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五章 师祖传法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五章 师祖传法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外界的情况我已经不知道了,全身心的投入在了中茅之术上,可是心中压抑了太多的悲哀,在这一次声声的呼喊中,我沟通的灵魂之声,竟然带着哀哀的哽咽之意,战友们的鲜血,慧根儿的生死不明,已经牺牲的洪子,一个人承载着所有人生命的压力,失去祖辈们庇佑的委屈,各种的情绪竟然在这个时候爆发——师祖,师祖,师祖

        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我听见了外界那种带着恐惧的惊呼之声,我听见有人说怎么承一施法,会哭?出现了什么?我哭了吗?一切的一切我都听在耳朵里,可惜我没办法思考,只是惊喜的感觉到我触摸到了那股熟悉的力量波动,带着一种异样的关怀的感情,忽然就充斥在了我的身体。

        没有丝毫的费劲,甚至无须掌控接引,是一次又一次的配合,我熟悉了,还是师祖意志已经有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我还来不及想什么,由师祖意志控制的我的身体忽然站定,双眼睁开,接着我第一次真真实实的看见了小鬼,也明白了大家为什么明明在阵法的保护之下,也会发出如此恐惧的惊呼声了。

        它是一个小男孩,可是完全状态下的它在灵体的形式下,是如此的巨大,和上次我和慧根儿在幻境中看见的那小小的形象是差了如此之多,依旧是纯黑色的双眸,带着让人心悸的眼神,扭曲的神情,微张的嘴里,竟然是一口獠牙,在小鬼如此巨大的形态下,我也终于看清楚了它为什么是红色的,因为它身上是真的带着层层的鲜血,一层一层的涌出,仿佛流之不尽一般。

        它用一种已经无法用笔墨形容的仇恨眼神望着在场的所有人,就算透过阵法,那种恐怖的,冰凉的杀意也成功的传递了过来,让人胆寒。

        阵法中的龙灵束缚的只是鲁凡明一行人,对小鬼仿佛是一种无能为力,在我的眼中,它在‘撕裂’着阵法仅有的束缚,朝着我们山头上的一行人前进着,我不怀疑,只要它一挣开阵法的束缚,只是眨眼间就可以杀掉我们所有人。

        “完全体的小鬼,是上一次那个家伙吧。”当看清了场中的一切,我终于收到了师祖的信息,这是第一次我在师祖的表达里,感受到了一丝怒意,更让我惊奇的是,师祖的意志里怎么会存留上一次的记忆?

        可惜这时根本不是探究的时刻,我尝试着与师祖交流,“师祖,阻止小鬼吧,否则会死很多人的。”

        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知道在偶然的情况下,师祖的意志竟然可以和我做一些交流,在这次我也着急的尝试,阵法困不住小鬼太久的,小鬼一出来,就意味着很多的生命会消逝啊。

        我以为师祖不会回应我,他一贯的做法只是去做,可是这一次,我却收到了这样一段信息:“以你的能力,就算请来了我一样对付不了小鬼的。真正能对付小鬼的只有你自己。”

        “我自己?”我完全迷茫了,请来师祖都对付不了的小鬼,能对付的它得竟然是我自己。

        “是的,你自己,我最珍贵的一件法宝,早已传承给你,可惜我”师祖说到这里静默了一下,接着才说到:“陈承一,听我传法。”

        师祖竟然要现在传法于我?虽然灵魂的直接交流根本不耗费什么时间,可是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法,来得及吗?

        另外,为什么请来的一段意志竟然会传法?

        可惜,我的师祖是一个我行我素,更不爱解释什么,甚至有一些强硬自我的人,根本容不得我满肚子的疑问问出,接下来,一段铺天盖地的信息就直接传入了我的灵魂,我在瞬间解读以后,心中不由得惊呼,竟然是这样!竟然一直以来是这样的师父不知道,我竟然也一直不知道——虎魂的真正用法。

        “直接传法于你灵魂,于我也是颇为耗费心神,但你已经能用了吧!记得吞下多余的药丸,你承受不住,它却一定能承受的住。好自为之,这一战当由我老李的徒孙撑起,为免生灵涂炭,你不能退却。”说完这番话,那股熟悉的力量就从我的身体里消失了,师祖竟然就这么离去了。

        他离去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这一次传法以后,他比上一次助我完成禹步还要疲惫,这种直接的传法,是道家最玄妙的一种传法方式,最是耗费灵魂力,可见师祖在最短的时间内,已经判断出了该要这么做?

        刹那间,我已经回过神来,眼前的场景又再次恢复了,阵法对小鬼的束缚越来越弱,而大家带着恐惧与希望的眼神全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王武站在我的身边,眼神更是焦急,看我呆呆的站在雨里,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是不敢催促于我,只是这般焦急的看着我,嘴上完全是无意识的说到:“会死很多人的,真的会死很多人的。”那声音竟然隐隐带上了哭腔。

        是的,会死很多人的,如果我们阻止不了的话,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们即便身死,也会背上太多的负疚,道家人最怕因果罪孽,但是因果罪孽不是你本意不想,就不会缠上你的。

        “不会的,因为有我在。”我淡淡的对王武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然后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虎爪,原来它才是师祖留下的最珍贵的法器,而我和师父却一直不知道,那句可惜的背后,师祖却是欲言又止。

        接着,我掐起了手诀,这个手诀异常的简单,配合心灵的存思,只是为了一点,那就是唤醒傻虎。

        几乎没有耽误什么时间的,傻虎就在第一时间被我从沉睡中唤醒,但在唤醒的一刹那,它就感觉到了小鬼的存在,竟然在我身体里发出一身畏惧的低吟。

        我没有说话,盘腿坐下,然后从背包里摸出密封好的药丸,一颗接着一颗的往嘴里扔着,我想王风如果在现场,一定会用尽各种办法来指责我暴殄天物,可是这一次是师祖交给我的办法,吃着吃着,我脸上竟然带起了一丝笃定的微笑,这样的战斗方式才更为有趣吧。

        一连吃了很多颗,直到剩下了我还需要留下来修复自己灵魂力的药丸的数目,我才停住了,然后从容的把药丸从新放回了背包。

        药丸在我的胃部化开,那么多药丸爆发出来的狂猛的药力,就像是威力最大的炸药,直接震颤着我的灵魂,按照正常的情况,接下来,这些药力就会在我吸收不了的情况下,慢慢的逸散,就如王风所说的浪费!

        但是,我闭上了双眼,按照师祖所穿我的秘法,唤出了傻虎,用秘法让傻虎本身的灵魂力遍布我的身体,逸散的药力,全部被傻虎毫不客气的吸收了!

        在我的存思世界里,傻虎变了,变得更加的威风凛凛,如果说以前它只是一头正常的黄虎形态,但是在此时,它竟然变成了一头体积巨大的,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王者风范的真正虎王,身上的毛皮颜色也开始渐渐的淡化,化为了一头上应四象的白虎!

        可是在那个世界里,它的眼神竟然是畏惧的,因为要面对的是小鬼,但是这重要吗?根本就不重要!因为傻虎的真正用法,并不是召唤出它来做为灵体战斗,而是我即将要化身为虎!

        我要亲自迎战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