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三章 龙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三章 龙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曾经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身边,而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奈,这种无奈的疼痛比直接面对结果的疼痛更加让人撕心裂肺。

        就如此刻,我和洪子,他在和我说话,可是他告诉我,他死了,而我却无能为力,这种不可挽救的无能为力又一次在我心间炸开,就如那一个晚上,我眼睁睁的看着老回冲回去的背影!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千言万语哽在喉头也说不出口,洪子却淡然一笑,摸出一根烟叼在了嘴边,断断续续的说到:“没有办法了,不能和娟子结婚了,好在我父母有我哥哥和妹妹,我最崇拜的其实是小马哥,这一次,我要像小马哥一样。”

        我不认为洪子是在和我开玩笑,因为我还开着天眼,我在下一刻就清楚的看见恶灵散去,洪子的灵魂从他的身体里飘出,他对着我笑,然后又是一个标准的军礼,接着转身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走去,很慢却又很快,眨眼间就已经消失!

        “啊!”我禁不住跪在了地上,对着天空痛苦的嘶吼了一声,我才知道人痛到这种程度,如果不能大吼出声,会疯的

        可是,眼前的洪子还在我面前站着,双眼已经慢慢失去了人类该有的情感,变得木然而平静,嘴角还叼着那一支刚刚点上,没来得及抽的香烟,我呆呆的看着他,他却端着枪,走一步扣动一次扳机,换子弹,上膛,动作快得不可思议,如此大威力的枪,他却好像无视了后坐力一般,连身子都纹丝不动,一整套标准的动作,配合着快速的步伐,动作行云流水

        “很像小马哥”我看着洪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喉头都在发痛,我知道他已经听不见,可是我只是想这样说,面对我们这些异能者,修者洪子一直都很自卑自己的能力,可是此时,他凭一己之力,在这战场上,用子弹硬生生的打出了一首属于热武器的交响乐。

        这是一个奇迹,一个人,一把枪,一些子弹,配合着底下小霍召唤出来的‘妖狼’,就这样生生的阻挡了下面九个斗篷怪物的脚步,这时的洪子几乎弹无虚发,动作快到子弹与子弹之间就像机枪射出的一般,却比机枪精准了很多倍。

        在我身边的王武也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情不自禁的说到:“好强大的意志,好强大”我木然的转头看了王武一眼,他一定知道洪子此刻的状态是怎么回事儿,可是我却没有心情问,此刻是属于洪子的时间!是洪子的舞台!

        ‘砰’‘砰’‘砰’接连三枪,我看不清楚子弹的轨迹,可是我看见一个躲闪速度如此之快的斗篷怪物,竟然被洪子打中了脑袋,是三颗子弹同时集中了大脑,它的大脑被生生轰去了一小半,倒下了!

        死去的洪子,竟然生生的打死了一只僵尸怪物。

        又是‘砰’的一声,洪子手里的那把大枪竟然因为射速过快,枪膛过热而生生炸膛了,枪管顿时裂开了来,洪子被忽然产生的爆炸力轰得倒退了几步,接着他就这样提着枪,静静的站在了那里

        也是在这时,布阵的稀疏树林里传来了小北张狂的笑声,天地陡然变色,大阵已成

        虽然有洪子和妖狼的阻挡,但是鲁凡明一伙剩下的八个斗篷怪物却也冲进了稀疏的树林,距离小北一行人非常之近,可是此时的小北竟然完全不知道逃跑或者是躲闪!

        “走啊”冲过来的是陈力他们,在几个斗篷怪物被阻挡步伐的时候,第一次仅存的几个人拼命的冲到了这里,首当其冲的陈力,一把扛起小北,就发疯般的朝着山头这边跑来,剩下的几个人也扛着那些辅助布阵之人,朝着山头跑来!

        鲁凡明又怎么会甘心,或者是它已经感觉到了危险,总之是拼命的朝着陈力一行人追去,它深知大阵完成到大阵彻底发动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它唯一的机会就在于此了!

        如果鲁凡明一行人冲上来,那么后果是不言而喻的,我明明是那么的哀伤,却又紧张到了极限,可是身边的王武紧紧的拽着我的胳膊,那意思是到现在我都不能出手!

        鲁凡明意识到了危险,速度快到了一个非常的境界,陈力他们的速度已经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快了,可是鲁凡明一伙人更快,眼看着只是几秒时间就要追上陈力他们,也就在这时,那个山谷的天地像是忽然扭曲了一般,异变忽生,鲁凡明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就如撞到了一堵墙上一般,接着它惊恐的站起来,打量着四周,开始发疯般的攻击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已经不想去探究,我只知道这个要命的大阵在这个时候终于发动了,但威力若然只有如此,只是厉害一些的幻阵(可以影响到僵尸的程度),我心知是绝对控制不住鲁凡明一伙人的。

        果然,鲁凡明在疯狂的攻击之下,竟然朝着正确的方向走了几步,那是朝着我们这个山谷的方向,不止鲁凡明,其余的几个僵尸怪物也是如此!

        但让小北耗尽心力的阵法决计不止如此,事实上也证明,这个阵法又产生了新的异变,大量的白雾莫名的从四面八方涌出,然后朝着上空聚集,渐渐的形成了低矮的一层层的云雾,那些云雾也在快速的聚集,形成了一层层厚厚的云!

