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三章 背起来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三章 背起来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明白江一的脸色为何那么难看,就如我不明白珍妮大姐头为何说我要背我去一个地方,这和我的伤势三天之内好有任何关系吗?难道这是她在表达对我的宠溺?

        到这个时候,我再傻,也能模糊的猜到珍妮大姐头和我那我行我素的师祖有点儿关系,但至于是哪方面的关系我不敢猜,总之看着珍妮大姐头这副‘狂放’时尚的形象,我是打死也不敢猜到爱情上面去的,因为想着我初见我那师祖的画像,那副墙根儿下晒太阳的老农形象,我觉得他们,咳,不搭调

        “大姐啊,我总觉得你让承一好好养伤吧?当初你只是做为一个类似‘监护人’存在的,这样子承一要求说三天,你就一定要三天之内给他治好,这个怕是宠溺孩子了吧?”还在我恶意的想着,如果珍妮大姐头和我师祖结婚,是不是会出现我师祖穿着中式新郎官的大红袍,珍妮大姐头穿着洁白婚纱,一边喊着拜天地,那一边牧师问着你愿意吗的违和场面时,江一忽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孩子,宠溺?这种时候我才发现,鸡皮疙瘩这种东西是不由我本人控制的。

        珍妮大姐头没有发脾气,只是望着我说到:“为什么是三天?我猜得不错,你是想亲自去为那个叫老回的小家伙报仇,是吗?那小家伙倒是不错的。”

        珍妮大姐头提起老回,我的心有一些难过,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说到:“是的,我就是这样想的。”

        “虽然呢,这一次行动毁不了他们的根本,就如他们一直在秘密的执行某项逆天的计划,已经把关键人物秘密转移了,而且有一些大能之辈明里暗里的在保护,但也不意味着这一次的大清洗不危险,牺牲是一定会有的,毕竟小鬼绝对会存在,承一,你真的确定?”珍妮大姐头忽然严肃的再问了我一次。

        “我怕什么?”我望着珍妮大姐头,很是无所谓的说到!是的,我怕什么?我师父就是一个常常就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光棍人物,那我又怕什么?

        “那就对了!”珍妮大姐头一拍桌子,对着江一吼到:“听见没有,这是我的乖孩儿要求的,这是他的念,执念,不能完成,就会心气儿不顺,心气儿不顺,就会破坏了他的道心,影响他的修行,你敢阻止我?”

        江一被说的满头大汗,不敢再多言,只得小声的说到:“大姐啊,你觉得让孩子提前接触一些不该接触的东西,或者人物,是有必要的吗?我觉得那是没必要的,我始终觉得世界观应该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踏实的来,看多了一些难以接受的东西,难免会好高骛远,或者是总之我觉得是不好的,站在什么样的位置,看见什么样的世界。”

        珍妮大姐头瞪了一眼江一,说到:“莫非你认为他们从小看见鬼鬼怪怪,奇虫异兽听着各种传说是真实的,甚至是昆仑什么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了。其他人我不知道,老李这一脉的孩子,心还是踏实的,见到了也就见到了,无所谓的。如果他们顺利的话,未尝不能到我的境界,你别阻止我,你这人就是太过于保守,墨守成规,所以你连避世修行的自然之心都做不到,只能去做一个世俗XX部门的老大。”

        江一好像是被珍妮大姐头说中了心事,有些讪讪的,默默不语了,只能叹到:“那就随意吧,承一,你若恢复了,就到XX分部报道,自然有人给你消息,带你去该去的地方,跟上我们的行动。”

        说完,江一叹息着走了,屋子里的人目瞪口呆,这时,江一的身份才被揭露出来,XX部门的老大,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酥肉,谁没听过那个传说,XX部门的老大是一个接近地仙的存在。

        而对于这样的存在,珍妮大姐头随意呵斥,江一还必须唯唯诺诺,珍妮大姐头又是什么身份?她老是还暗示她和老李的羁绊,她又那么年轻,刚才一席谈话,她始终回避自己的身份问题,连真名都不肯透露,她身上的迷也太多!

