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一章 吴大胆遇妖记 为云雷音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一章 吴大胆遇妖记 为云雷音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老张的疑问,老沈的脸色也不好看,想说点儿什么,估计一时半会儿又组织不好语言,耽误了半天才说到:“老张,传说这老林子深处是有大东西的,这大东西要闹起来,不消停,这小东西自然往外跑,你说对不?前些日子,老袁跟我说了件事儿。”

        “啥事儿?”老张赶紧问到,毕竟是下定决心要和我们一起去过一段刺激的‘冒险日子’,老张对这些也就分外的关心。

        “这事儿吧,我觉着不靠谱,可你知道老袁那人,都不是那吹牛的人,遇见吹牛的人,特别是拿老林子吹牛的人,准得让别人滚犊子,觉得是对山神不敬。所以,这不靠谱的事儿,经着老袁这么一说吧,我又觉得靠谱。”老沈是这样对老张说的。

        老张不是一个急脾气,见老沈吞吞吐吐的样儿,又遇上了自己关心的事儿,终于忍不住催促到:“别默默唧唧的,有啥事儿,直说,都是在老林子里混了那么些年的人了,啥怪事儿接受不了。”

        “你知道咱们屯子的人谁不是胆大的人啊?但论胆子,谁又敢和吴大胆比,可你知道前段日子,吴大胆病了吗?被吓的!”老沈看起来要说长话了,干脆得蹲在了雪地里,填起旱烟来了。

        老张也陪着老沈蹲下了,而这话一开始的神秘气氛,也引起了我们三人的兴趣,赶紧的,也蹭到老沈跟前蹲下,开始听老沈来说什么了。

        至于其他人,估计知道这事儿,也心底里不太相信吧,所以兴趣不大,但也在周围坐着了,喝口酒,吃点儿干粮,抽口烟什么的。

        “吴大胆被吓病了?这事儿可稀罕了!我前段日子在城里呆着,你知道我儿子要考大学了,想着守着那犊子一点儿!这次来山里,直接去的我老大哥家里,没去你们屯子,我还真不知道这事儿,可是吴大胆儿,这人可是第一浑人,谁还把他吓病啊?”看样子,老张是真的不知情,一蹲下了就开始问老沈到底咋回事儿,而且我能明显的感受到,老张是真的惊诧于吴大胆能被吓病这回事儿。

        老沈也不含糊,就直接说了:“被吓病了,是因为吴大胆媳妇说出来的,说是吴大胆看见了真的妖怪!然后被吓病了。你说这事儿靠谱吗?显然不靠谱啊?这妖怪精灵的传说在老林里周围不知道流传了几千年,你说谁真的见过?见过的都死了,怎么偏偏你吴大胆能活着回来?”

        “嗯呐,是这个理,有些人就算见过了,也不能大张旗鼓的说啊,说了是不敬,小心有家伙来找麻烦。”老张接了一句。

        “这些忌讳对吴大胆儿有个屁用,他才不管啊,这伤了面子,一个大男人被吓尿了回来,还一回来就躺下了,心里不憋屈啊?不找个震得住人的理由出来,他面子上能过得去吗?所以,他媳妇儿传出这话儿,咱屯子里的人都不信啊!直到老袁来了,你知道吴大胆是老袁的外甥,这外甥病了,他能不来吗?后来,老袁嘴里就传出来这么个事儿,我才觉着有些靠谱了。”老沈从那边接过酒壶来喝了一口,这才一口气把话说完,说完后,长舒了一口气,一股子白烟就从他嘴里冒了出来,看得出来,他把自己也说热乎了。

        “详细说,赶紧的。”老张话不多,就见缝插针的说了一句,却把我们的心思都说出来了。

        “这事儿一开始也没啥,就是吴大胆想着去捉鱼,咱老林子的鱼你是知道的,稀罕,新鲜,好吃,说是有外地人高价收,这吴大胆就去了!你也知道,吴大胆之所以叫吴大胆,就是因为胆儿肥,别人不敢去的地方他敢去,别人不敢惹的家伙他敢惹,所以捉着捉着,就朝着深林子那边去了。”说完这话,老沈的旱烟终于装好了,他忙着点火。

        而老张也陷入了思索,等老沈点完火,他才问到:“你说吴大胆往深林子去了?那到底是多深的林子?”