        这个阵法我看出来了,竟然不像我曾经画过的那些粗陋的阵法,是无差别的攻击,它仿佛只作用于鲁凡明一伙人,刚才攻击鲁凡明一伙人的几条‘妖狼’受伤了,在小霍的遥控指挥下,只是静静的趴在地上,却没有任何的事情。

        那些云层是什么作用?难道是自动的雷阵?若然如此的话,威力也不小了,但是我皱着眉头看着,总觉得这个阵法在束缚上好像差劲了一些,鲁凡明一伙人不停的在前进,尽管前进的如此之慢!

        更何况这个阵法只能运行一个小时!

        洪子就站在山头的前面,脸上因为枪械的炸膛血迹斑斑,我用袖子几下擦干了洪子脸上的血迹,然后摘下了他嘴边那根已经燃了一半的香烟,自己狠狠的抽了一口,自言自语的般对洪子说到:“看着吧,我们最后会胜利的!洪子啊,你也给了我一个奇迹!以前在我以为,热武器对付修者,对付怪物是没用的,简直是笑话!因为武器再厉害,也是靠人来操作的,普通人没有办法对付灵体,只是一个稍微强悍点儿的灵体,不夸张的说,就可以影响一个部队,不说让他们死亡,至少让他们发疯,甚至互相攻击都是可以的。你说定时定点的武器呢?就如地雷,就如定时炸弹,哈哈你不知道吧,修者都是一群怪物,到了一定的程度,你根本不能小视他们的灵觉,越是杀伤力大的武器,他们就越能感知到危险!除非是重型武器!真正的大家伙!飞机大炮都不行,只要是人为操作的都不行,再远的距离都不行,灵体是不受物理限制的,你不能估算它们的速度,热武器也伤不了它们!可是你以为国家会为了几个人而发动重武器吗?如果跑掉了一个呢?那后果简直是极其危险的,一个修者不要命,也不管后果的,要去暗杀一些人,那是多么的恐怖?所以这里还有一个微妙的制约关系在里面。可是,洪子,你给了我一个奇迹,竟然用一把枪,干掉了一个斗篷怪物,你很厉害。”

        我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大堆,尽管洪子不能听见,我还是在说,只因为洪子在我们面前,一向都自卑自己的能力问题,如今他牺牲了,可是他却给了我一个奇迹。

        战场到现在仿佛安定了,陈力他们也回来了,并且成功的带回了小北他们几人,可是这几个人在阵法完成之后,竟然昏迷了,王武终于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我的胳膊,他对我说到:“承一,如果阵法里的事儿,有了突变,就一定要你出手了。”

        我看了王武一眼,有些麻木,眼前的阵法只是不停的在聚集云气,我看不出来它的威力到底表现在哪里,我只是静静的盯着阵法,王武却在我耳边自顾自的说到:“洪子是服用了禁药,这是很多年前借助一些事情研究出来的成果了,只是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和极大的阻力,这项研究就停止了,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知道这项研究的带来的副作用很大很大。”

        我的表情木然,这是看着满目沧桑血腥的战场,心中的哀伤已经不知道怎么发泄的木然,可是王武的话我还是听见了,我问到:“这药的作用是把人变成僵尸对吗?你是告诉我洪子此刻是僵尸,对吗?”

        “可以这么说,是会变成相当厉害的怪物!如果意志力不够强大的人服用了这个药,一定会发疯只剩下本能的,攻击性极其强大,生前的一些技巧,比如说格斗,比如说射击,在异变以后,也一定比生前厉害很多。但是意志力强大的人可以控制自身,就如洪子,他生前一定在最后关头服下了这种药丸,然后在发作之前,给你说了几句话,就彻底变为了只有战斗本能的但他真的很伟大,他凭借着生前的意志,还记得该做什么,该阻挡什么,他可是,承一,只是一小段时间,他终究是会发疯的,到时候”王武没有说下去了。

        可是,我明白的,我甚至比王武还清楚,这个项目的研究人极有可能就是杨晟的老师,看来,杨晟之所以进展那么快,还是借助了他老师的一些成果,我没有说话,望了一眼直直的站在我身边的洪子,他木然的站着,无神的双眼也只是静静的朝着战场的方向,仿佛我们的胜利是他最后的心事,我拍了拍洪子的小腿,就如他还活着,我在招呼他坐下,但手里传来的却是僵硬的触感,异变终究会挣脱洪子最后的意志力发生的,那个时候,我的心里沉痛了一下,我知道那个时候,终究是要动手的。

        只希望一切快一些结束,慧根儿还在战场中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我还牵挂着慧根儿。

        一些仿佛变得平静,只是等着大阵收拾鲁凡明一伙人,但在这时,让我终身难忘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阵法的运转下,那云层越积越后,终于一道闪电划破了云层,几声莫名的没有威力的,甚至没有落下来的闷雷响过之后,雨终于‘哗啦啦’的落了下来,不止阵法的范围,整个山脉都被波及,连在山头上的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湿了身体。

        阵法带来雨是怎么回事儿?我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节,可在此时,一个颤抖的,异常激动的声音带着一种激动到变调的声音大吼到:“龙是龙来了,龙真的是龙!”

        龙?!我刚开始一点也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是下意识的就想说一句:“什么龙?”可是还没待我说出口,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龙!提起这个字,哪个华夏儿女会不激动?!因为龙是我们华夏的图腾,是许多人仅存的信仰,因为我们是它的子孙,刚才那小子竟然说看见了龙?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转头望向那小子,却看见他指着阵法上方的天空,激动的难以自持,不止是他,我看见很多人的脸上都激动的颤抖,我终于忍不住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让我终身难忘的一幕出现了!

        在那阵法聚集的,漂浮在上空厚厚的云层中,能够清楚的看见,一条龙在云层中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