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八章 愤怒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八章 愤怒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紧张,老回也紧张了起来,我们是不怕那什么南洋大巫师的,怕的只是那个诡异的小鬼僵尸,还有一件更诡异的事情那就是小鬼的本体还没有出现。

        时间当然是能拖延一会儿是一会儿,因为按照老回的说法,部门如果能收到紧急信息,最慢一个小时以内会派人查探,就算只是来查探,看见绑在屋子中的七个大汉,应该也会引起足够的重视,然后上报

        这样,就算由于没有小鬼的确切证据,但是也可以给我和老回争取到更多的生机以及救人和带出证据的可能了。

        所以,鲁凡明陡然变了脸色,担心的是我和老回。

        但是鲁凡明不愧是变脸大师,见我和老回紧张,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看起来很是亲和畅快的样子,让我和老回摸不清楚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得暗自防备,冷眼的看着他。

        笑完以后,他轻松的说到:“我说你们也不要那么紧张吧,说过要你们陪我吃顿饭,聊聊天的,怎么会那么快就杀掉你们呢?陈承一,虽然我迫不及待的需要你的身体来做一件儿伟大的事,但是也不急在一时啊,哎”说到这里,鲁凡明竟然叹息了一声,脸上流露出落寞的表情,然后才说到:“我很寂寞,你们知道天才都是寂寞的。我和你们华夏的某些人合作,他们只是需要我的才能和成果,却不能分享我的喜悦,我需要找人倾诉。”

        倾诉你妈!这是我心里的想法,你这种惨绝人寰的变态行径,还能叫喜悦?我严重怀疑鲁凡明根本不是人,他没有人类的情感,可是我和老回为了拖时间,谁也没说什么,只是端坐在那里沉默。

        鲁凡明却不介意我们的沉默,站起来,走到那一边的冰箱里拿出了一片东西,然后放在了桌前,开始耐心的,仔细的摆放着碟子,那些碟子异常的精美,鲁凡明也摆放的很有美感。

        我巴不得他在摆放的耐心一些,好给我和老回拖延一些时间,而鲁凡明却一边摆放一边说到:“你们知道的,我是一个美食家,我觉得人的一切**都是多余的,唯有美食是可以存在的。因为吃饭是为了生存,其它的一切**都与生存无关,为了让必要的生存变得更美妙一些,所以美食自然是可以存在的。”

        他说的就跟他是苦行僧似的,事实上他也是,除了美食没有任何不良的爱好,但就这样的人是一个大变态,想着就很讽刺。

        他很冠冕堂皇,像个演说家似的,可是我和老回的心思根本不在看他表演上,而是在他手上,因为他正在打开他从冰箱里拿出的一包东西,我和老回很害怕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发誓,我绝对不要去参观鲁凡明的冰箱。

        万幸的是,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至少表面上看着不是,就是一些切的厚薄合适的肉食,还有一些蔬菜。

        鲁凡明同样耐心的把这些东西摆放在盘子里,才轻松的吐了一口气,洗了一个手,坐了回来,打燃烤炉,开始一片一片的把烧烤的东西摆了上去。

        很是专业小心的样子。

        “你说爷们要喝白酒,意思是你很爷们啰?”鲁凡明私笑非笑的看着我。

        “直说。”这个人太狡猾,我不想中了他的套儿,干脆以不变应万变。

        “敢吃我的东西吗?”鲁凡明这样说到。

        “我才吃了夜宵,我不饿。”我很干脆的拒绝了,他这里的肉,我不敢吃,我还没那本事儿认出这些薄片儿的肉具体是什么?

        “是牛肉和猪的内脏而已,很美味的。你们看怎么办?我要你们陪我吃饭,你们一个也不肯陪我吃,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鲁凡明说话间去夹了一片儿肉,那片肉烤的不怎么熟,上面还带着血丝,他裹了一片青菜,随意的蘸了一点儿酱,就塞嘴里了,可是眼神冰冷。

        我的胃开始抽搐,旁边是个人血池子,在这种地方悠闲的吃烤肉,还是烤的半生不熟的,我自问没那么强悍,我看见老回也在打干呕。

        鲁凡明闭上眼睛,似乎是在等我们陪他吃饭,又似乎是在享受烤肉的滋味,好半响,他才睁开眼睛说到:“肉呢,不在味儿,在于肉的口感和质感,烤到这个程度的牛肉刚好,鲜嫩多汁,我说,你们到底吃不吃?”说到这句的时候,鲁凡明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血池微微的响起翻滚的声音。

        我刚想说什么,老回拿起了筷子,说到:“吃就吃,有啥了不起的,陪吃而已嘛,又不是叫大爷我陪你睡觉!”

