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二章 真有妖怪?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二章 真有妖怪?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不是当事人,也不能去判断,倒是吴老鬼上下飘飞,嚷着:“真的,真的,就是真的,这老林子里有妖怪。”

        我满头黑线,这老林子里有妖怪,这吴老鬼兴奋什么?可是,在这众人面前,我又不好去问吴老鬼到底知道个啥,只能憋着,我看承心哥那副模样,也是和我同样的心思。

        至于老张,他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吴老鬼,终究是开口说到:“老沈,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且不说这吴大胆遇见的到底是个啥,总之给吓病了,就意味着里头的东西不安分了,所以就出来了一些‘棍儿’来争地盘子了,可是这深林子里我总是要去的,就不和你们一起回去了。”

        “这这事儿不好整呐?就不能换个时间再去?”老沈捏着旱烟杆儿,担心的说到。

        “嗯呐,换不了。”老张闷闷的说到。

        这实诚人,答应了人的事,就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刀山火海也不容更改了。

        “老张,不是我说不吉利的话儿啊,你说要去了这深林子里出人命了咋整?咱们山里人是不怕死在山里的,说句文化人的话,**出来学习那会儿,不是说过吗?埋骨无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可咱们不怕,这城里的哥儿,姑娘们那是不好交待啊?”老沈劝着老张。

        可我却为老沈的话喝了一声彩,这等豪情,就是山里汉子的本色吗?

        老张笑了,拍着老沈的肩膀说到:“我心里敞亮着呢,刚才就跟你说过,这几个小后生是大本事的人,你是不信还是咋的?”

        “成,那我就不墨迹了,你们去吧。这周围的林子里,我们下了套儿,要是逮着狍子啥的,你也别客气,只管弄去吃,皮儿留下,挂树上就得了。省点儿力气进深林子,等你回来了,咱哥俩儿整两盅。”

        “成!”老张很直接的就答应了。

        老沈说不啰嗦,也就真的不啰嗦了,寒暄两句,带着人就走了。

        不过,他说那些话,倒是让我们闷了下来,老张抬头看了看天,说到:“咱们抓紧时间赶路吧,今天晚上就能走到这匹山的边上去,明天估摸着就能进深林子了。”

        老张这样说了,我们就跟着他走了,因为遇见老沈一行人,刚才那轻松的气氛也没了,毕竟前路茫茫,谁心里都没个底,特别是我,太明白了,真遇见妖怪了,护着大家周全就是我的事儿了。

        因为气氛原本就沉闷,我也就没问吴老鬼什么,现在赶路也不是问话的时候,而在路上,老张特意饶了饶路,去看了一下老沈他们下的套子,算是我们运气好,其中有个套子,还真套住了一个狍子。

        老张用木棍儿把狍子敲死了,拖着狍子走到一两里开外的地方,就开始仔细的打理起这只狍子来,我也没怎么看清楚,就看见他在狍子身上划了几刀,一扯一拉一撑的,这狍子皮儿就被剥了下来。

        这些本事到底是我们学不来的,套用老张的话,得把大半辈子都奉献给这茫茫的林子,才能有这本事,我看了一会儿,这才想起吴老鬼了,于是冲着吴老鬼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吴老鬼原本蹲在老张的面前,正在兴致勃勃的看着老张打理狍子,我冲它这一招手,它的脸立刻变成了‘苦瓜脸’,但立刻又做出一副恭敬的模样,赶紧的飘了过来。

        这老鬼,怕我!

        “今天晚上就在这儿扎营吧,吃个饭,喝个热水,这天色也就黑下来了,没法赶路了,在老林子赶夜路危险。”老张抬起头来说了一句。

        我其实是明白,这要入深林子了,老张心里到底有些不安,能在这熟悉的林子里多呆一夜,也是好的,人都有这种鸵鸟心里,我们何尝又不是呢?于是,老张这么一说,我们仨都飞快的点头,承心哥示意我问吴老鬼话,而他去搭帐篷去了,如雪帮忙,而我盯着吴老鬼看了半晌,一直盯的它脸都抽抽了,我才开口说到:“老吴,你觉得我们几个人待你不实诚?”

