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九章 猛龙入海 各展神通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九章 猛龙入海 各展神通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拿出这个印章以后,元懿大哥的神色第一变得郑重又沉重,尽管此刻是战场,讲究不得那么多,他还是仔细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恭恭敬敬的把手上的大印放在前方,手持道家拜祭之礼,拜了三拜,口中念念有词。

        他说的太快,我没有听清楚他具体说些什么,但我至少能听懂他大概的意思,那意思是今日请祖印,事有紧急,礼数不周,也无法焚香沐浴着正装,无尽惶恐之类的。

        这印是什么来头,竟然让元懿大哥诚惶诚恐到了如此地步?可我知道,元家是一个以为家族为传承的修者家族,能贯上祖印之名的,那就应该传家之宝,传家之印了。

        趁这个空隙,我抓紧时间回头看了一眼强子,在一开始元懿大哥,高宁都不准许我看强子,此刻元懿大哥却让我看一眼,只是一眼我就已经确定那奇异的咒语之声是出自强子,他的周围没有别人,空出了一块很大的空地,而他此刻踩着一种有着奇特韵律的步伐,仿若一个已经彻底融入自己世界的癫狂舞者,在空地上一边念着奇异的咒语,一边舞蹈。

        这样的施法过程是巫术的典型施法,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就是觉得强子已经带有了巫者该有的那种神秘的气势,而这种气势,曾经也在一个流星般消逝的天才,另外一个高宁身上出现过。

        但是这有什么奇怪的,为什么元懿大哥和高宁不让我看?毕竟这里没有聚集灯光,我也没有看出所以然,只是确定强子没有危险之后,又转头看向了战场,此刻我倒像一个无事之人,其实我也是在抓紧时间恢复一下自己的状态,刚才控制天雷,莫名的竟然消耗了我三分之一的灵魂力!

        战场中,慧根儿,陈力,鲁凡明依旧是那股胶着的状态,而战场的战斗也更加激烈,为了阻止那些斗篷怪物朝着他们靠近,所有术法就如不要命一般的集中在那片区域,一直以来,我们的队伍都占着一个微弱的优势,此刻鲁凡明一行人太需要一场小的局部胜利来鼓舞自己了,所以面对我们这边铺天盖地的术法,那边的人的术法也仿佛不要命似的,拼命的和我们落下的各种术法对撞,为的就是有人能够靠近那个胶着的状态,杀死陈力与慧根儿!

        我不知道热武器的战争,千炮齐发,子弹漫天飞舞,甚至轰掉一个山头是怎么样壮烈的情景,我只知道我们这一场战争,区区不到一百人,也没有使用任何热武器,就已经把这个山谷弄得千疮百孔,天地变色,这说出去应该不会有普通人会相信!

        狼群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杀光了,此刻已经没有狼再来了,山谷少了那阵阵的狼嚎声,反倒少了一种豪壮的色彩,多了几分悲凉,我有些担心小霍,可是我没有看见小霍站在队伍的后方,神色平静,拿着一个奇异的哨子,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再次看向慧根儿,我发现慧根儿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就算没有开天眼,我也发现了这种情况,因为慧根儿的身上隐隐呈现一种奇异的红色,全身的肌肉已经膨胀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就是身上每一块细小的肌肉都已经膨胀到了清晰可见,我看见慧根儿仿佛很痛苦,脖子上青筋鼓掌,脸上的神情也痛苦到了扭曲,慧根儿在做什么?

        可是,我不能开天眼,因为此时是术法乱飞的时候,我开天眼估计看见的应该是另外一个层次的‘惨烈’了,况且天眼会缓慢的消耗灵魂力,我不能这样做!