        鲁凡明再一次挂上了他招牌似的憨厚笑容,不再说什么,继续吃了起来。

        老回就像是在证明自己的勇气,或者是在跟他赌气似的,也是一筷子一筷子的吃,我看老回吃的痛苦,本着有难同当的心情,也想陪着老回一起吃。

        可是老回却摁住了我的手,小声说到:“就算有毒,也不至于两个人都倒下,这家伙我不太相信。”

        关于老回的这番言论,鲁凡明像没听见似的,只管喝酒吃肉,吃到一半的时候,鲁凡明说话了:“其实,你们认为人是什么?关键的是灵魂还是**?”

        我和老回不说话,反正这家伙也只是为了发表一下他的‘喜悦’不是吗?

        果然,我和老回的沉默他并不在意,夹起一片儿肉,慢慢的吃了,再抿了一口红酒,开始说到:“我认为重要的是灵魂,**只是一个工具,懂吗?我一直很想这样打一个比喻,现在不是老是流行这样的科幻小说,如果机器人有了智慧,就会怎么样,怎么样?我觉得人并无不同,灵魂就好比机器人的智慧,或者说是智能,没有了灵魂,**只是工具,是一堆破铁而已,破铁并不是说做成了机器人的零件,它的本质就不是破铁了。”

        “你想说什么?”我皱起了眉头,其实从本质上来说,鲁凡明说的没错,就算我道家是唯一重生(注重生命,活着)的流派,也承认最大的错误在于重修轻性(重于功力的累积,轻心性的修行)。

        鲁凡明忽然说出那么一番理智的话,我是在怀疑他到底想说什么。

        “这样说吧,既然**的本质就是一堆破铁,那么在意**干嘛?生死重要吗?**上的折磨罪恶吗?一切都是为了灵魂,既然**上的痛苦能带来灵魂的升华,**上的**得不到满足,能带来负面的情绪成为一切的动力,那么我做的一切都是伟大的,我只是在面对一堆破铁,可经过我的手,它诞生出了强悍的灵魂,难道不伟大吗?只不过,天才都是寂寞的,都是不被人理解的,可是我愿意这样牺牲。”说着,说着,鲁凡明的眼神狂热起来。

        而我终于忍不住大骂了一句:“放屁!”

        “怎么?你不赞同?”鲁凡明没有生气,却是望着我玩味的笑着,接着说到:“你们这些华夏的道士和尚什么的最是虚伪,包括和我合作那些家伙们,内心**滔天,明明是在利用我,可嘴上却说太过残忍,不忍直视,你说不是虚伪的发臭是什么?”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虚伪,可是我今天却要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真的是在放屁,多的我不想反驳你,我只是想给你说一句,无论是谁,都没有权力左右他人的生命来满足自己的**!你说**是一堆破铁,可是它被赋予了灵魂以后,它也是人的一部分,你有什么权利去残害别人生命的一部分,又有什么权利去主宰别人的灵魂?你觉得你伟大,你只是踩着别人,来满足你自己的**,算什么伟大?况且,人生是别人的,你这是在挟持!天道赋予每个人生存的权力和体验人生的经历,是好是苦,别人自有领悟,你记得,这才是天道!”我望着鲁凡明认真的说到。

        鲁凡明轻轻摇头,好像很是不屑我的说法,已经懒得理我的样子,他望着老回说到:“肉好吃吗?真的,我刚才忘记给你说一点了,带着情绪的肉才是最美味的。”

        “什么意思?”老回正在吃着一片肉,忽然就这样咬着肉,表情变了。

        “也就是说充满了愤怒和绝望的肉质,才是最美味的,不仅体会到了肉的质感,还体会到了深刻的情绪。这个肉——是人肉,哈哈哈真好玩,让你们这些所谓正道人士吃人肉,真是有乐趣啊,哈哈哈”鲁凡明笑得异常开心,看得出来他是真开心了。

        “哇”老回几乎是马上就开始呕吐了。

        是的,**折磨一个人算什么,精神上的折磨才是最痛苦的,我怕老回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阴影了,在那一瞬间,我几乎是出离愤怒了,哪里还管得了什么拖延时间,一下子跳上了桌子,几步就冲到了鲁凡明的面前,嘴上爆了一句粗口:“我X你妈的!”