        江一走后,珍妮大姐头就走过来,很是粗鲁的拔掉了我身上输液的管子,说到:“这些东西,有多管用,也就有多害人,副作用那是不用说的,不用输了,跟我走吧。”

        如雪忍不住问到:“珍妮大姐头,这是深夜,就带承一,你说背他去,如果很近的话,可是开车去的,不用那么费力啊?”

        珍妮大姐头难得和颜悦色的对着一个人,她莫名的对如雪很友好,她笑着说到:“好姑娘,其实呢,很远的,为了赶时间,真的只能我背着他去了。”

        然后她在刚站起来的我身上踢了一脚,说到:“快点儿吧,臭小子!”

        我才起来,比较虚弱,这一脚踢得我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呵呵’傻乐,只因为珍妮大姐头第一次和如雪说话,就叫如雪好姑娘,我很开心的。

        “你们就在这个屋子里等着,大概4,5个小时,我们就会回来,我要好好看看你们这些小辈,我都很喜欢,有好几个肯定是老李这家伙的徒孙吧?说了,不要和你们这一脉就羁绊,可是一见到呢,就想好好看看,我真是不潇洒。”说话间,珍妮大姐头还不忘一把逮住我的衣领,让我不至于摔倒,我只能说她的力气真大,逮住我这个大小伙子毫不费力。

        ——————————————分割线————————————————

        我是被珍妮大姐头半拖着前进的,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可怜我这么大的个子,她的个子应该是娇小,竟然拖得我稳稳当当,还能一边拖一边和我说话。

        “我这次呢,要带你去一个人的庄子里,能温养灵魂的草药还是比较珍贵的,一个方子呢,就是通过合理的调配调和,发挥出它们的最大作用,就好比你吃一颗草药,只能发挥出1的作用,通过方子制成药丸子呢,就能发挥出10的作用,这就是三天能治好你伤势的最大依仗!”一边说,珍妮大姐头一边叼起了一根烟,我们这样的形象走在深夜的路上,她像个放高利贷的大姐大,我像是一个为了逃债躲到医院,还是被‘揪出来’的倒霉蛋儿,所幸人不多。

        这样的道理很浅显,谁都懂,可是我搞不清楚,珍妮大姐头究竟是要对我说什么,我还没来得及发问,她又继续说到:“重点就是,无论是什么样子的方子,也离不开那些基本的药草,我要带你去的庄子,那个庄子的主人是个收集狂,就是收集药草,对药方,制药也颇有研究,他是世界上我所知的最厉害的医字脉的人,去那里,可以第一时间为你拿到药丸!当然,假以时日,让陈立仁那个小家伙成长起来,也未必没有超越的机会,不过这只是如果,那几个小家伙不听话,踏踏实实的路不肯走,偏偏去走最飘渺虚无的路,还说是因为感”

        说到这里,珍妮大姐头忽然住口不说了,而是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说实话一路上我觉得珍妮大姐头蛮‘话痨’的,为何到关键时候又不说了呢?

        而且为什么要招出租车,不是说背我去的吗?反正我搞不懂她,也懒得去问,想知道的关键信息,也不敢去问,我说过,我有些怕珍妮大姐头。

        在出租车上,珍妮大姐头随意说了一个偏僻之极的地儿,然后让出租车出发了,好在我所在的医院也是很偏僻的,所以那个地方也不算远,难得的是遇见出租车。

        仿佛是刚才那段话勾起了珍妮大姐头的心事,她在车上反而闭口不言了,一直到车子到了目的地,她也没有说话。

        到了目的地后,珍妮大姐头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她是越走越偏僻,我一肚子问题,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害我,相反是‘宠溺’我们老李一脉的,所以我跟的无比放心。

        到了一个漆黑的地方,珍妮大姐头忽然停住了,说到:“那就这里吧?”

        这里是那个庄子?我刚想发问,却觉得后脑一阵疼痛,接着就人事不省了,她不会害我啊?那她是在干嘛?这是我的最后一个念头。

        接着,我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轻飘飘的了,可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我悠悠醒转过后,我看见我身处的环境,我差点疯了,三观尽毁,我是被珍妮大姐头背着的,可是我在天上——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