从它的身上感觉到一丝畏惧,我看不清楚它的眼神,可我总仿佛看见它是流露出了一种恐惧的眼神,它也同我们一样,开始惊疑不定的四处张望,身子竟然在慢慢的往后退。

        “在那儿,在那儿!是个啥玩意儿啊?”吴老鬼罕有的没有东飘西荡,而是站定在我和老张的身旁,声音里也带着一丝恐惧。

        一种进入老林子以来,从未有过的危险感觉在我心底炸开,比‘山神’提醒我这里会有一场争斗,我所爆发出来的危机感还要厉害。

        我能感觉我全身寒毛立起,身子都变得有些僵硬,我随着吴老鬼所指的方向看去,我看见了一个身着花花绿绿的布段儿,把自己包得很严实的身影就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那是我们的营地!

        白衣服,裹得严实,毛腿,尾巴,我的头皮都在发麻,我忽然就想起了老沈所说的话,当时我不信,觉着化形的药物我还真没见过,我以为那是师父口中给我讲的他的故事,师祖的故事里才有的事儿!

        我还真遇见了?虽然不远处那身影穿的是花花绿绿的布段儿,可我不认为扯下来,我看见的不是一番恐怖的场景,很难接受一个人长着一个野兽的脑袋,也很难接受一个人头下面是野兽的身体,想象一下就是极其恐怖的事情。

        时间仿佛静止了,我分明听见妖狼开始得意的咆哮,只是那声音虚弱,刚才那一巴掌的威力估计还没消散。

        接着,我还看见,人熊竟然转身就跑,样子比被妖狼咬了几大口的时候还要狼狈的多。

        “呵呵呵呵”山坡上笑声儿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