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八章 风与海的碰撞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八章 风与海的碰撞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想到这里,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我集中精神,开始沟通起王武:“王武,我是承一,划破我的中指,把中指血抹在我的眉心,胸口然后用这样的手法刺激我的”

        王武很快收到了我的灵魂讯息,一开始他有些茫然,但确定我是陈承一以后,他立刻就动手开始这样做了,尽管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原因!

        我看着王武迅速的做着这一切,其实发自内心的想苦笑,无奈我是一头大老虎,根本就笑不出来,只能无奈的眨了眨虎眼,其他人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我这是要做什么,我是要让自己‘起尸’,再简单点儿说,就是要化成洪子临死前的那个状态,又有些许的不同,洪子是魂魄完全离体,而我其实更像传统意义上的僵尸,身体活着,只是留着一魂两魄在身体里!

        可是这也不得不让我感慨师祖传下的秘法匪夷所思,这种以残魂魂共生,一主一辅,双魂合一,身体还能辅助的秘法简直不像来自于人间!

        王武做这一切,自然引起了大家的惊奇与质疑,王武在焦急的解释,我却管不了这一切了,虎生风,云从龙,在这个时候,我也是要用出傻虎残留在记忆深处的秘法了。

        心神沉下,利用傻虎的灵体我陷入了存思的状态,在某些方面动物会羡慕人类是万物之灵,修行,思考,开智都比动物要占有许多的优势,但做为人类我也羡慕起傻虎来,一旦修行有成,用起秘法来,来比人类简单很多,只要灵魂力足够沟通天地,什么步罡,手诀统统都可以边儿玩去,根本不需要。

        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还要心神一分为二,联系那个陈承一,共开秘法,给予小鬼致命的一击。

        和傻虎的共生体,在我存思的当头,利用心中默念的奇异咒语,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股活泼的风,萦绕在身边,越是累计越多,压缩在身边,就如同在构造一个危险的炸弹

        而那边陈承一的身体在王武用我教导的秘法‘刺激’以后,忽然就睁开了显得有些木然的双眼,我努力的沟通于留在陈承一身体内的魂魄,不停的在思维的世界里与那个魂魄沟通某项秘法!

        毕竟是我自己的灵魂,这种沟通虽然不易,却也有一种很奇特的共鸣,很快在我的努力沟通之下,那个盘坐于地上的陈承一动了,开始掐起一种奇怪的手诀,说是奇怪,因为道家的一百零八种手诀我虽然不是全会,但是一眼也能认出这一百零八种手诀中绝对没有这样的掐法,这不知道是来自哪里的奇怪手诀!

        那个陈承一的双手动了,越动越快,带起了一道道残影,速度还要快过我刚才在接受传法后那种奇妙的状态,可是这并不值得惊奇,只因为人在‘僵尸’的状态,身体受到的‘束缚’少,自然也就能发挥到身体的极限,所以说僵尸往往力大无穷,所以说洪子爆发出惊人的射击天赋。

        已经开始了,那我也就放心了,全身心的沉浸于风的沟通与聚集!

        大雨还在倾盆而下,伴随着雷声阵阵,诡异的是风停了,像忽然间的一首澎湃的乐曲嘎然而止,天地间连一丝风都没有剩下,是的,它们全部聚集在了我的身旁。

        那是一股恐怖的能量,就如同我在亲手制作一个高当量的炸弹,但是不够,还是不够,我都能感觉到在我身边压缩聚集的风那其中蕴含的狂暴能量是多么的恐怖,可是这是不够的,因为这是,剩下的,最后的,雷霆一击!

        这种奇怪的对峙,看似平和而又安静,却不停的在提升着危险而恐怖的气氛,双方接下来就将会是一触即发的大爆炸!

        ‘哗’‘哗’莫名的,天地间传来了浪涛翻滚的声音,可是我还在聚集着风,只要还有灵魂力,我就不会放弃把它聚集到极限!刚才吞下的药丸,在快速的发挥着作用,非常可惜的是它并没被傻虎的灵魂吸收多少,反而在此刻发挥了作用,每当我灵魂力要枯竭的时候,就有一股温和的药力从灵魂中涌出,补充着我急剧减少的灵魂力!

        ‘哗’哗’‘澎澎’,浪涛翻滚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大到响起了澎澎的如同惊涛拍在大石上的声音,我没有顾忌外界,都能感觉到那一股狂暴的能量,甚至于我能嗅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冰冷的血腥气味!

        天地间的雨声,雷声全部被这浪涛声所淹没,震耳欲聋!

        可这还不是结束,各种呼号的声音开始传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发出了最凄惨,最恐惧的哀嚎,夹杂在那浪涛声中,带着无尽的怨气和被束缚的悲哀,似是在挣扎,却又带着不甘想要吞噬的怨气。

        蓄势待发!我感觉到一片血海正在形成,就要蓄势待发。

        我从存思中醒来了,睁开了冰冷的虎眼,可是我的灵魂还在不停的沟通天地,聚集着风,哪怕能多一丝也是好的。

        我没有办法思考,我只能观察,果然在我的前方,在小鬼的身形之后,一片滔天的血海已经形成,中间漂浮着无数的怨灵,浪涛拍岸,气势惊人,那血海上空聚集的怨气只是看一眼都刺得我眼睛生疼!

        这是地狱!这也就是传说中小鬼的怨气外放,它那仿佛无穷尽的怨气所形成的世界!还好,只是一片海,如果形成了一方怨气世界,在秘密典籍的记载中,那就需要神仙的出手了。

        所有人都安静的望着上空,估计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这片血海的形成,此刻要有个普通人在现场,估计都能看出一眼,那就是天空莫名的被染成了一种血红的颜色。

        第一次,小鬼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人性化的诡异表情,不再是无尽的怨毒,而是勾起了一丝冷笑,它立于血海之上,当那丝冷笑在它脸上散去之时,那熟悉的‘杀,杀杀杀了你们全部’又再次从它的口中喊出,还带着天真的童稚之音,可是这就是催命的声音!

        血海呼啸,朝着我们所有人带着一种惊人的气势扑面蔓延而来,见过涨潮吗?这就是血海的涨潮,可是这气势比起涨潮快了好几倍!转眼就弥漫到我的身前!

        那些在血海在漂浮的怨气,瞪着无助却又疯狂的双眼,一张扭曲而恐怖的脸上,带着异样的兴奋,随着血海的呼啸而来,也伸出了干枯的双手,仿佛是想要第一个抓住我。

        温和的药力终于不再从灵魂中溢出,而灵魂力也终于到了一个临界点,如果再过度的使用,就会像上次那样,伤及我和傻虎灵魂的根本了。

        是时候了!

        此时血海已经蔓延到了我的跟前,处在最前方那个冤魂的爪子已经快伸到了我的眼前。

        我瞬间清醒了过来,压缩到极限的风力瞬间呼啸而出,朝着蔓延过来的血海疯狂的吹去

        这就是最直接,另外一种方式的角力,在狂风放出的刹那,血海的波涛就被吹起数米高,朝着后方倒卷而去,在上面漂浮的冤魂带着惊恐的眼神,被一阵阵呼啸而过的狂风吹入了血海深处!

        这才只是开始,狂风开始聚集着能量,形成了狂暴的龙卷风,而血海也气势汹汹的在被吹退了数米以后,重新的蔓延而来

        我和小鬼立于天空的两方,分别操控着自己的大招,准备着迎接下一次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