        “能有多深?他胆儿再肥,也不敢往那些禁地里面跑哇?几条命都不够的!就是过了咱们人多的几匹山,在往里点儿这个程度吧!你知道人烟少的地方呢,这鱼也就多,这吴大胆抓的高兴哇,也就忘了时间,在那深林子里呆到了天擦黑,往回赶,赶到咱们熟悉的林子里是不现实了,吴大胆当时也就想,深林子估计也是人传得邪乎,再说他也没进多深呢,就凑合着在深林子里过一夜也没啥,小心点儿就是了,趁这天还亮着,多抓点儿鱼吧,就留了下来!可这还没等着过夜呢,这天刚一黑,这月亮才爬上来呢,就出事儿了。”老沈认真的说到。

        他的话刚一落音,旁边有个汉子就接口到:“可不?这家伙不知道敬畏,不尊重老祖宗留下的教训,遇见了,吓傻了也是该,下次就明白了。这次咱们猎的孢子,也给他分半只去,那犊子在床上躺了快一个月了,这才精神点儿。”

        老沈嘿嘿笑着,也不说什么,东北汉子就是这样,他说的话你别指望多温情,可能跟被雪冻过的铁块儿一样,又冷又硬,但事实上,他心底是关心着你的,就比如送半只狍子去这种行为。

        老张却不耐烦,对那汉子说到:“别扯淡,让老沈赶紧说。”

        “就是那天夜里吧,这吴大胆还在河里忙乎着,就看见有个女人在远处的河岸边上看着他,你知道,10月初这林子里也够冷的了,特别是夜里,那女人还穿着白衣服,就是浑身上下裹的严实,让人看起来总觉得不对劲儿,心里害怕。吴大胆不怕,是个人还能翻天了去?他就招呼那女的,跟别人说,大妹子,大晚上的别在这林子里面乱窜,邪乎事情多着呢?其实,当时吴大胆以为是外地来的城里人,他们不就喜欢找刺激,往林子里乱跑吗?而且穿的多奇怪也不稀罕。那女的吧,听见吴大胆招呼她,也不怕,也不避忌,就直直的朝着吴大胆走过来了,在岸边远远的站着,然后说‘大哥,你抓了这多鱼,分我一条,行吗?钱还是给的。’吴大胆心想,夜里能遇见个人,也是缘分,一条鱼值什么啊?就说不要钱,给条鱼就是了。”老沈说到这里,又吸了一口旱烟,等到长长的烟龙从鼻子里冒了出来以后,他才继续说到。

        “吴大胆直爽,那女的也不矫情,当下谢过了,就叫吴大胆把鱼扔上岸来,她说怕自己衣服湿了,夜里冷,不敢走下来,吴大胆也就真扔了一条鱼给人家。可那女的拣了鱼,吃吃的笑,也不离开,一双眼睛就盯着吴大胆,不说话!吴大胆说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总觉得在月光下,那女的眼睛反绿光,仔细一看,又没有,怪的是那女的就露一双眼睛出来,连脸的下半截都包在白布里,原本吴大胆觉着没啥的,看着那双眼睛,就起鸡皮疙瘩了,于是故意说到‘大妹子,你别老盯着我看,我这不好意思的。’那女的听了吧,又吃吃的笑,晃了晃手中的鱼,说‘这不看着逮鱼新鲜吗?走了,走了’说话间就要走,可是走了没几步,她又回过头来,像是对吴大胆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说了句,这鱼啊,可没心头肉好吃呢,可是心头肉难得,鱼好得,还是吃鱼好了。”老沈说到这里,自己都打了个冷颤,倒把我们给吓一跳。

        估计是想一口气儿说完这事儿,老沈在打了一个冷颤之后继续说到:“这话说的啥意思?当时吴大胆没咋琢磨,就想着,还有喜欢吃内脏的女的啊?不嫌那些玩意儿腥臊吗?想着,吴大胆就朝着那女的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看出了事儿来,这话咋说呢?吴大胆原话是说,看那女的走路吧,扭的不正常,感觉整个屁股都在晃,勾人呐!那男人,哪个不多看一眼?可开始不是说过吗?那女的全身都包了起来,下面就是包了好几层白布的裙子,他看的时候正好有风,又正好那女的扭的厉害,那裙子吧,就往上滑了一点儿,又被吹起来了一点儿,你猜他看到啥了?”

        老沈带着一种惶恐的神情看着我们,饶是我经历过那么多,早就看惯了恐怖之事,也被老沈带起的恐怖气氛给吓了一跳,暗骂了一身自己没用。

        而老张已经在一叠声的催促了:“啥啊?快说啊?”

        估计这比较考验人的想象力!

        老沈‘嗨’了一身,说到:“看见一条大黄尾巴在裙子里面摆动,还有两条毛绒绒的腿,你说,这不吓死个人吗?这还不算,吴大胆再想起她说的,喜欢吃心头肉,哪能不渗得慌啊?勉强保持自己没摔在河里去,吴大胆就傻呼呼的站了好一会儿,直到那女的走不见了,才回头就跑,算他小子运气好,连夜的竟然跑出了深林子,还找到了一个猎人窝棚歇脚,这一回了屯子,再仔细一琢磨这事儿,就想着,那天要不是自己好心给扔了一条鱼,自己是要被吃心头肉的啊,就直接的吓病了。”

        关于吴大胆的事儿,老沈讲到这里就算讲完了,很简单的一件事儿,却让我们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我当时脑子里就一句话,真的假的?成形的妖物?我特么没见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