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六章 重回 为juliayaya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六章 重回 为juliayaya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他是谁?不就是那个神秘的部门老大——江一吗?

        对于这个人一开始我是充满好奇的,毕竟我师父也是在他的手底下做事,他又是传说中的地仙,我也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所以我怎么可能不好奇?

        当他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我耳畔的时候,按说我应该抬头看一眼,应该有一些‘解谜’的兴奋的,可事实上,我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我沉浸在失去一个兄弟的悲伤中,我难以对任何事情产生反应。

        可是不要睡,还是不要睡吧!我在此刻可以不怕死,因为这样死掉也算对所有的事情有个了结!我怕活着睡着,如果是那样,我那心底的昆仑呢?我会很遗憾的吧!如果是那样,也许很多人可以用时间走出悲伤,却因为我是一个‘活死人’,而长时间的陷入悲伤里吧!

        所以,我努力的睁大了眼睛,而这时,我感觉到一片阴影覆盖了我的身体,竟然是江一蹲了下来,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张脸,一张平凡却充满了威严的脸!

        国字脸型,一头黑发整齐的梳在脑后,一张脸上,除了两条怪异的白色浓眉是那么显眼,其余的一切都算是平凡,当然身形很是高大,就算蹲着也能看出来。

        这就是江一吗?或者他是我看过的武侠小说里出现过的人物——白眉鹰王?

        我为无厘头的想法感觉到好笑,可是江一却没说什么,只是二话不说的就塞了一颗药丸在我的嘴里,然后翻手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密密麻麻的金针

        “养魂的方子几乎已经失传,我没有!原本有一些养魂的药丸,现在也只剩下一颗,你先吞下去,会慢慢滋养你的灵魂,不至于让你的灵魂力随着沉睡枯竭这些年,我在潜心研究医字脉,现在用金针刺穴之法,刺激你的精神,但同时也锁住你的灵魂力不至于流逝”江一一边朝着我身上施针,一边絮絮叨叨。

        他塞在我嘴里的药丸沾到唾液,就即刻划开,划入一股清流,流入我的喉咙,我的胃里然后散开,化作一股清凉的能量,抚慰着我的脑海和疲惫的身体!

        江一这种人物出手,果然是不一般的,可是他说养神的方子失传,却让我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在鬼市,元懿大哥的爷爷不是给了一张方子吗?

        这让我心里生出一种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的心情,命运,难道就是这样环环相扣!

        随着江一的金针一根根的落下,我的精神竟然慢慢的好了起来,我抬起手,把那块表递到了江一面前,说到:“这是证据,也是一个英雄,我兄弟的命!”

        江一接过那块手表,脸上的神色平淡,可是眼中却划过了一种敬佩和哀伤的情绪,只是一闪而逝,我不怪他,修为到了他们那种层次,生死看得太透,能有如此的情绪,真的已算难得。

        就比如我师祖,也不过惋惜了一下,评价了一句灵魂会升华而已。

        也许境界不一样,眼界就不一样!

        他没有急着看那块手表里的内容,甚至什么也没问,只是一招手,有人过来,抱走了我身边的孩子,而我看着江一说了一句:“救他。”

        江一说到:“尽我所能。”说话间,他的金针依然一刻不停的扎在我的身上。

        这时,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又再次响起,然后是纷乱的脚步声朝着我这边跑过来,我首先看见的是慧根儿,接着是强子,元懿大哥他们来了,曾经一群生死与共的兄弟们来了。

        他们围绕在我的身边,默然无语,小北忽然看着天,似是在叹息,又似很平静的问了一句:“回哥呢?是走了吗?”

        这声音终于不能维持平静,到最后的时候,声音已经是叹息,我握紧了拳头,半天才说了一句:“嗯”

        小北的姿势没有变,望着天空甚至连眼睛也没有眨,之后我听见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知道他哭了。

        接着,是强子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抱着脑袋,就哽咽了,元懿大哥,高宁,慧根儿纷纷的都哭了,接着我听见有人扶着一个脚步声显得蹒跚的人走了过来,是赵洪,他带着如此严重的伤也赶来了。

        他看见的确实几个汉子围在一起哽咽,流泪的场景,他大声的问到:“你们哭什么啊?”

        “老回老回他走了”回答赵洪的是元懿大哥。

        “什么?!”赵洪几乎跌倒,被人扶住了,然后喃喃的说到:“为什么?咋了?我们不是一起闯过了生死吗?他咋就走了?”

        说到最后,赵洪也哭了,声音变得颤抖。

        夏夜依旧燥热的让人烦闷,可在这时,却无声的吹过了一阵一阵的凉风,吹过这流泪的七个男人,可是能吹走悲伤吗?

        “去吧,去找回老回,英雄应该得到安葬。也别让老回的心血白费,情况比我想象的严重!”忽然,一个声音插入了这悲伤的氛围中,是江一。

        在刚才,我的兄弟们围上来的时候,江一就退到一旁,默默的看起了那块重要的手边,看完后,他就这边对我们说了一句!

        “走吧!”小北第一个擦干眼泪,把手插到了裤兜里,我看见他的手在颤抖,这个时候,我想他需要的是战斗,是宣泄。

        每一个人的态度都是一样,擦干眼泪,就静静的站在了小北的身后,小北望着我说到:“承一,你不去了吧?”

        “我要去。”我很简单的回答!

        小北点头,元懿大哥二话不说的,就走过来背起我,说到:“那就走吧,我背你,节约一点儿时间。”

        我没有争论什么,任由元懿大哥背着,这时,江一在给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交代消除影响的事情,而过了一分钟,好几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就出现了,这些人当然不是‘警察’,只是乔装改扮成这个样子!他们应该是秘密部门的成员。

        “走吧!”江一沉静的说到,然后走在了最前面,只是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心里难安,老朋友开卦算了一卦,卦相的结果让我倒是巴巴的赶来了,也算救助你及时,否则我怎么能安心。”

        “老回救不回来了。”我也说不清楚我到底是怎样的情绪,算是在给江一发脾气吗?

        “他的灵魂得到了拯救!”江一头也不回的走在了前方。

        呵,和我师祖一样的看法吗?或者,高人也没什么意思,失去了某些情感,会不会生命也就乏味了?我没有诋毁我师祖的意思,这确实就是我本人的‘本心’,情关难过,那个在荒村说着我不放的人,才是真的我吧。

        脚步声在这安静的夜里响起,安静,一点儿也不嘈杂,江一就这样走在前面,率先走进了我刚才逃出来的那间屋子,这屋子安静的可怕!根本就不像十几分钟前发生过如此惨烈战斗的地方。

        那七个大汉还被绑在二楼,此时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咽呜声,像是受了极度的惊吓,江一眉头一皱,小声对旁边的人说到:“去处理一下!”然后就走入了那个座钟背后的地下室。

        小北紧随其后,元懿大哥背着我也进入了其中,我此时感觉已经好多了,我对元懿大哥说到:“放我下来,我要战斗!”

        元懿大哥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把我放了下来,可是我刚被放下来之后,看清眼前的场景,却忍不住疑惑了,这这里还是我刚才逃出来的地下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