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章 来吧,一战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章 来吧,一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合神术’,是一种听起来很像正统的请神术的术法,事实上原理也是差不多的,请神术,是请神上身,借用极小的一部分‘神力’,‘合神术’听名字来说,也是请到什么东西,然后合二为一。

        但事实上,‘合神术’和‘请神术’却是大相径庭的,最简单的说,‘合神术’其实严格的归类起来,应该算是邪术的一种!威力比‘请神术’大了不止一筹!不,应该说它的威力很大!所以,它能被归结为秘术!

        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请神术’请到的是正神,简单的说,就是有个名头,有个牌位的,名正言顺的神,这些所谓的‘神’当然能力是极大的,但是说句不敬畏的话,也是极其‘吝啬’的,或许是怕请神之人乱来吧,总之,能动用的神力,只是极小极小的一部分。

        但是‘合神术’请来的就不一定是正神了,而是各种具有非凡功力的大能,就比如快要得道的‘仙家’,就比如山魈河怪,再比如最普通不过,甚至没有神位的山神也可以。

        这种不同于请神术,它们被请来以后,起码会借助五成以上的力量给请它们来之人,这样大威力的能力,自然不能作用于外,只能合二为一才能发挥的出来,所以这就叫‘合神术’!

        被上身之人,一般面目表情会带有上身之物的气场,特征,神态!就如被蛇类仙家找上之人,行动动作,甚至日子一久,连脸型眼睛都会带上蛇类的特诊。

        合神之人,也会根据请来‘合体之神’的威力大小,来决定特征化多少。老回这一次身体变得魁梧,雄壮,却有些佝偻着背,连皮肤这种极少短时间会受影响的外部特征都变了,说明请来的家伙,能力不小!

        可是这样的老回却让我心疼不已,能被称之为秘术的术法,一定都会有代价,何况是威力如此大的术法?我看着老回的额头,那里是最明显的,果然有一条明显的血痕,老回献祭出了精血!

        因为‘合神术’,就是要以精血献祭为代价,这是天道允许的,这很公平!

        但是精血是什么,包含着一个人的精气神,甚至是生命力,曾经高宁为了使母虫加快进化,只取了我极少量的精血,都让我师门用大代价给我进补,而且不一定完全补回来了,这一次老回

        可是,容不得我多想,老回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咆哮,双拳狠狠挥出,带着破空之声,显然是合神术已经进行完毕,暴涨的力量,让他需要发泄!

        “承一,不要怪我使用邪术。”老回那仿佛是从胸腔中发出的厚重声音回荡在地下室。

        “没有邪术,只有邪恶的人!”我如此说到,多余的话却不敢去说,只因为时间要紧,我要准备我一直想动用的拼命之术。

        而老回很是自然的挡在了我的身前,我能认出来老回请的是一种传说中的山里的怪物——山魈,力大无穷,精通土行术法,且性情暴虐,好斗,动作也十分敏捷。

        土行术法早已失传甚多,它在人间界的失传,很奇异的也影响到了很多山精野怪,关于山魈我师父曾经那么说过一句:“它们练五行术法的土行之法,比我们人类厉害很多,好笑的是,人类的术法失传,它们也没得练了,只能凭天赋摸索一些粗浅的术法了。”

        “师父,真有山魈这玩意儿吗?你该不会说的就是那种奇形怪状的猴子吧?”

        “那猴子能配得上称为山魈?有没有山魈,我懒得和你说,只不过真有的话,得注意它的速度才是啊,它天生亲近土行,缩地成寸这种传说中的逆天土行术法,它自然不会用,但是粗鄙的,提升一些速度的,掩藏一些身形的,它自然是会的,所以它老是神出鬼没的。”师父就像给我说一般的山野传说那般给我说了一段儿关于山魈的事情。

        此刻,我全部都想起了,老回就是老回,知道用什么来应对小鬼僵尸的速度和力量!算计的滴水不漏,是胆大的敢用合神术,更是心细的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

        老回的眼神已经变得很暴躁了,但是终究是没有丧失清明的,合神术不是上身,自己的思想还是占据主导,他摸出了他的刀,那一把充满了正阳之气和煞气的刀,朝着鲁凡明嘶吼了一声。

        鲁凡明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或许他不忌讳老回,可我知道他忌讳我的出手!

        这里有禁法阵,我们一身功力发挥不出来,可是老回绕开这个,用了动用自身功力很少的献祭类秘术,都给他造成了威胁!

        要知道老回或许在他心里连一只蚂蚁也不如,更何况我这个名声在外的家伙,又是老李一脉,各种秘术极多,他怎么能不忌讳?

        “看来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鲁凡明似笑非笑的说到,然后闭目,血池开始翻滚

        我知道小鬼要出来了,鲁凡明培养的小鬼,他和小鬼之间是心神相连的,召唤而来,甚至不用动用任何术法!心神到了即可。

        面对鲁凡明的动作,老回再次发出了一声挑衅似的嘶吼时间不能耽误了,我闭上了双眼,双手掐了一个奇怪的手诀,在这里既然有禁法阵,那么只有把自身的功力提升到极限,我掐的这个手诀是在短时间内提升灵魂力的手诀,比师父给我的药丸还要有效果,相当于是用一定的方法强制自己的大脑给灵魂一个命令,是不顾日后损伤的暂时提升和爆发。

        这个手诀一共有七套,四十九个动作,要求动作极快,掐法丝毫不能出错,所以我必须心神集中到极限,这比存思还更加的负担,但是我输不起,必须要做完它。

        我的双手飞快的变换着各种手诀,紧张到了极点,毕竟这个秘法也是我第一次使用,好在这些动作我虽然没有像今天这样连续使出过,但分开却一次次的练习过。

        我闭着双眼,这是现在已经很少出现的情况,毕竟需要静心存思的情况多了,我在施法之时,已经很少受外界的影响了,可如今却必须闭目,可见我重视到了什么程度。

        手诀快到几乎是一秒成形一个,随着手诀的快速变幻打出,我的灵魂仿佛注入了一丝丝的兴奋剂,变得强大而躁动起来,这个时候,我必须分神去压住躁动的灵魂,以免影响我绝对安静的打出手诀,其实这个术法凶险到了极限,如同心灵在走钢丝,如果不是情况所逼,我绝对不会使用这个术法。

        我不知道老回的情况,更加不知道外面已经战斗成了什么样子,只是从地面偶尔的大震动,我能感觉这战斗一定是非常激烈的。

        万幸的是,我施术始终没有受到影响,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十秒,但是斗法中,高手过招,几十秒早已决定生死!

        老回一定为我战斗到了极其辛苦惨烈的状态,可是我不敢去想,甚至由于心神绝对的集中,我连外面的声音都恍若未闻。

        最后五个手诀,最后三个,最后一个当手诀终于完整的打出以后,我的手传来了抽筋般的痛苦,要知道手诀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复杂之极,简直不像人类手指可以做出的动作。

        但手的痛苦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身体大脑的负担,在整套动作完成以后,我的身体如果被水泼过一般,已经是大汗淋漓,衣服都打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双脚所占之地,竟然出现了湿润的脚印!

        可是我的痛苦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随着我放开心神去任由灵魂提升躁动,下一刻,一股极度舒服,舒爽,愉悦的感觉从灵魂升起,压抑过了所有的痛苦,这应该是比‘吸毒’更让人迷恋的感觉吧,灵魂在瞬间大幅度的提升!简直可以让人忘乎所以!

        来吧,一战!我睁开眼睛,眼神变得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