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章 那一刻的绚烂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章 那一刻的绚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的脑子呈一种麻木的状态,看着兄弟们拼命,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的状态实在是太难受了,可我必须冷静,我知道在大家的心中,无论是我在鬼市的事迹,还是江一对我在密室‘神奇表现’的肯定,已经让我成为了大家心中最后的底牌。

        包括这个队伍里的人,也是一样的心情,因为刚才那道神奇的天雷,仅仅是一道就劈死了一个斗篷怪物,让大家对我不自觉的就投入了一种希望在其中。

        这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压力,压抑着我不能冲动,因为我扛着希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雷霆一击,扭转整个战局。

        在我身后,强子已经完成了他的巫术,只是在那一瞬间,我的身后就已经是狂风大作,吹得我身上略显有些沉重的迷彩服都猎猎作响,这股狂风中包含着一种别样的意志与威压,却又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蕴含其中,只是狂风过处,我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略有恢复,而这股力量还不是针对我!

        这就是巫师的力量吗?我震撼了,可是从场中的情形来看,最危险的是慧根儿,我没敢回头看强子,只是死死的盯着慧根儿,让我长舒一口气的是,慧根儿的喷血已经止住了,更神奇的是他原本已经膨胀到极限的肌肉,忽然慢慢的变回了正常的水平,甚至比以前还有不如,看起来不像什么肌肉大汉了,反倒像个平常点儿就是有些结实的小伙子。

        这是怎么回事儿?失败了吗?不过失败了也好,至少慧根儿不会像一个气球一样的爆炸,想起如果我要面对那么一幕,我会疯掉的,那会是我一辈子都跨越不过去的阴影!而且,有强子和元懿大哥在,慧根儿应该不会有事的,嗯,强子不是有协助的能力吗?

        短短的两秒钟,我的脑子里就闪过了如此多的念头,可是下一刻,让我震惊的事情就发生了,原本被鲁凡明紧紧钳制住的慧根儿竟然举起了手,抓住了鲁凡明抱住他的那一只手,开始缓慢的,缓慢的推开了那只手!

        这这莫非就是所谓的大象无形?力量积蓄到了极限,反而变回了平常?其实仔细看去,才会发现慧根儿此时的状态是不平常的,比起以前那看起来有些笨重的疙瘩肉,现在慧根儿的肌肉不是那么显眼,可是呈一种充满了美感的流线型,我是不太懂这个,只是想起曾经慧大爷评论武家人的时候说过一句:“很多人以为,我华夏古老的武学其实只是小说中描写的神奇,事实上是比不过西方人的格斗的,首先就输在肌肉力量上!不过你想想看,华夏的武学大家,哪一个又是那肌肉疙瘩?你让他们脱下衣服,一般都是身上的肌肉相连,像猎豹一般的流线型,想想猎豹的奔跑速度吧,再想想其它充满了力量的野兽,哪一个又是肌肉疙瘩?其实这样的肌肉才是最有爆发力的,才是蕴含着可怕力量的。”

        想想真的是如此,在这一刻,看着鲁凡明被慧根儿缓缓推动,我的心激动了!

        也就在这时,我又听见强子大喊了一句:“慧根儿,陈力,我来助你们。”说话见,那吹动的狂风好像静止了一秒,下一刻,忽然发疯般的朝着一下子就朝着慧根儿和强子呼啸而去,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强子,此刻他站在他插在地上的骨杖之后,双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交叉于胸前,神情平静,却又神圣庄严,在那一刻,一种仿佛是来自天地里的压力,直接就洞开了我的天眼,我看见在强子的身后,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虚影!

        图腾!那个神异的双面图腾形象出现在了强子的身后,不是那么清晰,甚至是有些模糊,在它的身下,我们所有人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尽管它是只是淡淡的,就像华夏的山水写意画,淡淡几笔,大白留白,可是却给人以无限的视觉,仿佛是真的看见了青山淡水,这图腾也是如此,给人以无限的震撼,告诉人们,这是神的力量。

        “哥,我的本命神。”强子如是说到,尽管他此刻是在叫我哥,可是我不自觉却觉得他仿佛是在站在九天之上,在和我说话,让我自觉渺小。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强子已经闭上了眼睛,在下一刻,那个充满了庇佑悲悯之面的脸,忽然眼睛就睁开了,我听见战场中,浴血奋战的每一个第一队的人忽然都同时长啸了起来,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又回到了他们的身上,只是这么短短一刻,战场放生了奇异的变化,那些已经疲惫的战士忽然狠狠的朝着‘敌人’碾压过去,鲁凡明一行人中出现抵抗的练体之人竟然被打得连连后退,并且死去了一个人。