        “那哪能啊?承一小哥,你可不兴那样说的啊?这不是坏我名声吗?”吴老鬼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我再说下去,它能把心掏给我看看,到底真不真!

        “可你为啥一开始不给我们说,这老林子里有妖怪,非要人老沈说了,你才提起这茬,说是真的,真的?”我故意虎着脸问到,然后又赶紧补充了一句:“总之你这贼船我们也上了,这路还是得往里赶,你知道啥,就赶紧说,要再瞒着啥,我们能转身就走,你信不?”

        听我这番话,吴老鬼一副痛心的表情,看那样子恨不得呼自己几个大嘴巴,痛骂自己一句:“让你多嘴,让你嘴贱。”

        可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又受到了我的‘惊吓’,这吴老鬼还是开口了:“其实,这林子里到底有没有妖怪,我没亲眼见过,只是今天老沈来说这番话,让我想起了曾经跟着那个犊子进林子的事儿,是他领着我们一路走的,只是有好几处地方,他都停了下来,一消失就是一整夜,一开始,我们没问,后来吧,这次数多了,我大哥心里就犯嘀咕,毕竟我们哥儿五个没啥本事啊,单独在林子里过夜,能不害怕吗?所以就问了。”

        “那说啥了?”我开口问到,但心里却隐隐猜到了事情是咋回事儿,这一猜,就让我心里一下子震惊了起来,可事实是咋回事儿,到底是要吴老鬼说的。

        “我大哥问了,那犊子也没隐瞒,就告诉我们说,这老林子里有妖怪,一到晚上就活跃,他出去其实是去找那些妖怪谈判去了,让它们别骚扰我们,要不听的,就动手收拾一顿,总能听话了,他就是这么说的。当时,我们敬他是我们师父,心里嘴里都是佩服着他,这大本事儿,可哪知道这犊子”吴老鬼咬牙切齿的,接着又补了一句:“我知道的就是这些,妖怪我真没见过,反正话都是他在说,谁知道那犊子是不是扯淡?”

        我没接话,反倒是安慰了吴老鬼两句,可那老小子跟没心没肺似的,见我不逼问了,反倒安慰了它两句,就又欢天喜地的去看老张打理狍子去了,我有时真怀疑,这吴老鬼真是把报仇这事儿放心上了?

        可是,我没告诉吴老鬼的是,他曾经那害他的便宜师父,有很大的可能,真没扯淡,我心里刚才就是那么猜测的,他是晚上打妖怪去了,目的倒不是为了保护吴老鬼五个,可能是让这些妖怪在他开墓的时候,别觊觎,先立个威啥的。

        这么一算起来,这中年道士的本事不小啊,至少我,还真没啥办法和妖怪去谈判,打架,那个倒还可以拼拼,傻虎这犊子还在睡觉,咋就没一点儿回了老家的觉悟呢?改天,大耳光子把这家伙叫醒!

        只是,这么想着,我自己暗暗吃了一惊,啥时候,我也一口一个犊子,大耳光子,这样满口东北话了呢?

        想着,我就乐了,很是干脆的陪着承心哥和如雪一起整理起帐篷来了!

        夜里,篝火升起了,狍子皮被老张走了一趟,给人挂回树上去了!

        篝火之上,一口大锅架着,是老张炖得狍子肉,他说老是吃烤的东西,容易上火,偶尔吃吃炖菜不上火,身子也暖!

        帐篷就在我们身后搭着,是一个可以容纳3,4个人的大帐篷,可是在这林子里,晚上总是要守夜的,还是老规矩,老张前夜,我中夜,承心哥后夜。

        这夜里,一如既往的安静,除了老林子里偶尔传来的不知名的东西的叫声,刚才因为听见妖怪而起伏的心情也已经平静了下来,今夜,也应该和前几夜一样安静的过完吧?

        我抬头看着那口锅子里冒出的热气儿,闻着那香味儿,心里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