        所有的灯光都聚集在那胶着之处,我在焦急之下,终于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我发现半裸着身子的慧根儿身上的血色金刚纹身竟然在慢慢的消失,我知道那纹身是在慧根儿借助金刚之力时才会显现,力量越是膨胀,纹身的颜色就越是鲜红,这消失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我不了解佛门的术法,一时间脑子里的念头乱七八糟,千回百转,此时,有一个在战斗第二队的佛门中人站了出来,说到:“这孩子了不得,那血纹身之血,传说是高僧大能参悟金刚之力以后,留下的种子,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包含金刚之力,它也可以称为金刚之血,浮于身体表面是不能完全吸收,可是可以用秘法,使自身暂时吸收金刚之血,也就是说把自身之力,和金刚之力彻底融合,真正的化身金刚,这孩子竟然要这么做!了不得啊”

        我不懂这些,我只是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只要是秘法,就一定对身体有损害,任何不是脚踏实地的提升,对天道而言就是逆天的,当然是会有惩罚,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到:“那对自身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吗?”

        “大智若愚,大音稀声,大象无形。此等秘法修道至高境界,血色纹身会完全消失,这孩子的纹身纤毫若现,想是才种下种子不久,你就想一想,在一个气球里强行灌进五个气球的气,会怎么样?是会爆炸的,他这样使用秘法,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会除非只是维持很短的时间,但之后,也会留下累累的暗伤。”那个大和尚如此对我说到。

        我一下子着急了,恨不得现在就冲下去阻止慧根儿,可是此刻是在战场,我有什么资格因为个人的感情去破坏整个战场?!但是,我想着捏紧了拳头,脚步还是忍不住朝前走了一步,我陷入了剧烈的挣扎

        “哥,你放心,我护着慧根儿。”也就在此时,一个带着憨厚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不是强子又是谁?他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神秘而强大的气势,单手持着他的手杖,用单脚支撑着身体,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站在那片空地之上。

        此刻,再一道闪电划破长空,也不知道是因为天地的气场终于被这逆天的大斗法破坏了平衡,终于降下了雷电,还是又是谁引来了一道雷电,总之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见终于看清,强子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现在只穿着一条复杂的短裙,充满了原始的气息,我能理解他的穿着,巫师信奉遗留的力量,会借助各种骨骼,毛发来增加自己的力量,不像道士,某些时候穿着只是为了礼数。

        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个,是强子从头到脚都画上了充满了神秘色彩与一种苍凉气息的图案,那个图案和慧根儿的纹身一样呈血色,我看得出来是巫族的一个图腾,那个图腾传说中充满了庇佑之大力量,却又充满了杀戮的狂暴,是一个双面之神!一面流泪而悲悯,一面凶悍而无情!

        可是,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在那一瞬间,我看清楚了强子的脸色,呈一种异样的苍白,难道他身上的血色图案是?而且运用精血最多的不是道术,而是巫术,他?

        我几乎是忍不住的脱口而出,大喝到:“强子,你?”

        可是,强子望着我神秘而自信的一笑,仿佛他此刻已经化身为远古的大巫,强大,自信,代表着信仰,他手中的骨杖朝着地上重重的一插,一直提起的一只脚重重的跺在地上,术法正式完成,因为骨杖代表着图腾,图腾柱一立,术法一往无前,再无收回之可能!

        而在那边,慧根儿发出了一声震撼战场般的痛苦嘶吼,我的心还没有从强子带给我的震撼伤感中回神,就转头看见慧根儿身上还剩一个头像的血色纹身猛然的消失,然后慧根儿的身上仿佛在瞬间被十几把匕首刺过一样,‘噗’‘噗’‘噗’的竟然爆出十几道血柱气球,爆炸?我下意识的再次捏紧了拳头,指甲刺得掌心生疼

        与此同时,在我的耳边,一道威严的咒语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越来越充满了不可抗拒的气势,如一座高山拔地而起般的震撼,如洪钟大吕一般的回荡在我脑海,震得我连神都回不过来!

        我几乎是麻木的转头,看见元懿大哥庄严而威严,急促的念动着咒语,而他摆在身前的那个祖印,竟然隐隐而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印而出。

        元懿大哥每念一句咒语,一股鲜血就从他的嘴角流出,我想阻止,可是这时正是施术的关键,又怎能阻止?终于,一声震撼的尾音仿佛是响彻于天地之间,元懿大哥一口鲜血喷出,术法完成。

        大印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而元懿大哥转头,望着我笑,牙齿上全是血迹:“承一,这一次,我却是撑住了,看我重展我元家的威风与你!”

        我的伙伴们,兄弟们,这是要最终的爆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