        太神奇,真的太神奇,在那一刻,我的心中充满了激动和自豪,是的,为我的兄弟们激动,兄弟们自豪,因为这时慧根儿忽然发出一身仰天的长嚎,一个憋劲,忽然就推开了鲁凡明,然后他一回头,一把拉过陈力,然后一脚狠狠的朝着鲁凡明踢去,以为鲁凡明此刻的力量,竟然被踢出了几步远!

        陈力激动的看了慧根儿一眼,慧根儿举起了戒刀,刀锋直指鲁凡明,而鲁凡明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望着慧根儿的刀锋所向,竟然避开了慧根儿锋芒,竟然一回头转身退开了去,站在战场相对安全的一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鲁凡明,从一开始接触他,我就知道这个人虽然疯狂,却是心机百出之人,他莫非是有什么阴谋吗?我揣测着,在天眼之下,战场纷乱,天空中各种力量的碰撞,有些干扰我的思绪。

        短短几秒,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都是我的兄弟们在拼命啊!可也就在这时,一句轻轻的:“差不多了。”传入我的耳朵,是元懿大哥,什么差不多了?

        我转头一看,却发现元懿大哥的祖印再次发生了变化,当元懿大哥施术完成的时候,那方晶莹剔透的祖印就变了,那里面蕴含的不明力量,在那一刻仿佛就如煮沸了一般,轰然而上,就快要溢出祖印,而祖印的颜色也诡异的变成了一种晶莹的土黄色。

        可是此时,祖印已经彻底的恢复了平静,甚至显得有些死沉,连之前那股莫名的不明力量也仿佛消失了,这怎么是差不多了呢?元懿大哥到底

        但我的思绪还来不及调转的时候,忽然天地间再次传来一股莫名的威压,让人心悸!

        和强子施术完成后的威压不同,这股威压的神圣和让人震撼不及强子,可是它清晰的多,清晰到就像在你眼前一般,而强子的虽然强大,但是太过模糊而悠远,不像这股威压真实的让你感觉到威胁!

        抵在你脖子上的刀,和隔着你几十公里的大炮,谁更有威胁?肯定是刀,就是这个道理!

        莫非是元懿大哥做的?我只是刚冒出来这个想法,忽然就听见身后惊呼声接连传来,下一刻,一条栩栩如生的,土黄色的蛟龙之灵就出现在了天空,它一出现,原本在天空中搏斗撕咬的各种灵体力量都安静了下来,虽然蛟龙不是龙,可是却已经很接近龙了,带着龙的威压,龙的力量谁敢冒犯?

        “高宁,助我!”元懿大哥大声的嘶吼了一句,高宁毫不犹豫的就去到了元懿大哥身后,然后盘腿坐下,下一刻,身上竟然冒出了丝丝蓝光,不惜以为灵魂力和功力双重的力量去助元懿大哥,高宁

        我有些哽咽了,是的,他的传承也许并不耀眼,他的术法也许也并没有多么神奇,可是他一样有一颗拼死的心,灵魂力功力双重的力量去助元懿大哥,一旦超出范围,高宁会几十年苦修毁于一旦,说到底这是与元懿大哥同生共死一起斗法的行为!

        是的,老回没有死,在我这些兄弟身上,老回又复活了,死算什么?男子汉重于泰山一般的死去,有什么好遗憾的?就如当年师父平静的对我说的那句话,人,是应该有些大义的,人,也是该有些底线的。

        这种东西或许已经燃烧不了现代人的灵魂,可是我始终相信,当危难来临时,给我们感动的人,会比让我们痛恨的背叛者多得多,多许多!!

        有了高宁的帮助,元懿大哥原本已经显得有些虚弱的气势一下子提升了起来,而直接的表现就在于那条土黄色的蛟龙身上,它摇头甩尾长嚎一声,下一刻,随着元懿大哥的一个‘镇’字,那方已经显得平凡无奇的祖印,忽然跃起,然后重重的落下,那条蛟龙也咆哮着冲了下去,下一刻就钻入了大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